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章152勇气,纪农尝毒草!

    第152章 152勇气,纪农尝毒草

    诸葛小大夫既然不把她视为异类,且不害怕她的能力,纪云开就不再顾忌了,趁着还有精神,纪云开将新得到的种子温养了一遍,然后丢在土上。

    “这,这就能活?”诸葛小大夫见纪云开随手撒下种子,再次惊得合不拢嘴。

    这也太简单了吧?

    当初他们可是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这些种子,可却一颗也没有发芽。

    “我丢到地上它们都能活。”纪云开说得随意,诸葛小大夫听得却想吐血。

    怎么办?他突然好嫉妒王妃,王妃这能力真得……好让人流口水,他好想和王妃一样呀。

    “擦擦你的口水。”见诸葛小大夫一副我想要,我很想要的可怜样,纪云开不由得笑了。

    其实,秘密藏在心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是一件辛苦的事,有个人能分享也很不错。

    “啊,真流口水了?”诸葛小大夫脸一红,连忙去擦,却发现被骗,脑袋立刻耷拉下来,不满的看着王妃。

    王妃变坏了!

    纪云开摇了摇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养出这么单纯、直白的人?

    “好了,药草全了,我们该干活了。”纪云开指了指地上全部成熟的药草,让诸葛小大夫一样采一株下来,至于剩下的?

    她现在没有能力了,等她明天恢复了能力,再将其他的药草全部催熟,结出种子了。

    正事要紧,诸葛小大夫没有再去垂涎纪云开的能力,小心的将草药采下来,连药根一起。

    采下来后,又有问题了:“王妃,我不认识这些药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用。”

    南疆人对他们的药草保护的极其严格,根本不让外人接触,燕弱王府镇守南疆上百年,才勉强弄到一点种子,可见南疆人有多小心。

    “尝,亲自尝过就知道了。”实话,纪云开并不想偿药草,可除了她之外,别人更不能偿。

    诸葛小大夫一怔,随即说道:“好,我来尝。”这里面很有可能有毒草,很有可能会要人命,所以他来尝最合适。

    “不用,南疆的毒草要不了我的命。”凤祁说过她脸上的黑斑十分特殊,有吸收毒素的能力,她先前中了毒,最后所有的毒素都聚到脸上。

    “可王妃你还是会中毒。”当日凤祁给纪云开医治时,诸葛小大夫就在一旁看着,他亲眼看到纪云开被南疆的毒,折磨的死去活来。

    虽然最后没有死,可那种痛却不是普通人能忍受的。

    “但我不会死。”只要不死,就没有什么好怕的,而且她也需要再补充一点毒素。

    她总不能一辈子被困在燕北王府,委曲求全的看萧九安的脸色度日。

    纪云开让诸葛小大夫把草药清理干净,然后她就开始吃草。

    叶子,茎,根……每样都需要吃,然后分辨它的药性,最主要是确定有毒还是无毒。

    很幸运,纪云开一连吃了三株草,也没有吃到有毒,甚至还吃到了一味茎有解毒功效的草。

    其他的药草纪云开只能分辨是寒性还是热性,具体的效果却无法试出来,这个需要日后试验。

    亲自尝药草,分辨毒性,纪云开才知神农的伟大,才知李时珍的才华,才知先辈们的不易。

    敢于尝试不知有毒没毒的植物需要勇气,能分辨植物的用处需要天赋,而她什么都没有。

    她敢亲自尝这些药草,是基于她不会死的可能,是基于她需要这些毒素。

    她,果然是个自私的人……

    纪云开摇头笑了一声,拿出第四株,摘下叶子继续偿,刚嚼完叶子,纪云开就感觉舌头麻了,大脑好似无法思考,眼前一片模糊。

    这药效也太快了。

    “王妃,你怎么了?”诸葛小大夫第一时间察觉到纪云开异常,顾不得记载,忙上前问道。

    “吃到毒草,没事。”纪云开扶住桌子,努力站稳:“继续,我说你记,味辛辣,叶有毒,伤脑……”

    纪云开断断续续的说完,诸葛小大夫几次都想打断,可看纪云开明明站不住,还在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只得继续去记录。

    他不能对不起王妃的牺牲。

    吃完叶子,纪云开又继续吃叶茎,叶茎的药性较慢,可却能要人命,纪云开痛苦的捂住肚子:“叶茎有毒,食用腹绞痛,似火灼……”

    纪云开的脸色瞬时就青了,一看知是中了剧毒,更不用提她此时痛得蜷成虾米状,连站都站不起来,吓得诸葛小大夫立刻丢了笔,走到纪云开面前。

    “王妃,你还好吧?”诸葛小大夫忙给纪云开把脉,又喂了一颗解毒丹给她,可是纪云开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她仍旧痛得直喘粗气,甚至鼻子开始冒黑血。

    “王妃,你流血了。”诸葛小大夫的手颤了一下。

    “嗯,你记得记上,记上我的症状。”到这个地步,纪云开仍旧没有忘记提醒诸葛小大夫记上药性。

    这当然不是因为她认真负责了,有牺牲奉献精神,而是她真的不想再偿第二次了,特么的疼死她了。

    “我记住了,我记住了。”诸葛小大夫连连点头,使出吃奶的力气把纪云开扶了起来:“王妃,我扶你回房,你不能再试了。”

    “把它的根,喂到我嘴里。”她当知道她不能再试了,可长痛不如短痛,求让她一次痛死,她一点也不想再来一次。

    而且,都做不到这一步了,她说什么也要拼一下。

    为了自由!

    “王妃,你会没命的。”这株草一看就是极毒,王妃整株吃下去,真的很有可能没命了。

    “我死不了。”她的脸开始发烫了,她知道毒药涌到脸上去了。

    凤祁说的没错,她虽毁了容貌,可却也暂时拥有了毒不死的体质。

    不是百毒不侵,她仍旧会中毒,会痛,会有中毒后的反应,只是她不会死罢了。

    可是,凤祁也说了,她脸上的毒素要是不除,她早晚也会死,只是不知什么时候。

    “快喂,我不想再痛一次。”真的痛死她了,比当日割腕给萧九安喂血痛到了。

    “我,我……”诸葛小大夫的手在颤抖,拿着药草却喂不下去。

    这真的是喂毒,一个不好会死人的。

    “快点,我快撑不住了,我晕过去后,你记得让下我的症状。”纪云开痛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可还惦记着没有吃下去的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