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5章675王爷,你牺牲太大了!

    第675章 675王爷,你牺牲太大了

    萧九安比纪云开高出不止一个头,即使是坐着也比纪云开高出许多,抱着纪云开还好。即要抱着她,又将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姿势别扭不说还难受,但是……

    萧九安却甘之如饴,没有一丝埋怨,不仅委屈自己蜷起来,将头靠在纪云开的肩膀上,抱着纪云开的手也没有松。

    两人这就么相拥而坐,旁若无人,好的像是一个人一样,叫马车内的黎远与魔教教主莫名的不自在。

    总觉得,他们是多余的。

    黎远上药的手一顿,突然就觉得上不下去了。这时候似乎发生任何一点声响,都是罪过。

    黎远默默地看了萧九安与纪云开一眼,又转头看向魔教教主。

    正好,两人视线相对,各自眼中闪过一抹无奈,又默契地移开眼,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

    两人的小动作纪云开发现不了,却逃不过萧九安的眼睛,见两人还算聪明,萧九安满意地合上双眸,没有辜负纪云开的好意,枕着她的肩膀休息,虽然……

    这个姿势真的很别扭,别扭到不适合休息,但他仍舍不得放手。

    马车一下一下往前走,静寂的黑夜里,除了马车轱辘前行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直到……

    皇家暗探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王爷,我们一路追查黎远的踪迹,发现黎远朝这个方向走了,还请王爷行个方便,让我们检查一下。”

    皇家暗探说的客气,但动作却一点也不客气,挡在马车前,大有萧九安不让他们检查,就走不了的架势。

    “检查,你们想要怎么检查?”都不需要萧九安开口,亲卫便上前与皇家暗探交涉。

    “请王爷下马车,容我们检查。”他们隐约闻到了血腥味,且是从马车里内传来的,虽然很淡,还被若有似无的花香遮住了,但他们仍旧闻到了,并且可以确定。

    “请我们王爷下马车,你们配吗?”萧九安为人狂妄,他的亲兵自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听到皇家暗探的话,亲兵毫不客气的反讽。

    皇家暗探一默,片刻后道:“此事特殊,还请燕北王配合。”

    如果是旁人敢不配合,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干翻,但对上燕北王他们不敢,也……干不翻。

    燕北王身边的亲兵他们不惧,但他们没有自信能打得过燕北王。

    “配合?配合什么?这是我们王爷的车驾,你们不会愚蠢的以为,黎远敢混在马车里吧?他凭什么?凭他的武功吗?他能打得过我们王爷吗?”亲兵嘴皮子十分利索,一翻话说下来叫人知如何反驳。

    “还请王爷让我们检查一下。”皇家暗探说不过亲卫,索性不吭声,只咬着这事不放。

    “这里没有什么刺客,你们有时间在这里浪费,不如去找刺客的踪迹。”亲卫很清楚黎远就在马车上,自然不会同意。

    “我们只看一眼,没有……我们立刻离开。”他们一路追来,追到燕北王的马车,就把人给追丢了,要说人不在马车里,他们都不信。

    这一路,除了燕北王的马车,并没有别的地方能藏下两个大活人。

    “再不走开,就别怪我们出手了。”亲卫也懒得与皇家暗探罗嗦,直接拔出刀指向皇家暗探。

    王爷回京了,他们还需要怕谁?

    皇家暗探不想与萧九安动手,但并表示他们怕萧九安的亲兵,见亲兵拿出刀,皇家暗探也不客气:“如此,那就得罪了!”

    然,不等他们真正开刀,马车内的萧九安就开口了:“让他们查。”

    亲卫一怔,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也没有说话,默默地收起刀,后退一步。

    皇家暗探暗暗松了口气,却不敢直接冲上去,领头的人上前一步,客气地抱拳行礼:“王爷,得罪了。”

    说完此话,见萧九安没有任何不满,这才上前打开车门……

    这一看,皇家暗探就傻住了,甚至不敢多看一眼,说了一句“打扰了”,就匆匆将车门关上了,退的远远的,头也埋的低低的,根本不敢多看。

    怎么了?

    马车外,不仅其他的暗探不解,就是萧九安的亲兵也不解。

    黎远和魔教教主躲在马车里,这一点他们很清楚,王爷敢叫皇家暗探查,肯定是把人藏好了。

    可是,看皇家暗探的表情,好像见了鬼一样,他到底看到了什么?马车里到底有什么?

    亲兵面露疑惑,但这时却没有人敢多问,皇家暗探也不想多说,说了一句“打扰了”,便带着人匆匆离开。

    对皇家暗探来说,他刚看到的那一幕,还真就是见鬼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想象不到,在人前冷硬狂妄,威严霸道的燕北王,在燕北王妃面前却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马车内,萧九安脱了上衣,裸露出上半身,露出精瘦有力的胸膛。他的脑袋则枕在纪云开的有肩膀上,双手搂着纪云开的腰,头埋在纪云开的小腹处,露出背后血淋淋的伤口……

    皇家暗探当然不是被萧九安的裸露的上半身,和背后的伤吓到了,他是被萧九安蜷缩在纪云开怀里的姿势吓到了。

    燕北王那么英勇帅气的一个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才能将自己蜷成一团,缩在马车里,缩在燕北王妃的怀里?

    那一瞬间,皇家暗探受到的惊吓是巨大的,他整个人都懵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燕北王会有这样的一面,还这么走运的被他看到了。

    皇家暗探看到一幕,第一反应就是坏了,燕北王不会杀我灭口吧?

    那一瞬间,皇家暗探整个人忘了反应,手比脑子反应更快,先一步把车门关上。

    他相信,要让其他人,尤其是燕北王的亲卫,看到燕北王这么不英武的一幕,燕北王肯定会杀了她。

    这一幕的冲击力太大了,完全颠覆了他原有的认知,也颠覆了他对燕北王的印象。

    他想,他以后恐怕再也无法直接面对燕北王。

    他永远都不忘不了,燕北王像一只乖巧的、讨好主人的猫腻一样,搂着燕北王妃的腰,缩在燕北王妃怀里的画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