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2章702温柔,父子情谊尽!

    第702章 702温柔,父子情谊尽

    就在萧少戎脱离危险的时候,就在凤祁把凤宁列为重点怀疑对象,准备仔细盘查的的时候,传来了凤宁死了的消息!

    凤宁的死讯传回京城,饶是凤祁再怎么冷静,也有那么一刹那的怔仲,他完全不能接受凤宁惨死的消息。

    凤宁与他确实存在竞争,确实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凤宁死,更没有想过凤宁会死的那么惨。

    因凤宁与北辰天阙有联系的事惹怒了皇上,皇上放逐了凤宁。凤宁虽悄悄藏身城外,却不敢出现在人前,只能躲在隐蔽之处。

    凤家主给凤宁安排的地方,虽不是什么森山老林,但为了保密,那地方确实是远离人群,离山比较近,偶尔也有野兽出没,但是……

    凤宁身边的人个个都是好手,除非野兽大规模下山袭击人类,不然凭凤宁身边的护卫,就是遇到狼群也不怕。

    可现在消息传来,凤宁死在野兽的爪下,死在狼爪之下。

    他身边的护卫,尸首全部被狼群撕碎了,而他稍稍好些了,尸首还是完整的,但却血肉模糊,只能勉强认出是凤宁本人。

    凤宁死了,凤家自然是第一个收到消息的,凤家主当即失态,整个人像是疯了一样,提剑就要去杀凤祁:“凤祁,都是你,都是你回来了,你这个祸害,你要是不回来,什么事都没有,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儿!”

    凤祁一直都知道,他的父亲不喜欢他,甚至是恨他的。因为他的出生,害死了他心爱的女子,害死了他的父母,害死了很多很多人……

    他一直都知道的,不管是在凤家还是在祁家,他都是不受欢迎的存在,哪怕他的名字叫凤祁。

    他也早早就有心里准备,从来没有奢望过凤、祁二家的人,视他如亲人,但是……

    亲耳听到,亲生父亲视他为仇人,视他为祸害,哪怕凤祁早有准备,还是失了神,而就是这片刻的闪神,凤家主手中的剑,穿过了他的胸膛。

    “唔……”剑刺过胸膛,凤祁痛闷了一声,他低头看了看插在自己胸前的剑,又抬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父亲,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肆意的笑,“父亲,我要现在死了,你满意了吗?”

    “你,你……”明明是持剑行凶的那一个,可凤家主却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了一样,剑也来不及抽出来,踉跄后退数步,“你想怎么样?”

    凤祁这段时间在凤家还是有一定的威严的,至少凤家主不敢像以前一样,完全不把他看在眼里。

    “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是想要告诉父亲你……”凤祁脸上的笑容没有变,甚至比先前还要灿烂几分,“父亲,我这个儿子,注定不会让你满意,想要我死?恐怕你还做不到。”

    凤祁徒手握住剑刃,一点点将插入他胸膛的剑抽了出来,剑刃划破了凤祁的手,血顺着剑刃涌出,凤祁却毫不在意,脸上的依旧带着谦和的笑,眉眼间没有一丝阴霾,好似受伤的人不是他一般。

    凤家主看着这一幕,脸色越发的脸看了,有惊恐、有后悔、有忐忑,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自责与害怕,然凤祁却是不愿意再看他。

    “啪”的一声,凤祁将手中的剑狠狠地掷在地上,带着几分凶狠,然凤祁脸上却仍旧是温和的笑,哪怕胸前不断往外涌血,他也没有露出一丝狰狞,只有摔在地上的剑,无声的昭示他心中的愤怒。

    “父亲,很抱歉让你失望了。”凤祁在笑,对凤家主笑得温柔无害。

    先前,凤家上下皆为凤祁的笑而倾倒,这一刻在场所有的人,却因凤祁的笑而毛骨悚然。

    到这一刻,他们才明白,凤祁脸上的笑,才不是什么温润亲和、谦谦君子的表现。凤祁脸上的笑只是笑,是属于凤祁的伪装,哪怕挂着暖人的心笑,他手中的剑依旧能将你刺穿。

    这样的人,笑比不笑更可怕!

    “我,我……”凤家主想要解释,他其实并没有那么想要凤祁死,他只是不想看到凤祁,不想凤祁回到凤家。

    凤祁一出生,他好好的家就毁了;凤祁一回来,他好好的家就毁了。

    凤祁,凤祁……是他的噩梦。

    “父亲放心,不管怎么样凤宁都是我弟弟,他的尸首我会带回来的,他的死我也会查清楚的,现在……”凤祁一字一字,说得温和亲切,就像是与人在清谈一样,不见一丝火气。

    凤家主却不由得瑟缩了一下,飞快地打断凤祁的话:“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父亲,你这个样子不适合外出,还是留在家里坐镇的好。”换言之,凤家主被囚禁了,但这话由凤祁说出来,却是一副体贴好儿子的模样。

    不给凤家主拒绝的机会,凤祁直接下令:“来人,扶家主下去休息。”

    “凤祁,你不能这么做,我是你的父亲,我是你的父亲,你听到没有。”凤家主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连连后退。

    可花厅就这么大,他就是再退又能退到哪里去?

    凤家主宅的下人,凤祁早就换了一遍,有七成以上是凤祁的人,凤祁一声令下,立刻就有护卫和丫鬟进来,将凤家主客客气气的架了起来。

    “凤祁,你这个孽子,我是你的父亲,让你的人快放开我,听到没有!”凤家主拼命的挣扎,可他一个养尊处优的世家家主,怎么可能是护卫的对手?

    凤祁的人完全不将凤家主挣扎的看在眼里,直接将人架了起来,把人带了下去。

    被下人拖了下去,凤家主这才知道,现在的凤家早已不是他熟悉的凤家,凤祁也不是他熟悉的凤祁。现在的凤祁不会给他面子,也不会听他的。

    凤家主无奈,只得退而求其次地道:“凤祁,凤祁……你至少让我看去看一看凤宁。”

    得不到答案,凤家主却不肯甘心,不停地大声呼喊:“凤祁,凤祁……”

    然,回答凤家主的只有丝丝寒风,而无尽的死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