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章149态度,王爷战斗力惊人!

    第149章 149态度,王爷战斗力惊人

    纪云开先前就参与了,研制克制南疆毒药的活,对三万大军所中的毒知之甚详,甚至对他们中的毒也很清楚。

    她和诸葛小大夫已经把毒药的成分找了出来,只是不知比例如何,是以只能配置抑制的药物,而找不到解药。

    南疆的毒药都是随手配的,他们不可能拿到原毒,也不可能知晓比例,想要解毒,就只像不停的去试。

    就像原主给皇上解毒一样,试各种的药,一样样去试,直到试出解药为止。

    不过,她没有原主那么多时间,虽然萧九安没有时间上的要求,可纪云开知道,这事越快解决越好。

    先不说三万人中毒人心不稳,就是这三万人每天要用的药材就是不一件容易后,早一些配出解药,萧九安也能早一天安心。

    “先前为了给皇上解毒,寻了南疆的月雾草为药引,是不是用南疆的草药做药引,效果更好呢?”万物相生相克,许多书中都有记载,在有毒的植物附近,定能找到克制它的解药。

    说定能有些夸张了,但确实是有迹可寻,大自然自有其规律,它孕育了有毒的植物,为了维持大自然的平衡,肯定也会为人类提供解毒的药物,只在于人类能不能找到了,什么时候找到罢了。

    纪云开觉得这是一个新思路,只是她对南疆的毒草、毒虫了解的不多,虽有原主的知识在,可许多事情只有记忆并不清晰,旁人提一句她可能知晓,可要熟练运用还需要一段时间。

    “罢了,明天和小大夫聊聊,小大夫比我更了解南疆的毒草。”寻到了新思路,纪云开心中的急迫淡了几分。

    事实上,这事她就是再急也没有用,要配解药就只能靠各种试,像是科学研究一样,试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直到幸运的试对了,就可以停下了。

    想了一个晚上,纪云开也累了,看着天色不早便睡了,准备第二天一大早去找诸葛小大夫。

    许是心里装着事,纪云开睡得并不踏实,天蒙蒙亮就醒了,这时候抱琴自然不可能来服侍。

    纪云开也不是缺了丫鬟就活不去的人,换好衣服后,准备出去打水梳洗,可一打开门她就愣住了。

    “我去……遭贼了?”看着满院蔫巴的花草,纪云开惊得把手中的铜盆给摔了。

    她是偷懒了,可也只有五天没有用异能温养,怎么这些花就一副快要死的样子?

    萧九安的杀伤力,真的有这么强?

    先前听小大夫说,她还觉得小大夫夸张,现在看来,小大夫还客气了。

    铜盆落地,哐当作响,把抱琴惊醒了,抱琴猛地起身,第一时间冲到纪云开面前。

    “王妃,发生什么事?”看到纪云开愣在院中,抱琴担心的上前。

    “我养的花草都死了。”做戏做全套,虽然心里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可作为一个无知的人,她必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啊?”抱琴还以为多大的事,结果就是花草死了而已。

    不对,这事不是什么而已的小事,王妃院子里的花草全蔫巴了,上百株花草,无一株幸免。

    王爷摧残花朵的力量越来越强了。

    “王妃,这些花草昨天还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今天全蔫巴了?是不是浇多了水?放多了养料?”迅速倒打一耙,抱琴有些心虚。

    纪云开心里明镜似的,可面上却是一副不解的样子:“不可能呀,都和平时一样,而且有些花草是不需要经常浇水的,我都好几天没有浇过水。”

    “那是不是太阳太大,所以花都蔫了?这几天太阳确实很大。”九月,秋老虎正猛的时候,晚上还好,白天真的能热死了。

    看抱琴辛苦的找了这么一个理由,纪云开也就顺势应下了:“估计是太阳太大了,我把它们搬房间去吧,免得又晒死了。”

    说话说,纪云开撩起袖子就要去搬花,抱琴连忙拦住:“王妃,这种事我来做就行了,怎么能让你动手。”

    这些花本来就是他们王爷弄死的,哪能让王妃动手呀。

    纪云开自然不会去抢:“那你小心些。”

    交待了一句,纪云开便“心情低落”的往外走,出门,看到缠在院门上的花朵完全枯死,纪云开嘴角微抽。

    萧九安的杀伤力真得太强了,她记得他昨天好像就只碰了一下,就一下呀……

    “这么厉害,怎么还会怕南疆的毒草呢?”就萧九安这能力,跟南疆打需要打吗?他直接往南疆种毒草的地方走一圈就好了。

    当然,纪云开也只敢想想,她可不敢去问萧九安。

    丢下抱琴一个人在院子里搬花,梳洗过后纪云开跑去找诸葛小大夫一起用早膳。

    天天一个人吃饭,时间久了会抑郁的,既然决定享受生活,她就不想委屈自己。

    诸葛小大夫这几天被南疆的毒折磨的欲仙欲死,经常一宵不睡的在配药,昨晚他又一宵未睡,纪云开一来就看到他精神萎靡的趴在桌上。

    纪云开摇了摇头,忍不住道:“又一夜未睡?”

    和诸葛小大夫比,她这个大夫真得很不尽职,不过她就算知道自己不尽职,也不会像诸葛小大夫一样拼命。

    她没有那么无私。

    “王妃你来了。”诸葛小大夫有气无力的打了个招呼,纪云开也不在意,和诸葛小大夫相处久了,就会知道这人就是一个天然呆,除了医学外,其他事都是懵里懵懂的。

    “有进展吗?”纪云开在他对面坐下,并没有劝说他不要通宵,不要这么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她没有追求,却不能阻止别人追求更高的境界。

    “又知道了六十九种药方无用,可以少走一点弯路了。”这就是诸葛小大夫,在他眼中失败也是一种成功,而无疑这就是研究人员该有的心态,纪云开很佩服他,年纪轻轻却能不骄不躁,脚踏实地。

    “挺好的,昨天王爷来找我了,让我一定要找出解药,我昨晚想了许久,想了一个新的思路。”测试药方是一件很痛苦的事,而新思路就表示要重新开始,他们要重新一味药一味药的试。

    这是一件极麻烦的事,工作量巨大,最后还不能保证成功。

    “什么思路?”诸葛小大夫眼前一亮,看他的样子,就知他半点不怕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