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8章438背锅,查不到也要查!

    第438章 438背锅,查不到也要查

    萧九安来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纪府,来到纪家的骑射场,可就是这样也挽不回张慧和失去的生命。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萧九安过来时,就看到纪云开抱着张慧和,撕心裂肺的喊着她的名字,晶莹的泪珠顺着面具往下滑落……

    萧九安没有上前,他静默地站在不远处,冷静给身后的亲卫下令,让他们出手灭了半空中的飞鸟。

    亲卫上前,张弓搭箭,一箭一串,一箭一串,虽无法在瞬间将盘旋在半空的飞鸟消灭,可却大大的减轻了暖冬几人的压力。

    而在放了一阵箭后,亲卫又持刀上前,将暖冬几人护在身后:“你们保护王妃。”这里交给他们就行了。

    暖冬和抱琴五人也不逞强,飞快的跑到纪云开身旁,可却不敢碰她,只是半跪在她身旁,轻声寻问:“王妃,你没事吧?”

    “王妃,你节哀,张小姐……她,她说了不怪你。”暖冬和抱琴一人一句的劝说张慧和。

    她们听到了张慧和的话,自然知道是张慧和自己求死,跟她们王妃没有关系,她们王妃不必为此自责。

    “她是为救我而死的。”纪云开知道,张慧和不扑上来她也死不了,可却改变不了张慧和为救她而死的事实。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王妃,这是意外,我们都不想的。”暖冬见纪云开情绪低落,生怕她想不开,小声地提醒道:“王妃,当务之急是离开这里,寻找幕后凶手。”

    满场这么多人,就只有她们主仆五人被飞鸟攻击,要说这里面没有问题,她们都不信。

    现在她们虽然脱了困,可在没有查到幕后主使者之前,她们都不能掉以轻心。

    “幕后凶手?查不到的。”纪云开伸手,合上张慧和的眼,然后站了起来,双眼空洞而无视地看着半空的飞鸟:“什么人能有能力控制这么多飞鸟?这些鸟的数量没有上万也有八千了,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而能做到的,绝对有本事让她查不出来。

    暖冬一默,不知如何接口,可就在此时萧九安走了过来,他冷冷地看着纪云开,不满地道:“查不出来就不查了吗?本王还真不知道,本王的王妃竟是这般无用之人。”

    认为查不到就不查,认为看不到希望就放弃,这真是他认识的纪云开吗?

    他认识的那个纪云开坚韧无比,面对必死的困境都不肯低头,这才死了一个人,她的信念就动摇了吗?

    纪云开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萧九安会来,愣了半晌,才唤了一句:“王爷。258中文阅读网www.2 5 8zw.com”

    “你得罪了什么人?”萧九安没有理会纪云开,而是问道。

    “很多,天武公主,凤家二公子,皇上,还有……对了,纪家人。”纪云开知道萧九安的用意,可她真得觉得今天这事没有必要查,因为真得不可能查出来。

    她只是一个小人物,还不值得幕后动手之人花大精心谋害她。幕后之后控制这么多飞鸟攻击她,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控制飞鸟对幕后之人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牺牲这些鸟,对方一点也不会心疼。

    她也不想往奇怪的能力上想,可她能控制百草生长,南瑾昭也能,难保不会有人能控制飞鸟。

    而这种人,你越是想查越是查不到,等到你不查,对方放松了戒备,指不定会露出马脚来。

    是以,纪云开不想查并不是放弃,而是不想做无用功,只是这个原因她不能说,说出来她的秘密也会暴露。

    “从这些人开始,一个个查,雁过留声,只要做过就不可能不留下痕迹。”萧九安虽不知纪云开所想,但大至能猜到她的想法,可是……

    和纪云开的被动等待不同,他更愿意主动出手,逼迫对方再次现身,或者逼得对方不敢再动手。

    萧九安扫了一眼纪云开脸上和身上的伤,眼中闪过一抹寒光,声音也比平时冷上三分:“今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来人……传本王令,封了纪府,任何人不得进出。”

    这就是萧九安,哪怕是在京城他也不会有所顾忌,不会因为怕皇上忌惮,就缩手缩脚。

    他不会跟皇上撕破脸,但也容不得旁人将他的脸面踩在脚底。

    纪云开是他的王妃,幕后动手之人对纪云开下手,就是打他萧九安的脸,他要不做一点什么,旁人还真当他好欺负。

    “是!”萧九安身后的亲卫得令,立刻传达萧九安的命令,并将尾随在他们身后的“客人”一一请回大厅。

    当然,纪府的人肯定不会同意,今天纪家大宴,来得客人身份虽比不上萧九安,可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们在纪家受到了惊吓,这会哪里肯呆在纪府,要不是先前被飞鸟挡了路出不去,他们早就跑了。

    听到燕北王府亲卫的话,众人不干了,一个个嚷着要出府,要回家,尤其是皇家侍卫,简直憋气的要死掉了。

    他们才是朝廷的人,才是奉皇命来查纪府飞鸟袭人事件的人,在纪府,只有他们才有权利封纪府,才能权利不让人进出,燕北王府的人这是什么意思,要争权吗?

    皇家侍卫不干了,拔刀就要与跟燕北王府的亲卫动手,可是,燕北王府的亲卫,这时却完全没有动手的意思,亲卫冷漠地持刀站在一旁,一动不动,见皇家侍卫闹得太凶,这才出言提醒:“张家大小姐惨死飞鸟爪下,我们王妃身受重伤,险些毁了容颜,现在凶手还没有找到,谁闹事我燕北王府就把谁当凶手宰了。”

    意图行刺谋害燕北王妃,王府的亲卫确实有斩杀凶手的权利。

    亲卫说得浩然正气,可在场的人也不是吃素的:“什么凶手,伤人的是鸟,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人驱使鸟杀人,和握刀杀人有什么区别?”左右不过是人手中的凶器罢了。

    “你们是不是在说笑,这世上哪有那知大本事的人,能驱使这么多鸟杀人,这些鸟会进城袭击燕北王妃是为了复仇,报燕北王烧山毁林之仇。”皇家侍卫当然知道这件事是人为,但在明面上他们绝不会提.

    他们只会把一切责任都推到纪云开身上,让纪云开背负骂名,让燕北王府有嘴说不清,让天下人都知道燕北王烧山毁林,引来飞鸟报复他的王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