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7章687过招,迷之自信!

    第687章 687过招,迷之自信

    禁军可以肯定,他们的行踪没有泄漏,也没有告诉燕北王府的人,他们去接燕北王和王妃回京城的事。

    一路上,应该说自他们赶到燕北王府的别庄,他们就让人盯紧了别庄中的每一个人,别庄上的人不可能有机会将消息传到京城。

    可是,在这么严密的监控下,燕北王府的还是收到了消息,且一早准备好了年礼,在这里等候燕北王回京,这是多么可怕?

    燕北王府的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通消息,可他们却半点不知,甚至到现在还不知,燕北王府的人是怎么把消息传回京城的。

    这事……一定要禀报给皇上知晓。

    禁军心里有事,也不敢为难燕北王府的人,见燕北王府的马车朝纪府走去,禁军小统领寻了一个理由就离开了。

    一分开,禁军小统领就加速往皇宫赶,求见皇上。

    没有让小统领久等,皇上躺在矮榻上,带伤召见他:“事情办的如何?”

    “回皇上的话……”小统领不敢隐瞒,将一路上发生的事,一一说给皇上听。

    当然,重点是燕北王府的人,提早在城门口等候的事。

    “卑职可以肯定,燕北王不曾下过令,也不曾见燕北王身边的人有动作,可燕北王府在京中的人,就是提前准备好了年礼,像是早退就知道燕北王要回京一般。”小统领紧张的直冒汗,怕皇上不高兴,更是连连保证他们这一路,绝没有出差错。

    “好了,朕相信你们。②⑤⑧鈡雯?”皇上被黎远刺了两剑,一剑在胸口,但因有太监挡了一下,并不深。

    真正给皇上造成了伤害的,是腹部那一剑,失血过多让皇上的脸色惨白,精力不济。

    皇上没有怪罪小统领,挥了挥手让小统领退下,苍白的脸上闪过一抹瘟怒:“萧九安,你这是给朕下马威吗?”

    除夕夜的突然到来,宴会上的强势,甚至在黎远刺杀他时,出手给黎远争取机会。

    萧九安,真当他这个皇帝是摆设吗?

    “来人。”皇上闭上眼,招来皇家暗探:“盯紧燕北王府,盯紧驻扎在城外的燕北大军。”

    虽说没有证据,但种种迹象足够让皇上断定,除夕夜帮助黎远与魔教教主逃走的人,必然是萧九安。

    可恨他当时受伤昏迷,无人主持大局,不然萧九安绝不可能那么轻易跑掉。

    “是。”皇家暗探悄声退下,没有一丝声响。

    一番折腾下来,皇上也累了,他没有回房,而是靠在矮棍上闭目养神……

    此时,赶尽赶慢还是错过了饭点的萧九安和纪云开,终于赶到了纪府。

    纪大人与纪夫人带着纪宁,顶着寒风,在门外亲迎,没有办法,萧九安虽是他们纪家的女婿,可人家是一品亲王,怠慢不得。

    “王爷,王妃……你们可算来了。”纪大人面上带笑,一脸欢喜地看向纪云开。

    对上纪大人脸上笑容的刹那,纪云开是崩溃的。

    她这位父亲真的是越来越会演戏了,要不是她清楚的知道,她这位父亲有多恶劣,有多讨厌她,她绝对也会被他欺骗,认为他真是一个慈爱的好父亲,在期待女儿的回来。

    “纪大人。”萧九安一脸高傲,浑身散发着低气压,下了马车后就不拿正眼瞧人,朝纪大人点了点头,看也不看一旁的纪夫人和纪宁,示意纪云开跟上,便朝纪府走去,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纪云开一向不待见纪夫人,萧九安不把纪夫人当回事,她自然不会拆萧九安的台,随同萧九安一起,从正文步入纪府。

    这是纪云开第二次走过纪家的正门,第一次是成亲,嫁给萧九安。

    这一次则是回来,萧九安陪她回来。细细想来,还是颇有意思。

    萧九安步入纪府后,完全占据主导地位,衬得站在一旁的纪大人就像是带路的小厮。

    步入正厅,萧九安连客气都没有,就在主位上坐下了,比纪大人这个主人还要像主人。

    纪云开垂眸,掩去眼中的笑意,在萧九安下首坐下。

    纪大人晚一步走进来,看到已经坐好的萧九安与纪云开,嘴角微抽。

    许是受萧九安一路释放的低气压影响,纪大人、纪夫人和纪宁步入正厅的动作都有些小心,像是被人欺压的小媳妇。

    果然,恶人自有恶人魔。

    看到低眉顺眼的纪大人和纪夫人,纪云开忍不住摇头。

    这两人不拿她当回事,哪怕是她成了燕北王妃,对她仍旧是指来呼去,想来是她对他们太好了。

    也许,她该学萧九安这样。

    纪大人并不敢坐主位,在另一侧下首坐下,小心翼翼地道:“王爷,你们一路赶来,想必还未用饭,我们先用饭?”

    为了等萧九安和纪云开回门,纪家上下到现在还没有用午膳,要说不饿那是骗人的。

    “不必。”萧九安高冷地拒绝,抬了抬手道:“本王与王妃是按规矩来送年礼的。”

    反之,要是没有这个规矩,他和纪云开绝对不会来。

    就纪家这种门第,要不是纪云开嫁给了他,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踏足。

    “王爷,这……新嫁娘在娘家吃饭也是规矩。”既然知道有这个规矩,怎么不见王爷你早点来?

    “规矩?饭点都过了,你们纪家是什么规矩?萧九安是什么人,连皇上都敢呛,纪大人居然敢跟他谈规矩。

    他萧九安愿意讲规矩的,规矩就有用;不愿意讲的时候,规矩就是一张废纸。

    “王爷这个时候才到,这午膳只能往后推了。”面对不断释放低气压的萧九安,要说不怕那是骗人的,但是……

    纪大人知道,燕北王很在意纪云开,从他在除夕夜上的表现,纪大人就知燕北王对纪云开动了情。

    这样的情况下,他这个父亲便是过分一些,燕北王看在纪云开的面子上,也不会对他怎样。

    而这也是皇上把他推出来,让他从燕北王身上下手的原因。

    对别人,燕北王不会手下留情,对他……

    燕北王却是不会下死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