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00章700人质,这只是开始!

    第700章 700人质,这只是开始

    祁家主没有久留,甚至没有让人检查现场,他抱着祁连山的尸首,头也不回的离去,如他所说的那样,把一切都交给凤祁。㈡㈤㈧中文网

    凤祁深感压力重大,却没有拒绝。

    祁连山的事,他于情于理都责无旁贷。

    祁家的人随祁家主走后,凤祁就朝萧九安作了一个揖:“燕北王,祁家主他一时失控,还请见谅。”

    失了继承人的祁家元气大伤,他不希望祁家再与燕北王交恶。

    “本王没有那么小气,这里就交给你了,燕北军内部的事情,本王会去查。”他萧九安虽然不讲道理,但还不至于跟一个死了儿子的人计较。

    “多谢王爷体谅,到时候如有什么事,还请王爷能配合一二。”祁连山死在燕北军独有的兵器之下,就算这事不是萧九安做的事,必然也会与燕北军有关,他肯定要查一查燕北军。

    “本王会交待下去,燕北军大营,你随时可以进入。”萧九安给了凤祁极大的权利,临走前,又补了一句:“如需要用兵,你可以找萧家少主。”

    不管凤祁有多能干,他毕竟刚刚回到凤家,手上能用的人必然不多。

    凤祁手上有他母亲留下来的人,但那些人大多数上了年纪,他们确实是有本事,但要他们打打杀杀,东奔西跑,确实是为难他们了。

    是以,凤祁没有拒绝,大方的道了一声谢。

    萧九安离开现场后,并没有直接回城,而是去了一趟大营。

    此时正值新年,营地里挂了不少红灯笼,处处都洋溢着新年的气息。w/w/w.⑵⑸⑻zw.cōm

    萧九安到达营地时,天微微亮了,除了巡视的士兵,其他的人都还在睡,偌大的营地十分安静。

    “王爷。”守卫的士兵看到萧九安出现,惊了一跳。

    这大过年的,军中的将领都回家过年了,王爷这个时候来,莫不是出事了?

    “把管家叫来。”萧九安下马,将缰绳丢给一旁的小兵,快步往营地走去。

    路上,有巡视的小兵看到萧九安,正欲上前行礼,就见萧九安已走远了,可见萧九安走的有多么急。

    管家来的很快,几乎是萧九安刚坐下,管家就来了。看他衣衫整齐,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精神十足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刚刚醒来。

    “王爷。”管家上前,恭敬地给萧九安行礼,半点没有被萧九安突然召见的忐忑与不安。

    萧九安没有看管家,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道:“祁家少主惨死城外,死于燕北军独有的兵器下。”

    “什么?”饶是一向稳重的管家,听到这个消息也惊了一跳:“祁家的少主?居然对祁家的少主下手……”最重要的还是栽赃给燕北军,幕后的人是要翻天吗?

    “查一查燕北军里的人。”萧九安可以肯定,绝不是燕北军出的手,但不敢保证与里面的人毫无关系。

    人性有多复杂,他无比清楚。他无法保证燕北军上下人人都对他忠心耿耿,更不能保证,这一刻忠心耿耿的人,下一刻不会背叛他。

    这世间,本来就不存在永远的忠诚,只有背叛的筹码不够大。

    “奴才明白,请王爷放心,奴才一定会尽快给王爷一个交待。”最主要的是要给祁家一个交待。

    对上祁家他们是不怕的,但是,对上一个死了儿子,死了继承人的疯子,他们就是再强也会怕。

    “嗯。”萧九安满意地点头,双眸依旧没有睁开,放在两侧扶手上的手轻轻敲击着扶手,“去通知诸葛小大夫一声,让他收拾收拾去祁家。”

    祁家主先前十分激动,不排除祁家主会因伤心过度倒下的可能,保险起见派个大夫常驻祁家很有必要。

    祁家不是人人都像祁家主这样拎得清,祁家少主已死,祁家主一倒下,祁家很可能会大乱,到那时事情会更麻烦。

    至少,他并不想要一个混乱的祁家,那对他没有好处。

    “王爷,诸葛大夫他……”管家面露难色,担忧地看着萧九安。

    这个时候把诸葛小大夫送到祁家,有那么一点人质的味道,万一祁家主发狂,或者祁家人发狂,把诸葛小大夫杀了怎么办?

    诸葛小大夫可是药门的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们就没有办法向药门的人交待了。

    “让费小柴一起去,有天医谷少主谷在,没有人敢动。”费小柴这个人质交到祁家主手里,想来祁家主会满意。

    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费小柴的骚扰,他很满意。

    “是,王爷。”管家心中仍旧不安,但他知道王爷下了令的事改变不了。

    且,有暗卫在,不说保诸葛小大夫全身而退,至少能保住他的命。

    “派人暗中保护凤祁与萧少戎,本王不希望他们再出事。”出于直觉,萧九安觉得祁连山的死不简单,甚至有可能这只是一个序幕。

    如果背后之人真是皇上,那绝不会在杀了祁连山后就收手,很有可能会把四大世家的少主全杀了。

    当然,前提是皇上的人有这个本事能做到。

    “是,王爷。”管家这一次应的十分爽快,没有一丝迟滞。

    不仅仅是萧九安这么想,萧家主在得知祁连山被人杀害,并栽赃给燕北军,就一口断定此事不简单,很有可能是针对他们四大世家来的。

    “少戎,你今后出门必需要带上护卫。另,不管发生什么事,你绝不可以独自外出,更不能独自去见什么乱七八糟的人,最好不要轻易与人相约,至少这段时间不行。”萧家主行事一向果断,有冲劲,看他率先投向萧九安,就知道他不是一个安于室的人。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萧家主却做出最谨慎,最保险的应对。

    世家的继承人都是打小就精心培养的,要是死了,无疑是对家族的重创,影响之大难以估量,甚至很有可能下一代就断层了。

    事关继承人的事,萧家主不敢不仔细。

    “父亲,我知道,但此事事关燕北军,我必须回军营。”萧少戎一脸严肃,眉眼间有掩不去的担忧。

    萧家主本想拒绝,可想到萧家不一定比燕北军营安全,且这事也不知何时能结束,萧少戎不可能一直呆在萧家不外出,犹豫片刻便同意了。

    此时,城门依旧没有解禁,要出城无比困难,但萧少戎出城时却没有人阻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