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7章677无赖,继续秀!

    第677章 677无赖,继续秀

    马车走的很慢,可再慢也有到尽头的时候,溜溜哒哒的在街上走了一个时辰,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王爷,到了。”车夫知道王爷身上有伤,直接将马车驶进院子。

    这地方虽是皇上安排的,但纪云开住进来了,这地方早就被燕北王府的人守的如同铁桶,外面他们管不着,可里面却是没有一处不妥贴,皇上想往里面伸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终于到了。”马车一停,魔教教主就飞快地跳了下来,那样子好像屁股下有钉子一样。

    比他稍慢一步的是黎远,黎远甚至不顾身上的伤,直接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站得远远的,一刻也不想多呆,一步也不想靠近。

    亲卫一个个面露疑惑,却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只默默地站在一旁,等萧九安和纪云开下来。

    然,等了许久也不见两人下人,亲卫面露担忧,正犹豫要不要上前把人叫下来,黎远就先一步拉住他们,极其不自在的道:“你们不要管了,最好都散了。”

    看在这群亲卫还算靠谱的份上,他就帮这群亲卫一回,免得这群人撞枪口。

    “王爷他……”亲卫担忧的开口,然还不等他说完,就被黎远给打断了:“你们家王爷暖香惜玉在怀,好着呢,哪里需要你们担心。”

    “呃……”亲卫一僵,看了一眼黎远,又看了一眼魔教教主,秒懂了。

    “大家都散了吧。”亲卫摸了摸鼻子,尴尬的开口。

    他终于明白,为何大家都一副不自在的样子,想必……皇家暗探吓得不轻吧?

    马车外的人贴心的散开,而马车内纪云开还在努力,试图唤醒萧九安,可是……

    你真的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吗?

    任凭纪云开本事再大,也没能力把正在努力装睡的萧九安的叫醒,万般的奈的纪云开只能叹气,默默地坐在马车里,看着萧九安祼露的上半身发呆。

    她真的,真的不知道萧九安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这一路慢车走得极慢,摇摇晃晃的确实叫人昏昏欲睡,但是……

    她就不信了,凭借萧九安的警觉,他能在这种情况下睡熟?

    就算萧九安睡死了,现在马车都停了,她都唤了十几句了,萧九安还能醒不过来?

    要不是怕萧九安在属下面前丢脸,要在人前维护萧九安的形象,她铁定一把推开萧九安走了。

    好吧,她承认她还有一点舍不得,这个男人……难得“睡”得安详,难得愿意装睡,她忍不住想要纵容。

    明明这个男人高高在上,明明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缺,但她就觉得这个男人挺可怜的,让她不由自主的心软,纵容他。

    于是,在纪云开有意无意的纵容下,萧九安抱着纪云开继续装睡,完全没有起来的意思。直到纪云开发现他祼露在外的肌肤,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体温也在上升,这才猛地将人叫醒:“王爷,你发烧了。”

    “嗯。”回答纪云开的是萧九安嘶哑闷沉的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显然此刻的萧九安不舒服极了。

    但是,这并不是萧九安趴在纪云开身上,不肯起来的原因,他纯粹就是单纯的不愿起来,如此而已。

    “该死……我就不该纵着你。”纪云开用力将萧九安扯起来,萧九安也听话,像是无尾熊一样,除了抱着纪云开的腰不松手外,任由纪云开“摆布”。

    看着萧九安泛红的面容,纪云开暗道不好,拍了拍萧九安的手:“王爷,你快松手,你发烧了,我叫人扶你下去。”

    “不用,本王自己行。”萧九安知道自己的身体很不舒服,脑子沉沉的,但还有意识,人也是清醒的。

    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清楚的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自然也清楚要怎么做,才能让纪云开愧疚担心。

    他这人,从来都是为达目标不择手段,如果示弱与装病,能让纪云开放下心中的戒备,他会毫不犹豫这么做。

    “你都烧成这样了,行什么行。”纪云开真的吓坏了,先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烧了起来。

    这是人一放松,病就找上门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似乎也能说得通。不过,在纪云开看来,应该还和萧九安脱下衣服,死活不肯穿上有关。

    这大冷的天,萧九安一路奔波,又受了伤,寒风一入体,可不就让病毒有了可趁之机。

    这男人真叫人不省心,那么英勇冷静的一个人,怎么这会就像是耍赖的小孩了一样了,真正是头痛死了。

    “本王无事,替本王把衣服穿好。”为了证明自己“很好”,还是“英勇伟岸”的燕北王,萧九安恋恋不舍地松开纪云开的手,老老实实的坐了起来。

    他真的没事,纪云开是关心则乱,不过他是不会告诉纪云开的。当然,他相信有这么多铺垫在,就算他说了纪云开也不会相信。

    “好好好,你没事,乖,把手抬起来。”生病的人和醉汉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没有办法沟通的,纪云开放弃与萧九安讲理。

    “本王说了,本王没事,本王好着呢。”萧九安一脸严肃,端坐在马车里,看上去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提前是,忽略掉他语气中的得意与傲娇。

    “知道你好着呢,我们穿好衣服,回去休息。”纪云开很清楚病人有多么麻烦,尤其是像萧九安这种从来不生病的人,生起病来更难缠。

    纪云开没有跟萧九安顶着来,顺从的附和萧九安的话,如萧九安所愿,为他穿上衣服。

    萧九安虽然烧得厉害,脑子也不像平日那般冷静,但他此刻还是清醒的,他十分配合的张开双臂,任由纪云开给他穿衣服,一双眼睛亮晶晶,眼也不眨地看着纪云开。

    许是因为发烧,许是因为高兴,萧九安的眼神不像往日那般冷清,而是透着一丝迷蒙,像是喝的微醉一般,勾的人心痒痒的……

    对上萧九安深沉而迷蒙的双眼,纪云开只觉得会心一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