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9章709撩火,那就洞房吧(二)!

    第709章 709撩火,那就洞房吧(二)

    原先,她并没有想讨好萧九安的意思。wˇwˇw.㈡㈤㈧zw.cōm

    萧九安招呼不打一声就外跑,她今天也要让萧九安见不到人,但是……

    一回来,看到摆在梳妆台上兰花步摇,纪云开就改变了主意。

    出门不忘给妻子带礼物的男人,绝对是好男人,即使他之前有点渣,看在……没有办法和离的份上,也要给他一次机会。

    且,夫妻之间,有时候真没有那么多对与错。萧九安既然往前走了一步,她也不介意往前一步。

    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于是,她放弃睡觉不见萧九安的想法,让暖冬给她找一条红裙,为她盛妆打扮,并插上萧九安买来的兰花步摇。

    萧九安此时才发现,纪云开虽是盛妆打扮,但她的头上并没有多余的发饰,只有一支兰花步摇,正好是他买的那支……

    “很美,本王很高兴。”萧九安一手搂着纪云开的腰,将人往自己怀里带,恨不得将纪云开嵌入他的身体里。

    身体紧紧粘在一起,哪怕隔着一层衣服,萧九安仍旧很满足。

    天知道,他一早就想把纪云开抱在怀里了,只是……一直忘了动手。

    “所以,你不许我带面具,就是为了让你高兴?”纪云开侧身抱住萧九安的腰,唇角的笑意不变,但是……

    萧九安却莫名感到不安。

    他总觉得纪云开在说“不许”二字时,语气很不一样。

    “那个……”萧九安一时卡壳,不知该怎么解释。

    他本意是为了让纪云开高兴,可这话他要怎么说呢?

    似乎带上“不许”二字,他怎么说都是错的。

    “王爷不必紧张,我就随便问问。”纪云开动了动,改为一手放在萧九安的腰上,另一只手却放在他的胸膛上。

    这个姿势,说不出来的暧昧。纪云开没有动,但萧九安的注意力,还是不自觉地,被纪云开放在他胸膛的手吸引了……

    眼眸微微向下,看着纪云开白皙的手,脑中不受控制地闪过,纪云开的手轻轻解开他的衣服,探入他的衣襟,轻抚他的胸膛的画面……

    咳咳……萧九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收回肆放的思绪,屏住呼吸,不敢再看纪云开。

    他怕,再想下去,他会控制不住,把刚刚想到的,纪云开对他做的事,全部对纪云开做上十遍……百遍……

    “王爷,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纪云开一直在跟萧九安说话,发现她说完后,这男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个男人,到底想什么去了?

    这个时候也敢给她失神,不想活了是吧?

    “听,听……没听清,你再说一遍。”萧九安很想点头说他认真听了,可对上纪云开责怪的眼神,萧九安却无法撒谎,只能硬着头发实话实说。

    “王爷,我告诉你……我很不喜欢‘不许’这两个字,尤其是不喜欢经由别人的口开告诉我,下次你能自己告诉我吗?”这男人一惯霸道,对她永远是这个不许,那个不许。

    一次两次她不介意,但次数多了。她脾气再好也会发飙的,更何况……在熟悉的人面前,她的脾气并不好。

    她的好脾气,好休养都是对外人,对她不在乎的人。对现在的萧九安,她实在没有办法维持原有的好脾气。

    “好,本王保证,没有下次。”萧九安听到了纪云开的话,但纪云开具体说了什么内容,萧九安表示……

    他忘了。

    不过没有关系,这个时候只要顺着纪云开就好了,左右不会有什么大事。

    “王爷这话我记住了。”顺利得到萧九安的承诺,纪云开心情大好,继续跟萧九安算账:“王爷,下次你出门,就算再急,不能亲自告诉我,你能让你身边的人跟我说一声吗?王爷,你知不知道,我也会担心你的?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消息,一点消息也没有,我一个人在家有多害怕?”

    “本王很抱歉,此次……事出突然,本王一时疏忽了。”提起这事,萧九安就满满都是愧疚。

    今天一回来没有看到纪云开,去端王府又没有找到纪云开,他才理解纪云开在他突然离开,半点消息也收不到时,会有多么不安。

    别说云开什么都不知,就是他知道云开在端王府,他也担心。担心下面的人做事不仔细,没有问清就人云亦云的说云开在端王府。

    当然,他更担心云开在路上,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总之,不是云开亲口告诉他,没有亲眼见到纪云开,他就是无法放心。

    将心比心,在他突然失踪,毫无消息的情况下,云开肯定也会担心他。

    “没有下一次了?”纪云开也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女人,且这也不是什么原则性的大错误,过去了还能如何?

    是以,她很快就将此次的事情揭过,只提下一次。

    “本王保证,没有下一次。”这一次,萧九安听清了纪云开在说什么,也郑重地许下承诺。

    “信你啦。”纪云开的脸上,再次绽放出美丽的笑颜,轻轻一个转身,从萧九安的怀抱里挣开了,秀气地打了个哈欠:“跑了一天,累死了,我要睡了?王爷你呢?”

    “嗯,本王也要睡了。”怀中的柔软与温度骤失,萧九安有那么一刻不能适应,愣了一下才跟上去,准备再次把人抱在怀里。

    这大冷的天,两人抱在一起,才更舒服不是吗?

    “那就去沐浴,准备睡觉吧。”纪云开坐在梳妆台前,准备卸掉脸上的妆容,却发现萧九安跟了过来,不由得回头看了他一眼。

    “本王已经沐浴了。”萧九安站在纪云开身后,替她取下了头上的兰花步摇。看纪云开在擦掉嘴唇上的开口,忍不住按住她的手:“你这样很美,别擦掉。”

    “这样睡觉不舒服,而且对皮肤不好……你不想,你家王妃我不到二十,就一副七老八十的样子吧?”纪云开顺势将手中的帕子放下,没有与萧九安较真。

    她用的都是花草调的胭脂,水粉,对皮肤很好,只是她不喜欢带妆睡觉罢了。

    “那……本王帮你。”萧九安看着纪云开红嫩的双唇,眼中闪过一抹炙热……

    “好……”纪云开张嘴,然一个“好”字只说了一个音,就彻底的消音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