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6章706暴虐,以牙还牙的纪云开!

    第706章 706暴虐,以牙还牙的纪云开

    独自外出一趟再回来,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大门,萧九安忽然有了近乡情怯的陌生感。

    萧九安下了马后,并没有急着进门,而是站在台阶下,等了数息,才摇了摇头往里走。

    “王爷这是怎么了?”

    “怎么感觉王爷今天怪怪的?”

    “王爷真的没有问题吗?”

    ……

    亲卫跟在身后,并不敢越过萧九安,直到萧九安步入门槛,他们才跟了上去。

    跟在王爷身边这么多年,这是他们第一次发现,王爷会有迟疑的时候,还真不是一般的稀奇。

    “可惜不敢问,好想知道原因呀。”亲卫们平日一脸严肃,实则他们也是有好奇心的,比如这一刻。

    只是,他们跟的主子,让他们即使有好奇心,也不敢表现出来。

    萧九安入府后,第一句就是问:“王妃在哪?”

    问归问,萧九安的脚步却不停,直接朝主院走去,然下人的回答,却让他生生止住了有脚步:“王妃去端王府了。”

    “什么?去端王府?”萧九安语气一变,吓得回话的下人瞬间就跪了下来,哆哆嗦嗦地道:“回,回王爷的话,是,是的。”

    “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心里莫名的烦躁,有一种想杀人见血的冲动,但是……

    萧九安还是压了下来。

    这不是战场,他面前的人也不是他的敌人,不能随便杀人。

    “王,王妃没有说。”回话的下人简直是要哭了,跪在地上,身子却瑟缩了起来,根本不敢看萧九安。wˇwˇw.②⑤⑧zw.cōm

    萧九安也懒得搭理她,下令道:“让人去端王府告诉王妃,本王回来了。”

    “是,是……”回话的下人,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外跑,连一刻也不敢耽搁。

    萧九安揉了揉眉心,压下心中烦躁的情绪,大步朝主院走去。

    想到纪云开晚点就会过来,萧九安的情绪才稍稍好一些,不像先前那样暴躁。

    取出用软布包裹,放在怀中的兰花金步摇,萧九安脸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仔细地将金步摇放在梳妆台前,细细调整了数次,萧九安才满意地收手。

    他记得纪云开很喜欢兰花,看到这支步摇,她必然会高兴。

    想到纪云开的笑脸,萧九安烦躁的情绪一消而散:“来人,备水。”

    这里不是燕北王府,没有萧九安专用的浴池,虽说下人已尽力做到最好,但坐在小小的浴桶中,还是叫萧九安很不高兴,刚压下的暴戾因子隐隐有浮出来的念头。

    这就是萧九安,一个暴戾张狂的男人,他的脾气很不好,随时都有暴狂杀人嗜血的冲动。这些年,他一直在强迫自己改变,虽收效甚微,但表面上却没有人能看出他的真实性子。

    这会,回到暂住的地方,没有看到本该看到的人,他心中的狂暴似乎压抑不住了……

    好在,好在这是纪云开住过的地方,还有纪云开的气息。

    回到主卧,闻着熟悉的香气,萧九安的心情总算是平定下来了。

    “果然,你生来就该属于本王。”萧九安坐在纪云开平日坐的贵妃榻上,手上拿着纪云开平日看的书,唇角微扬。

    按他以往的习惯,一旦他心中滋生了杀人、嗜血的狂暴念头,就一定要见到血,见到足够多的血才能平静下来,但是……

    今天没有,他成功的压抑了心中暴虐,没有和以前一样发疯,轻易就平静了下来。

    坐在矮榻上,萧九安越发的平静,便翻看起手中的书。最初也只是随便翻翻,可很快萧九安就看得入迷了,这一看……

    便将整本书看完了,天色也暗了下来,而纪云开还没有回来。

    萧九安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放下手边的书,起身往外走。

    屋外,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空空荡荡,冷冷清清,哪怕是习惯了寂廖的萧九安,这会也有点不满了。

    他想找个人问话,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人?

    “人呢?出来!”屋外的冷情与昏暗,影响了萧九安的心情。

    此时的他,虽不至于狂躁,但语气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王爷。”前院没有外人,暗卫只能倒霉的站出来。

    天知道,在王爷放下书的瞬间,他们就去通知亲卫过来了,可是……

    那群兔崽子却当作没有听到,死活不肯过来,简直是臭不要脸。

    “王妃呢?”这是萧九安最关心的问题。

    “呃……”暗卫面露迟疑,不知该如何回答,才能安全脱身。

    “王妃呢?”萧九安不耐烦的又问了一遍,暗卫吓一跳,不敢再多想,连忙答道:“王妃还在端王府,没有回来。”

    没有意外,萧九安的眉头一皱,周身的寒气外溢,为冬雪之日再添一股寒流,暗卫强忍着打哆嗦的冲动,努力站得笔直。

    “王妃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萧九安呼了口气,问道。

    暗卫真的不想回答,可他们很清楚,他们要是不说更没有好下场。万般无奈,暗卫只能硬着头皮道:“王妃说,王妃说……要用过晚饭才回来了。”

    暗卫说得又快又急,生怕说晚了一步,他就失去了说话的勇气。

    天知道,在这个消息传来后,府上的下人包括亲卫,全部往房间躲了,没有一个人敢不怕死的冒出来,只有他们这些暗卫,倒霉的逃不掉。

    “用过晚饭?端王府有什么美味佳肴,让王妃乐不思家?”萧九安咬牙切齿的开口,暗卫似乎能感觉到,他们家王爷身上的怨气化为实质,要把他们削成碎片。

    暗卫踉跄后退一步,勉强站稳,却是不敢说话,只低着头,老老实实地站在萧九安面前。

    根据过往的经验,这个距离最安全。就是王爷一言不和,不对,是心情不爽想要打人,也没法一下就打到,他还有逃跑的可能。

    虽说,这个时候逃跑孬了一点,也不是一个合格的暗卫该做的事,可失职总比被王爷打的半残的好吧?

    暗卫看似老老实实的站在萧九安面前,实则一直小心地注意萧九安的动作,萧九安一有异动,他第一时间就会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