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3章673推诿,他的云开!

    第673章 673推诿,他的云开

    黎远此时大受刺激,战斗力惊人,除了皇家暗探,根本没有敢近他的身;魔教教主一直稳打稳扎,保存实力,哪怕是这个时候,他仍旧游刃有余。

    两人联手,要突破重重包围取皇上的命有难度,但要跑的话却不是难事。

    黎远一决定离开,魔教教主就配合他,很快两人就寻到了一个机会,虚晃一招后,两人凌空离去,留下一片狼藉。

    “追!”皇家暗探晚了一步,紧随二人追了过去,侍卫也不甘示弱跟了上去。

    皇上要黎远的命,不管他们能不能追上,总归是先追了再说,把态度拿出来,不能叫皇上认为他们即无能又不听话。

    皇家暗探和侍卫一离开,殿内的混乱就平息了下来,只是……

    皇上受伤,晕了过去,被侍卫抬到偏殿去医伤了去了。皇上的贴身太监救驾死了,纪贵妃……一早就吓晕了这去。偌大的皇宫,居然没有人主持大局了。

    侍卫没有办法,只得找几位宗室王爷,请他们出来主持大局。却不想,宗室的几位王爷纷纷以受了惊吓为由,你推我让,愣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出来稳定大局。

    今儿个这事,一个不好就要吃挂落,且皇上生死不知,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冒这个头。

    万一,皇上要是死了,他们就是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一家老小都要陪皇上去死。

    就算皇上没事,他们也讨不到好,要叫皇上认为他们贪恋权势,心存不轨,他们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没有办法,宗室就是这么可悲的存在,他们贵为皇亲贵族,祖宗也是皇上,曾也是皇子皇孙,有一争大宝的希望,但是……

    他们现在是臣,只能是臣,得安安分分的做臣子该做的事,皇上不想他们插手朝政,不许他们往宫里伸手,他们就绝不能做让皇上忌惮。

    宗室的人不肯出面挑大梁,你推我让之际,居然把燕北王给推了出来。

    燕北王虽是异姓王,但权势地位都有了,这个时候他出来主持大局也没有什么不对,文武百官对此也没有意见,但是……

    燕北王不乐意。

    “本王一路舟车劳顿,刚刚与黎远一战,被黎远打伤,急需回府疗伤,本王先走一步了。”萧九安十分给面子的寻了个理由,不等众人多言,便拉着纪云开转身朝殿外走去,一步也没有停。

    “燕北王就这么走了?”众人都愣住了,这个时候他们谁敢出宫?也就是燕北王我行我素,完全不管暗地里的规矩。

    皇上受伤,生死不知,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出宫的,可有谁敢拦燕北王?

    没有人敢拦,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出宫,看着他将众人丢在脑后。

    “时辰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萧九安一走,凤祁就紧跟着站了起来,对众人说了一句,翩然离去。

    这皇宫,除非必要,他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呆。

    “凤祁公子,现在不能出宫。”有人喊了一句,但凤祁充耳不闻,淡定自若的走了出去。

    “皇上乃是真龙天子,不会有事,我们留在这里也没有必要,反倒给宫里的人添乱,我也先走一步了。”凤祁走后,祁家主也站了出来,跟随凤祁一道离开,用行动表明他支持凤祁。

    “皇上并没有伤及要害,很快就会醒来,当务之急是捉拿刺客,我这就出宫去追刺杀。”继凤祁和祁家主离开后,楚昊也站了出来,不过他寻了一个极好理由,叫人无法说不。

    有人开了先河,便不可能再管得住其他人。宫里乱成一团,大殿满是死尸与血腥味,谁也不想再呆在宫里,见大家一个接一个离去,也纷纷找理由想要出宫。

    最初,宗室几位王爷不同意,直到太医来报说王爷醒来,几位王爷才让众人出宫。

    此时宫里乱成一团,这么多呆在宫里也不安全,出去了也好。

    有了这话,众人一个接一个出宫,生怕晚了一步出不去,惹上麻烦 。

    随着参加宫宴的人一一离去,天启今年的宫宴也算是结束了,只是没能如皇上的愿圆满结束。

    萧九安和纪云开是第一个离开皇宫的,两人坐在马车上,任由马车在黑夜中缓缓前行,完全没有催促的意思。

    马车上,萧九安和纪云开各坐一侧,纪云开的脸上还系着那块沾了汗渍,带血的手帕。

    两人中间隔着一张茶几,透着一股疏离的气息,半天也没有人开口说话,也不像在殿前那般恩爱。

    不知过了多久,纪云开轻轻叹了口气,主动开口道:“王爷,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燕北的事结束了吗?”

    先前只顾着高兴,纪云开到现在才发现萧九安憔悴了许多。

    许是没有休息好,萧九安的的黑眼圈很严重,胡茬都冒了出来,也不知多少天没有刮过,看上去生生老了十岁不止,完全不复平日尊贵,像是个落魄的大叔。

    但是……没由来的,这样的萧九安却叫纪云开觉得欢喜。在纪云开眼中,此刻落魄大叔样的萧九安,比他以往干净整洁的样子顺眼多了。

    “嗯,北辰退兵了。”萧九安双眸微闭,轻轻应了一声,声音也不像在殿中那般清冷,而是透着一丝疲惫与嘶哑。

    日夜不停的赶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纪云开不是外人,在纪云开面前他不需要再伪装,也不需要逞强,他累了便是累了,倦了便是倦了。

    萧九安毫不在意的,在纪云开面前展示最真实的自己。

    “那你这个时候赶回来,不会有事吧?”纪云开注意到了,心里隐有几分担忧与心疼,有一种将中间的茶几撤掉,好让萧九安靠着她休息一会的冲动。

    但冲动终归只是冲动,纪云开并没有这么做。

    “安心,本王自有盘算。”丢下燕北的烂摊子跑回来,自然会有不少麻烦,甚至他的人可能无法将皇上和十庆的人全部清干净,但是……

    这些和见到纪云开相比,都不重要。

    他很庆幸他赶了回来,不然他都不知道,在他不在京城的时候,京中这些人是这样欺负他的云开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