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90章690母亲,心甘情愿被你威胁!

    第690章 690母亲,心甘情愿被你威胁

    萧九安嘲讽地看了纪大人一眼,留下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扶着纪云开的肩,朝门外走去。wˇwˇw.㈡㈤㈧zw.cōm

    “王爷……”纪大人快步跟上去,想要阻拦,却不知如何开口,惨白着一张脸站在原地。

    没有完成皇上交待的任务,他要如何跟皇上交待?

    而就在此时,纪夫人突然推开纪宁,冲了上来:“王爷……云开,云开母亲求求你,你救救馨儿吧,要是你不帮忙寻找馨儿,馨儿一定会死的。云开,母亲求求你了……”

    萧九安和纪云开听到了,却没有回头更没有停下来。他们真的很反感纪家人,纪家人再这么闹腾下去,只会将他们为数不多的耐心全部耗费掉。

    然而,就在这时,纪夫人突然冲到萧九安和纪云开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笔直的跪在纪云开面前。

    “云开,母亲求你了。”纪夫人跪在纪云开面前,也只对纪云开说,摆明了是在逼纪云开。

    纪云开着实吓了一跳,不过冷静下来,她却十分平静:“纪夫人,幸亏你不是我亲生母亲。”

    这世间哪有做母亲的,会这么逼得女儿的,纪夫人口口声声自称“母亲”,她对得起母亲两个字吗?

    “云开,母亲……只有你们几个孩子,你们每一个都是母亲的心头肉。要是你出事了,母亲也是一样担心的。”纪夫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不仅装作没有听懂纪云开的话,反倒模糊了重点。

    呵……纪云开嘲讽的笑了一声。

    这是纪府,她不需要顾面子;她身边站的人是萧九安,她最难堪最狼狈,最丑陋的一面萧九安都看到了,她也不需要装模作样。

    纪云开看着纪夫人,一点颜面也没有给纪夫人留:“让开,别挡我的路。”

    “云开……”纪夫人吃惊的开口,好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娘,你快起来……”这时,纪宁也跑了过来,用力要将纪夫人拉起来:“燕北王妃她冷心冷肠,她是不会帮忙找馨儿的,我们不求她。”

    “宁儿……”纪夫人没有动,反倒拉着要纪宁也跪下来:“宁儿,你求求你大姐姐……除了你大姐姐外,没有人能帮馨儿,没有人能帮我们。”

    “娘,她不会帮我们的,你看她……你跪在她面前,她都无动于衷,她怎么可能会帮我们?她根本没有把我们当家人,也没有把你当家人。”纪宁毕竟年少,远没有纪大人和纪夫人的厚脸皮,纪云开稍稍一落他面子,他便绷不住了。

    求人的姿态还摆这么高,纪云开不得不说,纪家家学渊源。

    看看纪大人,看看纪夫人,再看看纪宁,哪个像是在求人?

    这一个个都是逼人,逼她低头,逼她不得不做。

    此刻,她无比庆幸她嫁的人是萧九安,要嫁给任何一个普通的男人,这事再恶心她都要应下来,还要尽心尽力的去办,不然她就别想要名声,别想在夫家立足。

    纪云开看着扯来扯去,一个强要跪下,一个死活不肯跪下的母子二人,冷笑:“纪宁,你说的没有错,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纪家人,也没有把纪夫人当母亲。当然,我相信你们也没有把我当纪家,你母亲也没有把我当女儿,纪家……一直都是你们一家五口的,纪家只在需要我的时候,我才是纪家人。”

    这一点,她在第一天就明白,她庆幸她不像原主一样,对纪家有期待有渴望,她什么都没有,她可以冷眼看纪家作死而面不改色。

    “你,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大姐姐,你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大姐姐,我们是一家人,我从来没有把你排除在外。”纪宁一张脸气得通红,指着纪云开大骂。

    “是吗?你可记得我的生辰是哪一天?”一家人,好一个一家人。

    “是……”纪宁想说,可话到嘴边却忘了,扭头看向纪夫人,纪夫人却在第一时间避开了脸。

    显然,纪夫人也不记得。

    纪云开却没有半点不满,只继续问:“纪澜的生辰你可记得?你父母的生辰,你可记得?”

    “我……”自然是记得的,但纪宁却不知该怎么说。

    “看看……这就是你们口中的一家人,真正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生辰是原主心中的痛,打从原主记事起,她就没有过过生辰。

    纪宁心虚,却不肯放弃:“可这也不是大姐姐你不管我们,不管馨儿的理由。馨儿被歹人劫走,下落不明,大姐姐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心吗?和馨儿的安危相比,你的生辰很重要吗?”

    “王爷,我的生辰重要吗?”纪云开懒得理脑残的纪宁,转而看向萧九安。

    已有妻奴潜质的燕北王,自然是毫无原则的点头:“重要。”

    “比纪馨的生命重要?”

    “自然。”

    ……

    “你看……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们家王爷也觉得我的生辰比较重要,看样子,王爷不会派人去找纪馨了。”纪云开双手一摊,一脸无辜。

    纪宁气得全身颤抖,却无话可说。

    纪大人站在一旁,见纪宁落了下风,正欲出言相助,就听到纪夫人楚楚可怜地道:“云开,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要怎么怪我,怎么罚我,我都认。但求你,母亲求你劝劝王爷,派人去救馨儿。你要是不肯答应,我就跪在纪府外面,跪在你们的马车前,当着全天下人的面给你道歉,你可这样可好?”

    纪夫人每一个字都说的可怜兮兮,但话里话外却满满都是威胁。

    纪云开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厌恶,还没有想好如何堵死纪夫人,就听到萧九安开口:“你这是在威胁本王?”

    “不,不……我不敢,我怎么敢威胁王爷,我是在求王爷,求王爷救救我可怜的馨儿。王妃要有不满,就冲着我一个人,任王妃是打是骂,我绝无怨言。”被萧九安冷眼一扫,纪夫人顿时瑟缩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惧怕,但仍旧不忘把这句话说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