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8章148成交,王爷太恶劣!

    第148章 148成交,王爷太恶劣

    纪云开很清楚,萧九安跟她谈交易,那是给足了她面子,不然萧九安拿出火灵芝的事,她根本没有立场说不。

    毕竟当初她自己亲口说了,只要萧九安帮她拿到火灵芝,她就什么都听萧九安。

    虽然萧九安并没有直接把火灵芝给她,事后也没有提起火灵芝的事,可萧九安不说,并不表示她能装傻。

    纪云开已要想好了,不管萧九安提出来的交易多么不公平,她都会应下。

    可不想,萧九安这次提出来的交易,会这么让她心动。

    “王爷,你说的是真的?”纪云开眼前一亮,看着萧九安眼也不眨。

    别说萧九安满口应下,就是萧九安同意帮忙,她就满足了。

    “自然,本王没有必要骗你。”他没那个闲情雅致,花时间和精力去骗纪云开。

    最主要的是,他不需骗。

    “成交,我一定会尽力找出解药,但是药材我不负责。”她帮助诸葛小大夫一起配解药,萧九安帮她找凤佩,并许诺年前一定找到,这个交易很公平。

    至少对她来说很公平。

    “药材不需要你负责。”三万兵马要用的药材,纪云开怎么负得了责?

    他这人虽不近人情,不讲道理,可却不至于故意为难人,要纪云开去做她不可能做到的事。

    “王爷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有了动力,纪云开一改之前的懒散,整个人斗志高昂。

    凤佩的遗失就是悬在她头顶上的一把刀,她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皇上突然说要立后,要她把凤佩交出去。

    现在萧九安肯帮她找凤佩,哪怕是有条件的,她也满足了。

    毕竟她不是萧九安的谁,萧九安没有义务无条件的帮她,她也不是乞丐,她不需要萧九安的施舍,这样公平的交易,很好。

    如果以后萧九安也如此,她相信他们能合作的很愉快。

    “本王知道你会尽量,你无需重复。”在某些方面纪云开和他很像,他们都是实用、理智为上的人,他很清楚纪云开的软助在哪。

    “有什么需求,直接告诉王府的管事,他会给你安排。”留下这话,萧九安就走了,可走到门口,萧九安又顿住了,就在纪云开以为萧九安忘了什么大事时,就听到萧九安说:“以后,每隔一天送一盆花到本王的书房。”

    一天,那花应该不会死了吧?

    “送花?”为什么要她送?王府很缺银子吗?连个花匠也养不起吗?

    “怎么?有问题?”萧九安单手复在身后,神情冷冷的,让人说不出拒绝的话。

    “没有……”有问题她也不敢说:“王爷有特别喜欢,或者特别不喜欢的花吗?”

    “没有。”萧九安回答的干脆,可就在纪云开以为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差事时,就听到萧九安继续道:“不要颜色太多的、不要太红、太艳的、不要味道上太浓的、不要叶子太多了、不要没有叶子的……”

    一连甩出六七个不要,差点没把纪云开给说晕。

    这,真的是没有要求吗?

    这明明一堆要求好不好。

    许是知道自己说的要求太多,萧九安又补了一句:“你上次送的那盆很不错,但不要太单一。”他要是不提醒,纪云开这个懒散的女人,指不定就会一直只送一个品种。

    “我记住了。”纪云开忍着吐血的冲动,把萧九安的要求都记下了。

    “嗯,今天就开始送。”萧九安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到缠绕在院门上的小红花,轻轻碰了碰,然后就走了。

    他很期待,明天纪云开看到这些小花枯死时的表情。

    幼稚!

    纪云开看着萧九安的孩子气的动作,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鄙视完萧九安,纪云开转身去帮他挑花。

    自打想明白她就是她,不需要背负着原主的一切过活后,纪云开就一直活得很明白,她没有不切实际的要求,也没有不切实际的仇恨,她只想在羽翼未丰之际,在燕北王府过几年安生的日子。

    而要想在燕北王府平安度日,抱紧大老板的腿很重要,她虽不必要去讨好萧九安,但轻易绝不会忤逆他。

    别说萧九安只是要一盆小小的盆栽,就是要把她院子里的花草全部搬走,她也没有异议。

    纪云开挑了一株长得极精神的金钱叶,将其移栽到花盆里,稍稍用一点异能温养,便把它交给管事,让他拿去给萧九安。

    管事听到这是王爷要的盆栽,有片刻的呆怔,随即小心翼翼的捧着盆栽,严肃的道:“我这就给王爷送去。”王爷这是不信邪,还要继续辣手催花吗?

    幸亏花草无灵,不然铁定会哭死。

    管事一路小心的将盆栽捧到萧九安的书房:“王爷,王妃说这是您要的花。”

    “放桌上。”萧九安看了一眼,指了书桌上的一个空位。

    管事仔细放好,又细心的调整了一个位置,这才退下。

    管事走后,萧九安放下手中未看完的公文,将盆栽往自己的方向挪了挪,手指随意的拨弄着它的味子:“纪云开养出来的花草,果然不一样。”

    具体哪里不一样萧九安也说不出来,但绝不仅仅是长得更好、更精神的不一样,那种不一样是来自内在的,只是一种感觉。

    “身上藏着这么多秘密,脑子又不笨,也看不出你对皇上有情,怎么就会傻的拿命去救皇上?”越是了解纪云开,萧九安越发不能理解纪云开的行为。

    “就算是要藏拙,也太过了。”纪云开和他查到的那个纪云开差太多了,要不是长得一模一样,他都怀疑纪云开被人调包了。

    差太多了!

    而这样的一个女人全身都是秘密的女人,你叫他怎么信任?

    “罢了,管你是谁,看在你还有几分本事的份上,只要安分守已,本王也不会为难你。”随意弹了一下叶子,萧九安随意将盆栽移开,继续未完的工作。

    他虽让纪云开每隔一天送一盆花草,可他并不喜欢花花草草,不,应该说他没有喜欢的东西。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能有喜欢的人与事,更不能沉浸于某人或某事中,他必须永远保持冷静理智,只有这样,才是一个合格的继承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