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83章683煮茶,王爷别扭了!

    第683章 683煮茶,王爷别扭了

    英明睿智、狂妄霸道、高傲不羁的燕北王萧九安,今早一起来就一副别扭的样子,傲娇得不行,和昨晚的慵懒粘人判若两人。

    一起床画风就变,纪云开万分不解,心里隐有几分不舒服,犹豫半晌还是问了一句,然萧九安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冷冷地说了一句:“昨晚,还有今早的事是意外,你最好全部忘记。”

    “呃……”纪云开傻了一下,眨巴着大眼看着萧九安,完全没弄明白萧九安是什么意思,直到……

    萧九安被她看到耳尖泛红,高冷的别过脸,纪云开才恍然大悟。

    王爷这是不好意思,别扭了。

    “哈哈哈……”纪云开很不厚道的笑了,无视萧九安的越来越阴沉的脸,越笑越欢。

    “纪云开,你够了。”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幕幕,萧九安本就恼怒,现在被纪云开一笑,他更是恼了。

    昨晚,他昨晚一定是烧坏脑子,不清醒。

    对的,他肯定是不清醒,清醒状态下的他,怎么可能做出那样的蠢事,简直是太蠢了。

    还有先前在床上,他肯定还是在发烧,要不然他怎么会蠢的说那么多没用的话,显得他好像多可怜似的。

    先前那个装傻、卖可怜的人,绝对不是他,他绝不承认。

    “哈……我,不,不笑,我不笑了。”纪云开捂着肚子,笑岔气了,“好疼,我笑的肚子好疼。”

    “蠢死了。”萧九安没好气的哼一声,见纪云开半天都没有直起腰,最终还是僵着身子蹲了下来,在纪云开背上轻拍了数下,冷着脸道:“很好笑吗?”

    居然当着他的面笑他,纪云开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不,不好笑,我就是……大过年的,乐呵一下。”纪云开本来都止住了笑,听到萧九安像是赌气的口吻,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一笑萧九安彻底脸黑了,丢下纪云开就往外走:“笑死你算了。”

    “王爷,大过年,不许说死。”纪云开笑的差不多,乐呵呵的回了一句,但是……

    萧九安却不搭理她,径直往外走。

    之后,他们两人就骑马出城了,一路上萧九安都板着一张脸,一句话都没有说,纪云开看萧九安一副严肃的样子,也不敢乱撩他,免得他别扭了。

    两人就这么一路无语,直到来到庄子上,纪云开主动说了半天的话,萧九安才渐渐的回她两句。

    不过,每一句话的字数都十分少,高冷的不要不要的,对此纪云开除了觉得好笑外,还是觉得好笑,但她现在不敢笑出来,只能强憋着。

    萧九安高冷的拒绝了,纪云开帮他解开披风的提议,直到回到房间,才自己将披风解下。

    回到房内,两人稍作梳洗,萧九安就把纪云开带了出去。纪云开也没有问去哪,只跟着萧九安。

    两人一路来到庄子上最高的那处亭子,亭子里早就清理干净了,风口处摆上了屏风,两旁摆上了火盆,桌上还有几叠糕点和煮茶的工具。

    萧九安在一侧坐下,纪云开不明所以,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也在萧九安对面坐了下去。

    此处位于庄子最高处,风景很是不错,又有屏风挡风,火盆取暖,坐下来倒也不冷。

    “这地方不错,王爷有心了。”大冷的天,还能坐在户外看景,可见王爷费了不少的心思,纪云开自然不吝赞道。

    然,萧九安却没有理她,依旧冷着一张脸。又一次碰了一颗硬钉子,纪云开却生不起气来,只觉得想笑。

    萧九安到底知不知道,他今天别扭的表现,和昨我粘着她的无赖样,真的没有什么区别。

    至少在纪云开看来,本质上是一样的。

    不过,看到萧九安一脸“本王很生气”的样子,纪云开聪明的选择没有开口,只默默地取了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实话,她还真有点饿。

    每种糕点各吃了一块后,纪云开正准备吃下一轮,萧九安就从脚边拎出一个坛子,放在桌上:“可会煮茶?”

    “煮茶?会,但不熟练。”原主不会,她……也不会。不过,她看过相关的书籍,凭她的记忆要复制书上的步骤不是难事。

    “煮。”萧九安指着一旁的茶具,说道。

    “好。”萧九安别扭了大半天,主动开口,纪云开自然要给面子,虽然不甚熟练,但还是听话的摆弄起桌上的茶具。

    纪云开动作不熟练,但胜在记忆好,再加上她也没有刻意追求技巧,虽是第一次煮茶,但还算成功。

    第一泡茶倒了,纪云开端起煮好的第二泡茶,递到萧九安面前:“王爷,请……”

    萧九安没有立刻接过,而是看了纪云开一眼,又看了桌上的那坛水一眼,沉默的接过,一饮而尽。

    纪云开被萧九安看得毛毛的,见萧九安喝完,又给他续了一杯,但萧九安却没有喝,而是让她自己喝,不必管他。

    “好。”纪云开没有拒绝,端起茶杯,闻了闻茶香,小口小口的喝着。

    她不懂茶,也不擅长品茶,只懂最基本的,而这些也是从书上学来的。

    “如何?”见纪云开小口小口饮尽,高冷的萧九安问了一句,幽深的眸子和往常一样平静,语气也寻常,但是……

    纪云开却莫名的觉得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可她想了一下,却想不出有什么问题。

    出于对自己直觉的信任,纪云开放下茶杯,小心翼翼地道:“挺好的,色香味俱全,茶好,水也好。”

    不管如何,全夸了总是好的。

    “是吗?茶好在哪里?水好在哪里?”萧九安的面色仍旧如常,口吻也不曾变,就好像随意的一味。

    一时间,纪云开也拿不准萧九安这是什么意思。想不明白,纪云开也懒得去想,随口将背过的书说了两句,意图蒙混过关。

    但是……

    萧九安却不放过她,又一次问道:“你就不觉得,这水有什么不同吗?”

    这个蠢女人,他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这个女人还不明白,他就掐死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