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7章697生气,是本王做错了!

    第697章 697生气,是本王做错了

    有那么一刹那,萧九安觉得自己十分混蛋。

    要不是今天楚昊突然提起同情皇上,他到现在还不会想到,他当初随便的一句话,给纪云开带来的伤害有多大。

    然,已经发生的事,再后悔也于事无补。

    “是本王做错了。”萧九安蹲下,蹲在床边,看着侧身睡的纪云开。

    他一直都知道纪云开的睡象很好,就算他那晚抱着纪云开睡,纪云开也仍旧是侧着身子,不曾翻过身。

    他原先只觉得纪云开小时候被管得太严了,才会习惯一直靠一侧睡,从来不翻身,也不换姿势。今天才明白,纪云开不是不换姿势,而是不能换。

    她脸上的面具,注定她只能靠一侧睡,不然她会不舒服。

    先前没有发生,只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理所当然的认为纪云开就该一直带着面具,不管她是美是丑,可现在……

    萧九安却觉得自己是混蛋。

    带不带面具是纪云开的自由,他强制要求纪云开必须带上面具,完全考虑过纪云开的意愿,这本身就错了。

    不,不仅仅是在面具的事情上,在许多许多事情上,他都没有考虑过纪云开的意愿。

    纪云开的意愿,从来不在他考虑的范围。

    应该说,全天下人的意愿,都不曾在他考虑的范围内,他一向自我,唯我独尊惯了,可是在纪云开身上,他却不希望如此。

    他不希望,纪云开是因为他的强势,不得不低头,不得不留在他身边。

    “本王现在改过来,还来得及吗?”萧九安伸手,轻轻摘下纪云开脸上的面具,露出她白皙姣美的侧脸。

    这么漂亮的脸,他是真的想要珍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可看到纪云开脸中间有一道明显的痕迹,左右两边的脸竟是不同的颜色,萧九安才明白自己这么做有多么自私。

    他其实从来没有考虑过纪云开的感受,只一心想着自己,想着要纪云开围着他转,眼里只有他一个人,却从来没有考虑过,纪云开作为一个人,她会有的情绪与想法。

    “萧少戎一直说本王自大狂妄,本王从来不屑听之,今天……才明白,本王果然是自大狂妄。”

    许是常年不见日光的原因,纪云开藏在面具下的半张脸特别白,萧九安的指腹轻轻扫过,甚至都没有用力,便在白皙的脸上,留下一道红痕。

    萧九安知道纪云开累了,并没有多呆,将纪云开脸上的面具取下来后,又将摆放在梳妆台上的面具也拿走了。

    暖冬匆匆跟过来,就看到萧九安拿着面具往外走,不等暖冬行礼,就听到萧九安道:“传令下去,以后……不许再给王妃带面具。”

    “啊?”暖冬一愣,一时忘了回答。

    除夕夜晚,王妃的面具当众落下,王爷还派人罚了做面具的匠人,理由阳他们做的东西太差了,要他们改进工艺,确保王妃带在脸上的面具不会落下,这会怎么又改主意了?

    “啊什么啊?没听到本王的命令吗?”萧九安语气森冷,像是在极力压抑怒火一般。

    暖冬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下,连道不敢。

    萧九安看也不看她,快步离去……

    暖冬在地上跪了许久,直到双腿发麻才踉跄站起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王爷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暖冬面色惴惴,心里说不出来的担心。

    “莫不是王妃惹王爷不高兴了?可看着又不像呀。”暖冬心里七上八下的,主要是为纪云开担心。

    “老天爷保佑,王爷千万别再像以前那样对待王妃。”暖冬暗暗祈求上天,心里急得不行,面上却不敢表露出来,就怕让人发现端倪,给纪云开添麻烦。

    这一夜,因萧九安异常的举动,燕北王府的人皆是不安,除了睡得香甜的纪云开外,其他人这一夜都是翻来覆去的。

    萧九安这一夜一直未睡,他一直呆在书房里,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知道他今晚没有回房,没有与王妃同睡,并且在凌晨时分出城了……

    次日一早,睡饱、养足了精神的纪云开一起床,发现自己脸上的面具不见了便问了一句。

    得知是萧九安进屋,把她的面具带走,并且叫她以后都不许带面具,不由得怔住了。

    不许?

    这么强硬的命令?

    “发生什么事了?”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萧九安不会下这样的命令。

    “奴婢也不知,昨晚王爷拿走了屋内的面具,留下这个命令就走了。”暖冬心里不安,却不敢表露出来,怕影响纪云开的情绪。

    “知道了,王爷人呢?”纪云开想不明白萧九安这是怎么了,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问他。

    “王爷今天天不亮就出城了。”暖冬硬着头皮开口,一说完便低下头,不敢看纪云开。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纪云开心里莫名的烦躁,语气也有几分急促。

    暖冬摇了摇头:“奴婢不知,也打听不出来。”

    王爷的举动太反常了,所以她们都很担心,可又不敢说出来。

    “知道了,传膳吧。”心里莫名的发堵,但纪云开却没有抱怨什么。

    这种事,她对着底下的小丫鬟抱怨有什么用?

    罪魁祸首是萧九安这个混蛋。

    昨天还情意绵绵,今天就翻脸不认人,萧九安还真是男人!

    暖冬轻应了一声,快步就通知厨房传膳,侍书几人看着纪云开精致的如同上天恩赐的脸,本想夸赞几句缓和一下气氛,可看纪云开闭上眼,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只得收起这个心思,一个个沉默的做事。

    纪云开平时是不上妆的,但今天摘下了面具,左右脸的肤色不对,为了保持美观和整体系,不得不上妆。

    待纪云开收拾妥当,早膳也端了起来,纪云开独自一个人坐在花厅,看着摆的满满当当的膳食,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勉强喝了一碗粥,吃了半个馒头,纪云开想了又想,终是没有忍住,让暖冬去打探消息。

    她不相信,萧九安会无缘无故下达不许她面具的命令,更不会没事半夜外出,还不跟她说一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