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3章153自残,含笑饮砒霜!

    第153章 153自残,含笑饮砒霜

    纪云开已经处在半昏迷的状态,依诸葛小大夫的本意,自是不肯再给纪云开喂毒草。

    可是,纪云开一再催促,诸葛小大夫又想到今天不喂,待到纪云开醒来后,又要再受一次痛,只得咬牙将毒草喂进纪云开的嘴里。

    “王妃,你……千万要保重自己。”有那么一刹那,诸葛小大夫觉得自己是杀人的刽子手,这样的他有什么资格为医?

    “我死不了。”纪云开含住草根,没有立刻咀嚼,而是先提醒了诸葛小大夫一句:“记住,千万不要让人发现药房的一切,一定一定不能让人进来。”

    “王妃放心,我誓死也会守住药房,不会让王爷的人进来。”诸葛小大夫一脸凝重,每一个字都说得异常坚决,不需要看他的表情,光听声音纪云开就知道,诸葛小大夫答应她的事,一定会做到。

    没有一丝迟疑,纪云开将嘴里的草根嚼烂,吞下……

    “啊……好痛!”片刻后,纪云开痛苦的大叫了一声,看到纪云开痛得满地打滚,诸葛小大夫的眼眶瞬间就红了,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

    “送我,送我……出去。”纪云开互死的咬着唇,才不让自己叫出来。

    她现在只希望她近乎自残的牺牲能有用处。

    诸葛小大夫忙上前,吃力的抱起纪云开:“王妃,你放心,我一定会医好你,一定会保住你的秘密。”

    “发生什么事了?”屋外的侍卫听到声音,立刻上前,他们本想破门而入,可想到诸葛小大夫曾说过,药房重地绝不可擅入,只得生生忍住。

    诸葛小大夫却吓了一跳,一改往日的和气,厉声道:“不要进来,我和王妃马上出去。”

    “诸葛大夫,你和王妃没事吧?”听到诸葛大夫的声音,侍卫暗松了口气,还有声音就好。

    “王妃中毒了,我这就抱王妃出去。”诸葛小大夫的力气并不大,他最近又连着熬了数夜,身体更虚了,抱着纪云开走路都走不稳了,跌跌撞撞才走到门口。

    侍卫听到声响,想要破门而入,却听到诸葛小大夫的声音:“王爷答应过我,在药房里我有绝对的自由,你们不能进来。”

    这是诸葛小大夫拒绝侍卫的理由,也是他当日向萧九安争取来的。

    他虽然与世无争,可在医学一途上却有自己的坚持,他绝不允许有人碰触他的禁地,要是燕北王府的人做不到,他宁可死。

    而这也是侍卫不敢强闯的理由,即使心里再着急,也只能在外面等着。

    好在,没让他们等太久,诸葛小大夫就抱着纪云开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走到门槛处,诸葛小大夫腿一软,差点就把纪云开摔了出去,幸亏侍卫反应快,先一步把人接住了。

    看到鼻孔、嘴角不断溢出黑色血迹的纪云开,侍卫吓呆了:“诸葛大夫,王妃不会有事吧?”王爷可是下了命令,要保护王妃,要是王妃在他们眼皮底下出了事,他们就死定了。

    “不会死,快把王妃送回房,我去拿药箱。”虽然他解不了王妃的毒,可总能帮王妃减轻一点痛基。

    “啪!”在侍卫反应来,想要看药房有什么时,诸葛大夫先一步将门关上,并且警告道:“你们记住王爷答应我的事。”

    “诸葛大夫放心,没有你的允许,我们绝不会进你的药房。”侍卫并非有意想看,只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总要多知道一些。

    “快走吧。”诸葛大夫将门锁上,催促着侍卫送纪云开回住处。

    纪云开的样子看着实在是吓人,侍卫也不敢耽搁,连忙把人送到院子,抱琴还在搬花,看到侍卫抱着气息微弱的纪云开进来,惊得把手中的花摔了:“王妃怎么了?”

    “中毒了。”侍卫将纪云开交给抱琴:“王妃交给你了,我去禀报给王爷知晓。”这事,总不能隐瞒。

    “禀报什么王爷,先找大夫……”抱琴抱住纪云开,见纪云开不断的往外吐黑血,整个人都吓坏了,急得不行。

    侍卫正要解释,就听到诸葛小大夫的声音:“快,快把王妃放在床上,去准备浴桶。”

    侍卫一听,只得先让准备这些,抱琴见诸葛大夫出现,这才冷静下来,忙抱着纪云开进去,听从诸葛小大夫的安排,去给纪云开熬药。

    一瞬间,整个院子的都围着纪云开转,等到萧九安得知纪云开中毒,已是半个时辰后,而这个时候纪云开的情况已经稳定了许多。

    “中毒?她怎么会中毒?”在王府还有人敢给纪云开下毒?

    “听诸葛大夫说,王妃在尝南疆的药草,尝到了毒草,为记录毒草的药性,王妃强撑着将整株药草吃了下去。”侍卫先问清楚了,才敢来的汇报。

    “尝毒草?”萧九安脸色陡变,寒气肆起,屋内的温度骤然下降,侍卫忍不住哆嗦了一下,小心的将身体蜷起来。

    萧九安的脸色很难看,他双手握住扶手上,背上隐有青筋凸起,忍不住骂了一句:“那个蠢女人,给皇上试毒试习惯了吗?”

    要分辨药草的习性,需要她亲自去尝吗?

    牢里那么多死囚犯,随便抓一批来就是了。

    侍卫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低声道:“诸葛大夫是这么说的,说王妃是为了分辨南疆那些药草药性。”

    说实话,侍卫听到这事也是一愣。

    王妃,那么尊贵的身份不应该很惜命吗?她怎么会亲自去尝毒草?

    依她的身份和地位,要找几个人尝毒草,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哪里需要自己冒险。

    “让诸葛大夫尽力救治。”萧九安已经不知道怎么说纪云开了。

    他一向觉得纪云开与旁的女人不同,比旁的女人都聪明、灵透,结果这个女人比他想像的还想蠢。

    “是。”侍卫汇报完,大气也不喘一下,飞快的退了出去。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王爷在听到王妃亲自尝毒草后很生气,有那么一刹那,他以为王爷会杀人。

    好在,好在,只是一刹那,之后就没事了,不然他不敢保证会不会吓得尿裤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