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1章671底牌,让人震惊!

    第671章 671底牌,让人震惊

    作为曾经的江湖第一高手,能与燕北王萧九安打平手的人,黎远的武功绝对不弱。

    皇上手中的神秘暗探虽强,但仍旧不是黎远的对手,双方交手不过百招,皇家暗探便露出败势。

    “皇上的人,不过如此。”黎远嘲讽地道。

    皇上身边的暗探都是他一手训练,唯有这个人不是,他也不曾见过,甚至他都不知道皇上身边有这么一个人。

    想来是他一走,皇上就把他训练的人从身边调走了。

    天家的人从来都是多疑的,哪怕他这二十年来一直忠心耿耿,没有二心,皇上也不曾完全相信过他,甚至连他训练出来的人,都不敢放在身边。

    “黎远,你太高看你自己了。”见皇家暗探不敌,皇上冷笑一声,后退一步,“出来!”

    “唰”的一声,数道黑影从殿顶落下,站在皇上面前。

    “杀了他。”皇上冷酷的下令,没有一丝暖意,显然黎远二十年的忠诚与付出,并没有打动他。

    “这些人……”黎远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震惊。

    这些人跟先前那个暗探实力不相上下,他前后跟在两任帝王身边二十余年,居然半点不知,皇室有一支这么厉害的人。

    “皇上手中的底牌还真不少。”不仅仅是黎远震惊,就是萧九安也颇为震惊。

    看来,是他小看了皇上,或者说他小看了先帝。先帝那人果然是未雨绸缪,早早就做了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安排。

    只是不知先帝有没有为皇上安排,对付他这个燕北王的人,如果有的话那必然极有意思。

    “皇家的底蕴不可小觑。”凤祁和萧九安一样,没有退到角落,也没有上前帮忙。

    他仍旧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慢条斯礼的喝着,好似眼前的生死博杀只是一场戏,完全不值得他重视。

    楚昊就不一样了,作为天启的武将,他拿是朝廷的俸禄,这个时候不管他愿不愿意,他都得和那些武将一样,站出来护驾。

    不过,护驾这种事也分出力与凑热闹之分。和那些拼命厮杀的侍卫、皇家暗探相比,楚昊连凑热闹都不算,顶多算是凑了个人头数。

    萧九安和凤祁都看到了,两人对楚昊这种不要脸的行为,除了表示赞赏外,什么也说不出来。

    随着皇上展露出来的底牌越来越多,现场的局势发现了巨大的变化。面对数名顶尖的暗探同时攻击,黎远虽有一战之力,却完全没有胜算,很快就处于下风。

    “黎远,老了。”萧九安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

    黎远不仅老了,身上的伤也没有好,行动迟缓不说,出手的力道也不够,再这么打下去,黎远必死无疑。

    “黎远他……不会栽在这里吧?”纪云开担心的道。

    怎么说,她与黎远也相处了不少时日,虽不至于建立深厚的感情,但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黎远横死。

    且,费小柴与黎远交好,黎远失踪后,费小柴不止一次打听过黎远的下落,还动了用天医谷的关系去找过黎远。

    要让费小柴知道,她眼睁睁地看着黎远横死而不做什么,估计得对她这个小师妹不满了。

    “要看他自己的选择,凭他的本事要全身而退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是江湖第一高手,打不过还跑不过吗?

    只是,黎远会甘心离开吗?

    失去了这次机会,以后皇上心生防备,黎远想要刺杀皇上就更不可能了。

    “黎远,快走!”不仅仅是萧九安,与黎远一同进宫刺杀皇上的魔教教主也发现了,连忙催促黎远离开,但是……

    黎远不肯走。

    “我已经蹉跎了二十年,我没有第二个二十年可以浪费。”他已经老了,老的打不动,老的连报仇的力气都没有,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黎远,你可别忘了,整个黎家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你死了,你对得起他们吗?”和黎远不一样,魔教教主他还有希望,还有一个很大的“未来”,所以他不想死,也不能死。

    黎远一怔,险然是受了触动,可就在他愣神间,皇家暗探出手了,一刀砍在黎远的肩膀上。

    黎远痛闷一声,虽及时避开了要害,但肩膀上的伤仍深可见骨,整个左胳膊都不用了。

    “你还不快走,你想死我还不想死,你可别忘了,我今天是为了陪你才会进宫。”魔教教主见状,气得大骂一声。

    要不是为了黎远,他怎么也不可能进宫刺杀皇上。

    他又不蠢,怎么可能会蠢的用刺杀,这种蠢死了的办法。

    “杀了他。”黎远这个时候已动了离开的心思,可皇家暗探却不给他这个机会。

    趁黎远虚弱之际,皇家暗探将黎远团团包围,让黎远想走也走不了。

    “该死的,黎远……你这蠢货,你跟在狗皇帝身边这么多年,就没有培养一个心腹吗?你给狗皇帝训练了那么多爪牙,就没有一个记你的情,忠于你的吗?”魔教教主看到黎远被团团包围,越打越狼狈,不由得气急。

    黎远这是有多蠢?

    他为先皇建立魔教,就算魔教上下都是先皇的人,他还是想办法暗中培养了属于自己的势力,在教中安插了自己的人。

    黎远在宫里二十余年,一直为皇上训练人,有的是机会收心腹,安排心腹混进去,黎远不会什么都没有做吧?

    “我黎远一辈子光明磊落,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黎远听到魔教教主的话,自嘲的大笑。

    他被先皇用恩情困了二十年,每一天都恨不得远离皇宫,又怎么会在宫里安插人,让自己与宫里的人有牵连。

    他这辈子……无论什么时候,都不想与皇室有关联。

    “我被你气死了。”魔教教主气得大骂。

    萧九安却是对黎远另眼相看:“这样的黎远,倒是有意思。”

    对黎远这人,他原是报着离间他与皇室就好,能拉拢最好,不能拉拢也无所谓,但听到黎远这话,他却很想拉拢黎远。

    在遭遇灭门后,还能保持磊落,可见黎远无论是人品还是心性都是上等。

    失了黎远这个助手,是皇上的损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