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章150王爷,我信你一回!

    第150章 150王爷,我信你一回

    纪云开没有直接回答诸葛小大夫的话,而是将一张药方递给他:“你看看。”

    “咦,这不是王妃你给皇上解毒的药方吗?”这张药方他看过,他们找不到药引,而且就算找到了也没用,虽同为南疆的毒,可毒性不一样,这张药方根本无法用。

    “对,这是我给皇上写的药方,上面有一味很重要的药引是南疆的。”纪云开特意将月雾草圈了起来,可惜小大夫仍旧没有注意到,这会纪云开提起,他才发现:“月雾草是南疆的圣草,别说我们拿不到,就算拿到了,也不够三万人用。”

    皇上手上的那株月雾草,还是十几年前南疆进贡给先皇的,为了这株月雾草,天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月雾草是南疆的圣草不错,但南疆并不止有月雾草能解毒,我们可以用其他的南疆药草来代替月雾草,甚至可以全部用南疆的药草,来试着配制解药。”世间万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南疆的毒草也许只有南疆的药草能解。

    “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多南疆的药草呀。”这个法子他原先也想了,可是不敢提出来,他手上有一些南疆药草,可份量不多,而且大多他都不知道药性,根本无法用。

    “你不是有种子吗?有种子,我们就能有源源不绝的药材。”她从来没有问诸葛小大夫,那片药田里种的是什么,诸葛小大夫也从来没有说,可纪云开不是笨蛋,听到诸葛小大夫描述的药草生长习性,她就知道那些药草是什么了。

    “我手上的种子全部种下去了。”原本还有挺多了,可先前都被他种死了。

    诸葛小大夫默默的低下头,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那些是什么药草?它们的药性你知道吗?”那片药田并不多,那点药材拿来做实验都不够用,更不用说给三万大军用。

    诸葛小大夫摇了摇头,无力的道:“我得到这些种子,种过几回连芽都没有发过,我都不知那些种子能种出什么。”

    南疆人做事就是这么的随性,不仅毒随手抓,就是种子也乱丢,他根本分不清哪个是毒草,哪个是药草。

    “……”纪云开瞬间无语了。

    她觉得她亏了,她知道这事很麻烦,可却不知这么麻烦,诸葛小大夫连南疆的药草和毒草都分不清,这事要怎么整?

    难不成要她学神农偿百草?

    可要是吃到毒草,会没命的吧?

    不对,现在她就是想偿百草,都没有机会给她偿好不好,那些药草才长到手指大小,她根本没法下手。

    诸葛小大夫见纪云开不说话,总觉得自己做错事了,小心翼翼的问道:“王妃,我是不是做错什么?”

    “没有,我只是想事。”她在想,要不要冒险一试?

    凤佩对她很重要,她真得很需要这个药方,让萧九安帮她寻的凤佩。

    “王妃你不要担心,我们一定能配出解药的。”见纪云开心事重重,诸葛小大夫强扯出一抹笑,安慰道

    这个时候压力最大的就是他,可压力再大也没有用,当初一个多月,他配不出燕北王要的解药,现在短几天,他拿什么去配解药。

    “对,我们一定能配出解药。”纪云开看着诸葛小大夫干净的眸子,心中已有决断,可仍旧问了一句:“诸葛大夫,我能信任你吗?”

    “啊?”诸葛小大夫一懵,表示没能理解。

    “我能信任你吗?相信你不会出卖我,相信你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会站在我这一边?”纪云开重复了一遍,并且不怕麻烦的解释。

    “王,王妃你要做什么?”诸葛小大夫虽单纯,可他不傻,一听纪云开的话就知有大事要发生,而且还是只有他知道的大事。

    “我想试着用南疆的药草配解药,但这个过程会涉及到一些不能让人知道的事,你能替我保密吗?”纪云开相信诸葛小大夫会保密,但就是不知他会不会吓到。

    果然,诸葛小大夫想也不想就道:“当然,王妃放心,在配药的过程中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我都不会告诉别人。”

    他又不是多事的人,他知道王妃不容易,绝不会给王妃添麻烦。

    “好,我相信你一回,现在我们先去药田。”为了凤佩,她决定赌一把。

    赌自己的眼光,也赌人性。

    她相信她看人的眼光,也相信诸葛小大夫的品性,如果输了?

    如果输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就是一死,或者亡命,反正找不到凤佩,她也活不了。

    “去药田?”诸葛小大夫一脸不解,看到纪云开走了,这才反应过来,忙跟上。

    诸葛小大夫晚了纪云开几步,他一过去,就看到纪云开拿着铲子要挖药田里药草,诸葛小大夫忙上前阻止:“王妃,这些药草不能挖。”

    诸葛大夫差点吓得跪下来了,王爷说了,这些药草活,他活,这些药草死,他死。

    暗卫本欲出手,可看到诸葛小大夫阻止了,就没有现身。

    “我把它们挖到更适合种它们的地方。”纪云开这话说得很大声,明显她这话是说给暗处的人听的。

    “啊?更适合的地方?哪里?”诸葛小大夫一顿,不再阻拦。

    纪云开养花草的本事他已经见识过了,他要相信王妃才是。

    “药房,你相信我,我不会伤害它们,它们只会长得很好。”仍旧很大声,仍旧是说给暗处的人听的。

    “哦哦,那王妃你挖吧。”作为一个怎么也种不活南疆药草的人,在养南疆的药草方面,诸葛小大夫完全信任纪云开。

    纪云开说移走了能养的更好,诸葛小大夫就不再阻止,暗卫见状也继续保持沉默。

    他们又不会养药草,看王妃的样子应该是知道药田的重要性,想必是不会乱来的,不过这事还是要跟王爷说一声。

    暗卫悄悄的人同伴打了个手势,让人来接替他,而他则去见萧九安,将纪云开移走药草的事一一汇报。

    萧九安听罢,摆摆手道:“随她。”

    他的相信纪云开,相信纪云开有分寸,相信纪云开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而他既然选择相信纪云开,就不会干涉她的行为,别说她只是把药田移一个位置,就是把燕北王府拆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