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2章672人情,燕北王救驾!

    第672章 672人情,燕北王救驾

    萧九安从来不介意对皇上落井下石,为了让皇上的损失更大,萧九安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萧九安的身份注定他只能救驾,也必须是救驾。

    但是,和楚昊一样,救驾也是有区别的,救驾也分有心与无心。

    楚昊混在武将中救驾是凑人头数,萧九安这个时候出手救驾,完全是帮倒忙了。

    “黎远,胆敢刺杀皇上,你罪该万死。”萧九安出手前,特别多事的放了一句话,随着他的话音落下,萧九安抽手随身携带的长软剑,朝包围圈扣的黎远刺去……

    黎远被皇家暗探包围在中间,四面都是人,萧九安要对黎远出手,必先要破了皇家暗探的包围,将包围圈撕开一个口子,才能冲进去……

    皇家暗探对萧九安不是没有防备,但是萧九安从他们身后出手,且来势汹汹,他们根本无法防范,除非他们想死,不然他们只能给萧九安让路。

    且,皇家暗探也不会想到,萧九安此时出手,是为了帮黎远。

    是以,当皇家暗探感受到了身后的杀气,暗探们毫不犹豫的侧移一步,让出一条路,好让萧九安冲进包围圈。

    待到萧九安冲入包围圈后,皇家暗探又立刻收拢了,将萧九安和黎远团团围在中间。

    皇上看到这一幕,眼前一亮,顾不得腹部的伤,当即给暗探打了一个手势,让暗探将萧九安和黎远一锅端了。

    只要能杀死萧九安,皇上不介意给萧九安一个救驾而死的殊荣。wˇwˇw.㈡㈤㈧zw.cōm

    然,想法很美好,现实对皇上特别的残酷……

    萧九安冲入包围圈后,只用了一招,手上的剑便刺中了黎远的肩膀。

    “燕北王!”黎远一怔,不敢置信地看着萧九安。

    燕北王怎么会帮皇上,他明明恨皇上还来不及。

    “黎远,刺杀皇上是死罪,你去死吧!”一向不多话的萧九安,看着黎远又说了一句多余的话。

    黎远不明所以,等到他反应过来,就见萧九安手腕一动,剑从他的肩胛抽了出来,而他整个人也被带的朝萧九安身后的皇上扑去……

    黎远是何等聪明之人,瞬间就明白了萧九安的意思,当即配合的朝萧九安大吼:“燕北王,你个卑鄙小人,今天这一剑我黎远记下来,我绝不会放过你。”

    丢下一句狠话,黎远借着长软剑的力道,猛地一提气,跃过皇家暗探的包围,扑向皇上……

    “不好,快……快保护皇上。”侍卫和皇家暗探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惊慌的大喊,飞快地扑向皇上。

    可他们的动作快,黎远的动作更快,在侍卫和暗探涌上来前,黎远手中的剑,已先一步刺入皇上的腹部。

    “噗”的一声,尖刃没入腹部,皇上瞪大眼睛看着黎远。

    黎远没有一丝手软,抽出剑,欲再补一把,可就在这时皇家暗探与侍卫涌了过来,但是……

    有一个比他们更快一步,将黎远踢开了。

    “黎远,你该死。”萧九安不知何时跃了过来,一脚将黎远踢开。

    黎远被踢的撞在柱子上,将悬挂在柱子上的花灯撞得稀里花啦,人也狠狠地摔在地上。

    侍卫和救驾的武将见状,连忙提刀涌过去,他们刚一动就被抽身而退的魔教教主挡住了:“我虽然看不上黎远这人,但我这人一向讲信用,既然决定陪他进宫,就一定会带他出去。”

    魔教教主手持大刀,挡在黎远面前。

    黎远这一跤摔得很重,身上多处受伤,好半天才爬了起来。

    黎远抬手抹掉嘴角的血,他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看着魔教教主的背景,露出一抹苦笑:“没有想到,最后救我的人居然会是你。”

    这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为仇人卖命,与仇人结盟,被仇人救,而他黎远全部占尽了。

    天启皇室害他全家,他为天启战战兢兢的卖了二十余年的命,救了天启两代皇帝数次;魔教教主杀他全家,他却与魔教教主结盟,现在还被他救了,以后……

    他要怎么找魔教教主报仇?

    “哈哈哈……我黎远活了这么多年,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黎远悲怆的大喊,似颠似狂。

    知晓黎远存在的人,知晓黎远事迹的人,看到这样的黎远,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在黎远这件事情上,皇家确实做的不讲究,也确实做得太狠,这也就是黎远,要换作是他们,恐怕早就被逼疯了。

    黎远的心理承受能力,远比众人想象的好,状若癫狂的发泄一通后,黎远丢了手中的剑,在地上捡了一把刀,提刀加入战局,与魔教教主并肩而战。

    黎远最擅长的兵器是刀,刚硬霸道的刀。

    明明身上多处受伤,明明先前就体力不支了,可此刻的黎远却精神百倍,像是回到了巅峰时期,手中的刀如同猛虎,飞快地挥向敌人,每一刀必命中目标,每一刀必见血。

    倒在黎远面前的人越来越多,很快,黎远身上就沾满了血,有他的,也有对手的,但黎远却毫不在乎,他越越战越勇,手上的刀越挥越快,让人不敢近身。

    这样的黎远无疑是耀眼的,这样的黎远无疑是令对手害怕的,被黎远刺了两刀的皇上,看到这样的黎远,心里莫名的害怕,在晕过去前,皇上下令:“杀了他,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杀了黎远。”

    “是。”皇家暗探收到命令,咬牙冲上前,但是魔教教主却不给他们机会。

    在皇家暗探发起猛攻前,魔教教主先一步道:“黎远,疯够了我们就走。”

    黎远手中的刀,正好砍在一个武将的肩膀上,听到魔教教主的话,他没有立刻将刀拔起来,而是顿了一下,待到眼神清明了才将刀拔出:“好,我们走。”

    他这条命,现在还不能丢在这里。他黎远一向不欠人情,但今晚他欠了魔教教主的人情,他欠了燕北王的人情,这两个人情在有生之年,他必定要还了。

    要还人情,就得留着这条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