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6章696过分,细思极恐!

    第696章 696过分,细思极恐

    萧九安做事,一向喜欢提前布局,以免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这一次也不例外。

    皇上与纪云开对赌一事,楚昊听到了一点风声,但具体的情况并不知晓,这会听到萧九安提起新野,顿时就明白了。

    “莫名的,有点同情皇上。”楚昊一想到皇上赌输,事后又被萧九安摆一道,就忍不住想笑。

    他们这位皇上可不是什么沉得住气的人,听说御书房的摆设隔三差五就换,想来过不了多久,又得重新换一批摆设了。

    “同情皇上?你的心还真大。”被皇上摆了一道,差点连小命都丢了,还能同情皇上,萧九安佩服楚昊。

    “呃……”楚昊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不是皇上最近太倒霉,一时没有忍住嘛。”

    人,果然健忘。因为皇上最近麻烦不断,又因为自己无事,他险些便忘了皇上的所作所为。

    这样,真的要不得。

    楚昊说完,抬头看了萧九安一眼,见萧九安一眼严肃,以为他不放心自己,连忙补了一句:“放心,我不会忘记皇上对楚家的所作所为,今后不管他做什么,对楚家多好,或者他有多倒霉,我都不会忘记当初我命悬一线,楚家险些崩塌的事。”

    有些错,不是弥补就能补救的,即使他没有死,楚家与皇上的仇也结下来了。

    然,楚昊的话却没有让萧九安开心,他的脸色反倒更阴沉了。

    就在楚昊不解之际,萧九安开口了:“是不是,不管今后如何,先前发生的事都不可能抹除?”

    “当然了,这种事……”楚昊回答的干脆,话一出口,发现萧九安的脸色不对,连忙改口:“咳咳,这种事因人而异,反正我是不会忘记。w/w/w.⑵⑸⑻zw.cōm”

    萧九安沉默片刻,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嗯,本王知道了,没事你可以走了。”

    楚昊一脸莫名的看着萧九安,张口欲言,可看萧九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最后又忍住了没有说。

    总觉得,燕北王今天很奇怪!

    不仅仅是楚昊,随后到来的凤祁,也觉得萧九安的今天很奇怪,主要是太好讲话了,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没错,就是爱宠若惊。

    萧九安对他一向没有好脸色,每回见到他不是冷脸,就是黑脸,可这次却不同。

    这次,萧九安的面色如常不说,言语中更是没有一丝嘲讽与排斥,商谈的效率比以往高出数倍。

    正事谈完,凤祁看着萧九安欲言又止,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将心中的疑问提出来,识趣的告辞离去。

    他可不会天真的认为,萧九安能用平常心对他,今天……

    萧九安一定是中邪了。

    凤祁没有多留,甚至没有问一句费小柴和纪云开的消息,就走了,端的是光明磊落。

    可惜,萧九安此时的注意力全然不在这些事情上面,他一直在思考楚昊的话。

    曾经的所作所为,到底该不该被原谅?

    比如皇上曾对楚家的算计,又比如他曾对纪云开所做的一切……

    在此之前,他认为那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不喜纪云开,不喜这个被皇上强塞给他的妻子,他无视纪云开的生死有什么不对?

    他拿纪云开的命,去换萧十庆的命有什么不对?

    他从不认为自己有错,也不认为自己做的过分,但今天与楚昊的一席话,却让他发现,就算他不认为自己做的过分,纪云开呢?

    她也会不在意吗?

    要知道,换作他是纪云开,他才不会管对方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苦衷,被人那样对待,他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杀死对方。

    萧九安越想越觉得这事很严重,他原先全然不当回事的态度,似乎不太对。

    只是,这事要怎么解决呢?

    一向果决的萧九安,这一次却迟疑了许久,才下了决定要跟纪云开好好谈一谈。

    然而,萧九安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纪云开却没有空,她这会正忙着给费小柴准备水果呢。

    无奈萧九安只能等着了,为了打发漫长的等待时间,萧九安下午见了不少人,原本不打算见的人也见了。一时间让许多人受宠若惊,深深觉得萧九安,远没有外面传的那么冷漠不近人情。

    好不容易天黑了,到了用膳的时间,萧九安强压下心中的那一点点不安,不紧不慢朝花厅走去。

    看到空无一人的花厅,萧九安眉头轻皱,不等他寻问,暖冬就上前:“王爷,王妃累了,这会已经睡下了。王妃让奴婢告诉王爷一声,不必等她用膳。”

    “怎么一回事?”萧九安神色一凝,问道。

    暖冬吓了一跳,硬着头发道:“奴婢也不知,王妃独自在后院呆了许久,再回来……脸色就有些白,看着像是累到了,回到房内连衣服都来不及脱,人……”

    后面的话,暖冬还没有说完,萧九安就消失不见了……

    “王……”只看到一道残影的暖冬,嘴巴大张,傻愣愣的,半天合不拢。

    王爷这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好可怕!

    萧九安如同旋风一般,不过眨眼间就回到寝室,在推门而入的刹那,萧九安的手顿了一下,在门口略略停了半秒,这才慢慢推开房门,轻声步入房内,没有发生一点声响,就怕吵着了纪云开。

    进入屋内,萧九安转身,轻轻关上门,无视屋内的昏暗,萧九安轻轻走到床边,站在床头,看着睡得安详的纪云开。

    在看到她的脸上还带着面具,萧九安蓦地怔住了,心脏像是被什么抓住一样,疼的厉害。

    此时,他才猛地记起,自从他们二人睡在同一间房后,纪云开就一直带着面具睡觉,从来不曾摘下。

    最初,是因为他嫌她丑,嫌她碍眼,后来是他不允许她摘下面具,再后来……

    想来是习惯了。

    可是,这份习惯,是建立在纪云开牺牲舒适睡眠的前提下。

    只要带过面具的人都明白,哪怕面具做多再精致,再轻薄,带着脸上都会不舒服,边缘处会硌的皮肤生痛,更不用提一直带着它睡觉了。

    纪云开,她最初是用什么心情,带着面具睡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