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3章703愤怒,推不掉!

    第703章 703愤怒,推不掉

    凤祁从来都不是一个冷酷的人,相反他的内心一直很柔软,甚至比普通人更体贴、更周道,很多时候他宁可自己委屈后退一步,也会成全别人。②⑤⑧鈡雯?

    如果,一开始凤家主不发疯,不刺伤他,凤祁绝不会阻止凤家主亲自去为凤宁收尸。

    他一直都知道凤家主更喜欢凤宁,也从来没有想过跟凤宁争什么,他早就过了需要父母疼爱的年纪了。

    然而,不需要父母疼爱,并不表示他不介意被父亲伤害,不介意亲生父亲要他的命。

    凤祁低头看着即使用手捂住,仍旧不断往外冒血的伤口,露出一抹比哭还要难看的笑……

    凤家主这一剑,将他对凤家最后的一点期待,对父亲最后的一点奢望,全部刺没了。

    现在,他只是凤祁,不是凤家的凤祁,也不是祁家的凤祁,他只是凤祁

    “准备马车,我要出城。”凤祁眉眼间的笑意尽退,捂着伤口往外走,同时下令道。

    “公子,你的伤……”守在一旁的护卫,担忧地看了凤祁一眼。

    “无妨。”凤祁脚步不停,端着一张严肃的脸,朝自己的院子走去。

    刚走没有两步,就听到凤家现任的主母,在外面与下人大喊大叫,吵闹不休,言辞间说了不少辱骂凤祁的话。

    凤祁脚步一顿,没有蠢的派人去问发生了什么事,更没有多事的上前寻问,而是直接对身后的下令:“家主伤心病重,让凤夫人去照顾他。记住,这段时间我不想见到他们。”

    他凤祁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真要好脾气,就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架空凤家主,从一个被挡在门外,连凤家大门都进不了的弃子,成为凤家实际的掌权人。㈡㈤㈧中文网

    “是,公子。”凤祁带来的人,早就看这位凤夫人不顺眼了,只是凤祁心胸宽大,要本不屑跟个女人计较,这才任由她蹦哒至今。

    凤祁的人行动力很快,不多时,凤府就恢复了原有的平静。

    凤祁回到房内,将伤口包扎了,并重新换上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刚出来就听到手下人报,凤家的长老和族人来了。

    发生这么大的事,这些人会过问是正常的,凤祁没有拒绝,大步朝花厅走去。

    看他的举止仪态,凤流肆意依旧,完全看不出他刚刚被凤家主刺了一剑。

    凤家的族人虽然不好打发,但对凤家来说这些都不是难事,前后不过半刻钟的时间,凤祁就将人安抚了下来,并且成功打消了他们要见凤家主的念头。

    把这群人安抚好,凤祁终于坐上了出城的马车,一上马车凤祁就对车夫道:“快一些。”

    车夫不敢违令,一路速度飞快。也亏得凤祁有武功底子,在马车里坐的稳稳当当,不然这一路狂奔,还未到城外,伤口就崩开了。

    凤祁一出城,皇上就收到了消息,稍一打听,皇上就知道是什么事,当即脸都白了:“凤,凤宁又死了?到底是谁下的手?先是祁家少主遇害,接着又是萧家少主遇袭,现在又朝凤宁下手。动手的人到底是想做什么?挑起四大世家对我这个皇上的怒火?”

    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传来,简直是要把皇上给吓死。

    如果说,先前收到疑似燕北军杀了祁连的消息,皇上还能高兴一二,在接二连三收到各家少主出事的消息,皇上就高兴不起来。

    放眼天启,最想四大世家出事的人是谁?

    不是燕北王萧九安,而是他这个皇帝。

    四大世家少主全死了,意味着四大世家没有合适的接班人,运气好的还能勉强保持实力,运气不好的很有可能两三代内就玩完了。

    四大世家倒下,最大的得利者就是他这个皇上。

    且,放眼天启,也就只有他这个皇帝和燕北王,有能力培养出人来暗杀四大世家的少主。萧九安没有理由也没有动机,反倒是他这个皇帝动机十足。

    当然,也不排斥萧九安故意这么做,然后挑起朝廷与四大世家的怒火,让朝廷与四大世家互斗,萧九安从中得利。

    但不管如何,朝廷与四大世家之间的矛盾,必然会因此激化……

    “这事一个不好,整个天启都要乱。”四大世家死了少主,指不定会怎么发狂,要是不妥善处理,最先倒霉的很有可能是他这个皇帝。

    谁叫他怎么看,都是最终得利者。

    “立刻让暗探出城,协助四大世家,共同查理此案。”皇上很清楚,不管是祁连山还是凤宁,都不是他下的手,但是……

    这世间压根本就有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的话,他是清白的没有错,但他还是要表现出来,让四大世家看清楚,这件事他真的很无辜。

    “是,皇上。”皇家暗探从暗处现身,领命离去,出城协助凤祁一同查清此案。

    ……

    萧少戎刚刚死里逃生,在暗卫的保护下终于平安抵达京营,然不等他喘气,萧九安就把凤宁死了消息丢到他面前。

    “凤,凤宁死了?这,这怎么可能?”萧少戎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懵了。

    就凤祁那个年纪轻轻却老谋深算,比老狐狸还要奸诈的人,居然这么轻易就死了,这简直……不合理。

    “现场有证据吗?不会又指向我们吧?”萧少戎一脸狐疑地看着萧九安。

    除夕前夕,凤宁算计纪云开,虽说没有成功,但王爷还是把凤宁给记下了,不会是王爷出手,把凤宁给弄死了吧?

    如果是的话,那他一定要说一句高明,趁混乱之际把凤宁弄死,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

    萧少戎一抬眼,萧九安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萧九安冷声道:“收回你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本王还不至于动不动就杀人。”

    毕竟是凤家主最疼爱的儿子,他萧九安还不至于蠢到,随便就对凤宁下手。

    “不是你,那会是谁?凤宁是被野兽咬死的,莫不是与纪家那个三小纪馨有关?”萧少戎知道萧九安不屑在这种事情上撒谎,萧九安一否认,他就解除了萧九安的嫌疑。

    仔细查看情报上的消息,萧少戎大胆猜测道。

    不过,萧九安却没有认同,站起来道:“去现场看一看就知道了。”

    虽说凤宁的事与燕北军无关,但凤宁死在城外,又有祁连山的死在前,这事他推不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