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千二十五章 预热!

    罗琳能不能够保持冷静,这个问题还真的就是有待于商榷的事情!

    夏洛特正是担心这一点,所以刻意的把女儿给叫到一边的位置去叮嘱,至少现在还有相当的时间,毕竟丈夫提及的人和皮特都还没有过来!等他们过来的时候,牌局就要开始了!那个时候再去提点的话,就真的晚了!

    丁羽愿意卖这个人情,但是自家不能够一点都不警醒!

    女儿是不错!但是在丈夫和丁羽的面前,一定程度上面还真的就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完全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毕竟不是谁都是丁羽!有着本质上面的差别!

    丁羽纵横捭阖,崛起的速度让人吃惊,但是吃惊的背后夏洛特深感佩服!就单单是波士顿的书房,就足以让自己自愧不已,甚至连带着自家的家族都深感有那么一些羞愧!

    因为书房并不是装饰用的!而是丁羽学习的场所!几乎是每一天丁羽都在书房里面看书!工作等等!而且学习的时间从来都不是十分钟八分钟,几乎是彻夜不眠!

    反过来看一下自己的情况!在成为巴伦的夫人之后,一个星期的时间有多少是用来学习和读书的?对于自己来说,那些东西就好像是敲门砖一样!敲开门就没有了太多的用处!

    自己更多的时间,好像都是用在交际!打扮!或者是处理事务上面!

    从道理上面来说,站在了丁羽的位置上面,他还需要用这些来证明自己吗?又或者是给外界的人看吗?根本就不需要!但是丁羽并没有更改自己的风格!他把别人用来交际!用来灯红酒绿!逍遥自在的时间,都用来充实自己!

    也就是因为这个方面的原因!所以丁羽才能够走到今天的这一步!

    当然了学习的过程当中,丁羽不断的充实自己,不断的坯实自己!这个恐怕也是为什么大家对丁羽研究颇多,但是对丁羽却无可奈何的原因所在吧?

    因为丁羽无时无刻不在进步?而大家呢?本来追赶丁羽就已经很是费劲了!现在丁羽还这么的去做!相比较的来看,甚至于大家根本就没有能够追上丁羽的时候!

    可惜了?!自己的女儿不能够成为丁羽的夫人!如果说丁羽能够成为自家的女婿,那么对于整个家族将会起到怎么样的促进作用?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

    哪怕家族方面背弃原来的势力,也是无所畏惧!因为现在的放弃代表着日后的崛起!

    现在把目标放置在丁羽的身上面,已经不太可能了!女儿虽然跟丁羽的关系尚可!但是泰勒和三世已经是珠玉在前!自己现在倒是有相当的想法,就是丁羽的孩子和徒弟!诚然他们的身份比较的复杂,甚至是各有不同!

    但如果说真的能够抓住一个!对整个家族将会起到怎么样的促进作用,简直是难以想象!

    听到门声响动的时候,皮特率先的走了进来!看着放置在那里的台面,微微的一愣,自己虽然得到了相当的消息,但不太清楚具体的内容!

    看着那里空置的椅子,皮特则是把目光知道了巴伦和丁羽的身上面!巴伦没有任何的回应!而丁羽则是坐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怎么样?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坐下来可能是一种选择!”

    这个话说的很是隐晦,甚至略显有那么一些含糊!皮特看着还空置的四张椅子,又看了看放置在那里的小雪茄!冲着丁羽点点头?  然后找了位置坐了下来!

    没有多长的时间?  又有一位老人走了进来!巴伦站起来给丁羽做了一下介绍!丁羽脸上面的表情很平淡,并没有因为来人的身份高贵就显得有多么的激动!一定程度上面?  彼此的身份差不了太多?  甚至于丁羽的地位,比他们还要更高一些!

    “前面的酒会就要开始了!”皮特手里面转动着筹码?  很显然是想要挑开这个话题!

    巴伦则是笑笑,“酒会参加的太多了!没有了太多的兴致?  特别是今天这个时候?  酒会略显异样!不过我刚才的时候跟丁先生打了一个赌?!赌注是一盒雪茄!”

    最后进来的老者听闻了这个事情之后,眼睛不由的就是一亮!“丁先生,我可以加注?”

    “约瑟法特先生?!你是准备今天清场吗?我可没有那么多的筹码哦!”

    “布鲁诺那个混蛋,时常用这个来气我?我是想尽了办法?  但是无从下手?  今天有了这样的机会,总归是不能够放弃!至于赌注是什么?倒也不是那么的重要!”随即也是看了一眼巴伦,很显然这个时候,是要跟巴伦站在一起!

    一共六张椅子,现在就差两张椅子!究竟为什么空出来两张椅子!夏洛特就在旁边了!但是她根本就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如此还不能够说明相当的问题吗?

    丁羽看着约瑟法特?  不由的笑了起来,这个老家伙还真的就不是一般的灵透!都说人老精鬼老灵?  还真的就不是瞎说的!

    丁羽打了一个指响,喊了一下站在远处的服务生?  低声的说了两句!服务生走出去没有多长的时间,就双手捧着托盘走了回来!上面放置了一个盒子!丁羽拿着盒子?  看着约瑟法特?  “我有好东西?  你的呢?”

    约瑟法特的眼睛更亮了!“你的雪茄柔顺丝滑!初尝淡然!但是回味悠长!就好像是中国的历史一样!悠久,值得去细细的品尝!我有一款单桶的威士忌!流畅!但是入喉凌冽!我觉得两者之间的搭配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巴伦,皮特,你们两位的意见呢?”

    “我刚刚的尝试过!不管是酒水还是雪茄,都是丁先生搭配的,我也想尝一尝不同的风味!”

    巴伦则是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小雪茄的味道很是不错,但是我更想尝试一下这个!”

    四个人都有了相当的兴趣,没有多长的时间,约瑟法特就让人把酒水给送了过来!究竟是从那里弄过来的,不清楚,但是看约瑟法特的态度,就知晓,他对于拿过来的酒水不是一般的重视!不过大家也是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方式!

    “丁先生,酒会是开始了!但是牌局还没有开始?”

    丁羽看了一眼,“我随意就好!就是不知道有些人现在会是什么样子的心情?”

    巴伦呵呵的一笑,对自己的女儿示意了一眼!牌局正式的开始,但是大家的心思都没有聚焦在牌局上面,要是想要玩牌的话,也不会在这样的场合!

    现在这个时候大家坐在这里,就是坐等相当的事情发酵!丁羽究竟是不是真的心里面有相当的底气,这个事情谁也不知道,谁也说不清楚!这个就是留下来两张椅子的原因所在!

    当然了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你们凭什么坐下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怎么可能的事情,世界上面还有如此便宜的事情?

    丁羽拿出来了一盒雪茄,而约瑟法特拿出来自己珍藏的美酒!这些都不是钱财可以估量的!所以你想要坐下来,势必要付出相当的代价,而且还需要让在座的四个人都满意!不然的话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吧!事情说穿了!就是如此的简单!

    牌局开始之后,罗琳还是有那么一些紧张的,坐在台面上的人,任何拿出来一个,可能都是名声不显,但是他们的能量都是超乎想象的那一种!自己就算是没有掺和其中,单单坐在这里,都感觉有那么一些亚历山大!

    丁羽看了一眼自己的牌面,很是无奈的!但却没有立刻的就弃牌!一直等三张公共牌出来之后,才耸立了一下自己的肩头,“皮特,你觉得现在还能够打电话吗?”

    看了一眼自己的底牌,皮特摇摇头,“我觉得不是一个好主意!看看他们两位,现在所有的兴趣都在牌局上面了?丁先生,如果说牌局输了的话,那么雪茄的事情是小!到时候真的就容易出现大问题的!”

    约瑟法特这个时候已经弃牌了!跟丁羽一样!吸了一口雪茄,很是飘然的状态!

    “丁先生,我觉得现在把门关上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看着搀科打诨的约瑟法特,丁羽还真的就思量了一番!“约瑟法特,要是硬闯怎么办?我就是过来参加酒会的!我可不想当这个恶人!本来某些人对我就有相当大的意见和想法!我虽然坐在了这里,但是好像并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巴伦看着自己的牌面,笑着看向了皮特!“皮特,你怎么说?”好像是在问皮特要不要下注,又好像是在问皮特的意见!而罗琳感觉自己的脑袋稍微的有那么一些胀!冲突倒是没有!但是彼此之间的言语交锋,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

    如果说没有母亲的提醒,那么自己肯定要沉迷其中的!这个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但就算是有母亲的提醒,自己依旧没有太好过了!没有办法!有些事情,还真的就不是自己能够应对的!

    确切的说,自己的经验还是太少了!缺乏相当的应对!

    虽然自己参加过几次会议!但是怎么说呢?那个时候自己就是一个旁观者而已!可是现在真的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自己不完全就是一个旁观者!

    “还说什么?”皮特随即也是把牌给丢弃了!“难道这个还不能够说明问题!我觉得香烟和雪茄真的是非常好的搭配,竟然心情莫名的就好了起来!”

    巴伦收拢了手里面的筹码!很快就开始了下一局!

    但是那边的大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的被锁上了!当然了并不是说门就真的打不开,而是给予了外界一个信号!现在想要进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有能耐的话,你们就不要进来!

    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任务,把丁羽给困在了这里!不管用的是什么理由!至少我们做到了!至于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情况?另当别论!

    不能够什么事情都是我们来做吧?如果什么事情都是我们来做,那么还要你们干嘛?

    而与此同时,站在庄园里面的金则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鼻子不由的翕动了起来!

    “主管,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安保站在了金的身前,很是肃然的说到!“但就是主管您一个人,我们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太放心!”

    “暂时不需要!”金摇摇头,“你们要是留下来的话,会对我造成相当的掣肘!他们肯定会找寻你们的位置,我可不想到时候听闻到其他的坏消息,如果需要支援的话,我会给你们发出来警报的!无线通讯不好用,但是我们还有纯手工的!”

    安保对金行礼,然后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离开!现在这个时候不需要什么煽情,因为已经得到的消息来看,外面已经来人,而且人员貌似还不少!

    “头?我们要怎么做?”一位大汉挥舞着手里面的利器,叫嚣的说到!

    “可以动手!既然来了,那么一切以目标为主!如果可以的话,活捉!可以动手,但是在可能的情况之下,不要开第一枪,会非常的麻烦!如果控制不住的话,那么连这里的蚂蚁都不能够留下来!我说的明白吗?”

    “明白!”下面的人一个个都很是冷酷的说到!

    而金看着走进来庄园的人!则是活动者自己的手指,庄园可是私人场所,既然你们进来了!那么就没有其他好说的!现在还费事干嘛?直接开干就行了!

    而坐在牌桌钱的丁羽,看着自己手里面的底牌!随即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筹码!

    “好吧!我多一点!”现在这个时候必须要加注了!不然的话太丢人了!貌似这里面自己输的是最多的!毕竟面前的三个人都是老家伙!一个个人都是身经百战,自己还真的就不能够放松任何的警惕!不然的话到时候连渣都不会剩下!

    皮特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没有说话的意思,看着自己的筹码?好半天的时间这才拿出来几个筹码放置了上去!“丁先生,这个是在赌运气吗?”

    巴伦和约瑟法特两个人注视的看着丁羽,因为他们都知晓,现在这个时候庄园那边应该开始了!如此的情况之下,丁羽推动着筹码?是真的有把握吗?

    从牌局来看,丁羽的运气好像有点过于的一般了!

    “谁知道呢?”丁羽用手敲了敲桌子,“现在大家都希望我能够走出去,甚至希望从我的脸上面看到气急败坏的状况出现!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们聊以慰藉!”

    巴伦这个时候没有太多的犹豫,也是压上自己的筹码!

    “来到了中局,还真的就是有着相当的看头!丁先生!我不觉得你是在偷鸡!但是我又有那么一些不太相信!所以我想要试一试?不看到底牌,总归感觉心有不甘!”

    “做任何的事情都是需要代价的!”丁羽呵呵的一笑,然后看向了约瑟法特!

    “我觉得丁先生的话值得考虑!”随即也是推出来自己的筹码!

    这一下子倒是让罗琳彻底的迷惑了!事情她是能够听的懂!很显然,父亲和约瑟法特两个人是站在一起的!而丁先生和皮特分别代表着不同的势力!

    可是现在在这张牌桌上面,皮特推出来自己的筹码,父亲和约瑟法特同样推出来自己的筹码?这个究竟是在堵丁先生的失败呢?还是在支持丁先生?为什么自己看不懂?

    发出来转牌,丁羽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这张牌好像没有太多的用处哦!”

    皮特看着第四张牌!抿着自己的嘴巴,同样也是叹了一口气,“我好像有些许的作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诱人!但是我不保证,这个会不会是陷阱?保守一点好了!”随即挑了几个筹码出来!给放置到了桌面上!

    巴伦看着转牌,脸上面的表情略显苦痛!“有没有搞错哦?现在这个时候来了这张的一张牌,我究竟是应该拼搏一下呢?还是说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丁先生!这张牌对于我来说,好像很重要!甚至我可以确定,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我又些许的担心!”

    至于约瑟法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理会,推出去自己的筹码,甚至还吸了一口雪茄,非常得意的样子!“有用还是没用的,都已经身在局中了!所以我跟了!”

    罗琳的嘴角有那么一些抽动!大家都已经说的很是清楚了!但是清楚的背后又是相当的隐晦!自己已经尽量的不往这个方面去思考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够堵住自己的耳朵吧?

    发出来第五张河牌,丁羽哼笑一声,“还是没有任何的用处呀!感觉太过于得奇怪了!”

    皮特看着桌面的公共牌,“丁先生,这张牌对我很有用,但是我现在有那么一些怀疑了!因为丁先生太自信了!”

    “对我来说,已经够用了!”

    而约瑟法特没有任何的含糊,“我也不知道够不够用,但是缺了谁好像都有些尴尬!”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