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6章676惊吓,毫无下限的萧九安!

    第676章 676惊吓,毫无下限的萧九安

    皇家暗探很快就走了,速度之快,就好像后面有野兽在追他们一样。㈡㈤㈧中文网

    燕北王府的亲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危机解除了,他们还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走吧。”虽然很想知道马车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亲卫并不敢多问,无事人一样吩咐车夫离开。

    车夫扬起马鞭,驱使马车缓缓前行,速度和先前一样不急不缓,甚至比先前还要稍慢一点。

    马车内,确定皇家暗探离开后,贴挂在车顶上的黎远和魔教教主轻声跃了下来,在马车一旁站稳。

    “多谢王爷。”这一次,高冷如魔教教主也主动开口,给萧九安道谢。

    为了帮他们躲过皇家暗探的追查,燕北王牺牲实在太大了,他们真的没有想到,燕北王会为了他们而自毁形象。

    要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嗯。”萧九安轻轻应了一声,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整个人仍旧蜷在纪云开的怀里,完全没有动身的意思。

    黎远和魔教教主见萧九安一副不愿多说的样子,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在马车的另一侧坐下,扭头去看马车上的装饰,看的十分认真……

    反正,就是不去看萧九安与纪云开。

    两人刻意避开的动作让纪云开有那么点尴尬,见萧九安没有起身的意思,纪云开只得主动开口:“王爷,起来吧。”

    “本王受伤了。”回答纪云开的,是萧九安加重力道,将纪云开抱得更紧。

    他背上的伤是真的,不过……要不是皇家暗探出现,他都快忘了。

    背上的伤看着吓人,实则就是皮肉伤,是他去玉峰山取水时不小心刮伤的,伤口面积很大,也流了不少血,但好起来也快。

    “所以,你坐起来呀,我给你清理伤口。”那么大一块伤口纪云开当然看到了。

    天知道,她看到的刹那有多生气,有多愤怒。

    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也不爱惜自己,背上那么大一块伤口,他不包扎就算了,连清理上药也不做,他到底想做什么?

    想寻死吗?

    幸亏现在天气冷,伤口虽然恶化了,但没有化脓腐烂,要是天气热,萧九安这伤肯定会更严重,甚至有可能致命。

    “动不了了,你就这么上药吧。”许是脸埋在纪云开的小腹处,萧九安的声音听起来瓮声瓮气,像是在撒娇一样,完全不复平日的冷静与高傲。

    “唔……”黎远和魔教教主可以别开脸,不去看粘成一团和萧九安和纪云开,但却无法阻止声音传入耳朵里。

    见他们心中、眼中英明神武的燕北王,像个小孩子一样抱着纪云开撒娇,两人实在忍不住想笑,可又不得不忍,万一笑出来,燕北王恼羞成怒,把他们赶下车怎么办?

    一时间,两人忍的分外辛苦,一张脸憋的通红。

    萧九安却全然不在意,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抱着纪云开,赖在纪云开身上不动了。

    此刻,纪云开全副注意力都放在萧九安身上,也没空去管黎远和魔教教主,更顾不得尴尬,一心劝说萧九安坐起来,好让她上药,但是……

    萧九安就是不配合,甚至不要脸的道:“本王累了,动不了。”

    这话一半真一半假,纪云开知道萧九安是真累了,但累的动不了就夸张了。

    “咳咳……”黎远和魔教教主终于忍不住,憋太久的二人直接咳了出来。

    燕北王会累?

    这谎撒的一点也不走心,两人半点不信。

    纪云开脸色一红,不好意思地道:“还不快起来,让人看笑话了。”

    萧九安脸皮厚不在意,她脸皮薄,她在意行不行?

    萧九安这样子,真的是太无赖了,这哪里还有半点燕北王的样子。

    “本王是人自然会累,有什么好笑话的?”萧九安不以为意,懒懒地道。

    软香惜玉在怀,他为什么要起身?

    他又不傻?

    至于当着黎远和魔教教主的面说累?

    想来,两人就是亲耳听到,亲眼见到也是不信的。

    “王爷脸皮之厚,老夫甚是佩服。”黎远还算厚道没有开口,魔教教主就忍不住刺了萧九安一句,为了不让萧九安报复回来,魔教教主飞快地道:“想来皇家暗探不会再来了,我去马车外坐着。”

    他真的是一刻也不想呆在马车里,看这对不要脸的男女秀恩爱。

    这对不要脸的臭男女脸皮之厚,真的让他叹为观止。先前在宫里秀恩就算了,那是做给外人看,现在呢?

    故意挤兑他和黎远吗?

    不给萧九安多言的机会,魔教教主飞快的脱下身上的夜行服,穿着毫不起眼灰扑扑的长衫,钻出马车,老老实实的坐在车夫旁,蜷缩着身子,远远看去和车夫没有什么两样。

    要换作以前,魔教教主绝不会这么委屈自己,但是……

    看到萧九安毫无下限的作为后,魔教教主突然发现,先前所谓的坚持,所谓高高在上的姿态着实是可笑。

    连高傲如燕北王都能放下身段,他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于是,说服了自己的魔教教主,毫无心理障碍的坐在车夫旁,跟车夫学起赶车来。

    坐在马车里的黎远,此刻无比憎恨自己的听力太好了,马车空间太小。

    不仅能把魔教教主和车夫的对话听的清清楚楚,连燕北王与纪云开之间的小声呢喃,他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马车里面,真不是人呆的地方。燕北王和王妃旁若无人的秀恩爱,真的叫人无法忍受。

    要不是身上有伤,要不是两个人都出去目标太明显,黎远宁可和魔教教主一样,坐在马车外,向车夫讨教赶车的本事,也不想坐在马车里。

    这马车里面真的是煎熬了,每每都在刷新他对燕北王的认识,甚至他都开始怀疑,他真的认识燕北王吗?

    这个抱着一个女不撒手,各种装“娇弱”、 装“虚弱”、装“重伤”的男人,真是他认识的燕北王吗?

    听到燕北王越来越不脸的说辞,看到燕北王死死缠着纪云开不放,黎远有一种自插双目,堵住耳朵,什么也不看,什么也不听的冲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