正文 第一六五六章 情报与地域转移(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趣阁]

    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萨特里克放下通讯器,隔着太阳镜看向天空中的太阳。以他的眼睛,完全没有带眼镜的必要,不过生活需要仪式感,否则手术者的体质下,很多东西都将失去本质的韵味。拿起酒杯,脚步声使得萨特里克看向一旁,杵着手杖的奥托慢悠悠走来,在旁边坐下,给自己到了一杯酒。

    “为这安静的时光干杯。”奥托说,喝下一半酒,“有新消息了?”

    萨特里克不怀疑奥托听见了刚才的通讯,这正好符合他的意思,省去再度说明的时间:“记得向圣父们转达麦克奥尼斯的计划,我认为很好,省去你们自己烦恼。”

    “我指的不是这方面。”说话时奥托喝完另一半酒,“萨特里克,你应该是聪明人,这样紧盯一件事,而且还是过去的事,对你过后的路途并不好。要知道几年后,就是红星来临的时刻了。我认为我们算是朋友,所以给你忠告。你再度出现的消息在情报商手里不是秘密,应该知道,想要知道的人都在最近确定了,所以,即便心中有着极大的仇恨,有时放下未必不是最好的选择。你看,到现在为止也算是一段较长的时间了,没有人主动找上你,也既是那些人的态度。他们在看你的表态,你若认为过去了,他们便会欣然接受。当然,你不用认为是圣父们帮你挡了下来,他们不会这样做,你与圣皇厅、以及托维勒斯特都是公平的交易。”

    “奥托先生,我比你年轻很多,一些东西想不清楚很正常,你不用为我担心。”

    奥托叹息一声,“那你自己小心些。这里给你透露一个好消息,这件事没有结束前,你都会安全。也就是说,尚有一段时间供你思考。”

    “谢谢。”萨特里克回话,“麦格里那里有新消息吗?特别是关于另外一人。”

    “没有,线索都断了。对方至始至终都使用巨鲸的力量,火焰联盟那边尚未找到匹配的人选。现在的话,卡西亚亲自站出来搅局,情报的重心转移了。要想知道那名女子是谁,只有等到下次收集更多的资料。”

    “好好享受这段时光吧,下一次的话,我想会死几个人,作为开启一个新时代的祭祀品。”奥托放下酒杯,站起来杵着手杖离开,“资料会在明天汇总,并去到你手上。告诉麦克奥尼斯,若有需要,随时联系你即可。这方面他是个行家了。过一段时间,我们会视情况,放出有关叶捷琳的情报。那会儿就看卡西亚这个小孩子如何应对了。我希望他能给予我一些惊喜。”

    、、、、、、

    精神疲惫的感觉往往要比身体的劳累难受很多倍,因为没有很好的恢复手段,睡一觉之后,只会加深下一次疲惫感来临时的汹涌势头。

    喝热水成为卡西亚目前舒缓疲劳的一种方式,但也只是舒缓,起不到根本作用。

    从最开始对事态具有完全的掌控性,卡西亚认为信息源头在自己手上,便能左右事态变化与走向。但到现在,他才认识到一个人的能力终究具有限度,没有去到极致点,团体与数量的优势便能汇聚成吞没一切的力量。

    夜晚九时,看完一天汇总资料的卡西亚难得感觉到轻松感。与阿托环建立上联系后,计划过后的步骤的确有序进行。只是相对于敌人,卡西亚在各个方面都不占据优势。情报收集与分析上勉强有阿托环带领着自己的人手在支撑着,但也快去到极限。

    人手与能力上的不足导致卡西亚这方不能及时接受信息通过黑市扩散出去的反馈。计划开始的前几天,突然间的信息确实让敌人没有及时回应。只是等到对方清楚卡西亚想要做什么后,信息情报上的干扰立即增加。加之反馈上的缺失,卡西亚目前已经计算不清楚下一次信息发出去的合适时间。

    傍晚时分,阿托环让其手下紧急送过来的情报使得卡西亚认识到这种无声的战场并不适合他自己。比起具有导向性的情报战,卡西亚知道自己能处理的果然还是战斗时那种瞬间变化的信息。

    摆放出筹码的确是正确方法,但时机掌握不准确,天平失衡的那短暂时间放到现实,便会放大几十倍。对方远比卡西亚清楚其中的规则,再过不久,卡西亚感觉自己就会因为自己的决定,让自身陷入到泥潭之中。

    “对方目前的应对措施是零号,的确与自己对等。”水壶中的热水不知道凉了多久,卡西亚接连喝了两杯,还是不能平静下情绪,“已经有其他家族的人在暗中帮助,否则以圣皇厅那边的侦查能力,不可能到现在为止,阿托环遍布各处的人手还没有被抓到一处。是自己这边的处理不够准确,加之奇拉安第家族几乎被完全封锁,我与他们一直处于断开状态。”

    “组织那里、、、现在接触组织,也只能以索里亚图的身份,没有实际作用。”自言自语间,卡西亚看向桌面,最终还是拿起通讯器。卡西亚不得不承认,短时间内,自己不能适应这种情报上的战斗。手术者的学习能力完全起不到作用,这种能力需要的附加知识过于多了。

    按下连接按钮,卡西亚在电子杂音中坐下。一面等待对方接通的时间里,卡西亚一面拿起阿托环紧急送来的资料,再度翻阅。零号具体化的数据,各反面与自己相差不大。不过想到作为对比试验的是诺儿后,一切变得理所当然。

    通讯在卡西亚的思考中连通,传来的声音充满挪移与满是笑声的趣味。

    “卡西亚先生。”骇在另外一边说话,“看来零先生的出现打乱了你的计划。”

    卡西亚以沉默表示对骇的话的默许。

    “今天是第九天,圣皇厅也好,还是一并站在旁边观看的人也罢,都还在观测,不用为之担心。”传来翻阅资料的声音,“目前还在寻找有效与奇拉安第建立稳定联系的方法,其所有据点被联合封锁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一个难题。但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因为卡西亚先生你放出的消息,有提前进场的人了。不久前,或许也是因为有关零先生情报的影响,这位提前进场的人主动联系上我,给了我一串复合无线电线频率,说对方就是我正在尝试联系的人。”

    “要试试吗?”骇开口,“我已经选择好了地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