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0章670熟人,以江山为誓!

    第670章 670熟人,以江山为誓

    因这突如其来的混乱,萧九安和纪云开也没法走了。

    两人无奈的转身,萧九安看着慌乱的众人和死伤惨重的侍卫,半点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站在殿中冷眼看侍卫与黑衣人博杀。

    黑衣人战斗力十分强,但侍卫在人数上占了优势,很快黑衣人就失了先前的优势,陷入侍卫的包围中。

    “这人的招式,怎么看着眼熟?”萧九安站在殿前,离皇上很远,黑衣人被侍卫包围在中间,萧九安只能偶尔看到一两眼。

    但这一两眼,对萧九安来说足够了。

    “眼熟?你曾经交过手?”纪云开特意压低了声音,免得让人听到。

    要让人知道萧九安与刺客相熟,可就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

    纪云开一提醒,萧九安立刻想了起来:“这人的招式有点像魔教教主。”

    他先前在黑石山与魔教教主交过手。

    “他不是死了吗?”纪云开扭头看着萧九安。

    萧九安看着前方,摇了摇头:“只是下落不明罢了,这种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

    “既然没死,他不躲不起将魔教的势力收拢,跑来刺杀皇上干吗?”虽说他们剿了魔教的老巢,但魔教又不是只有一个老巢。

    魔教的势力遍布江湖,哪里是那么容易清除的,萧九安在黑石山的举动,顶多是狠狠地打了魔教的脸,让魔教损失惨重罢了,只要给魔教十几年的时间,魔教教主完全可以卷土重来。

    “没那么容易……魔教大部分都是朝廷的人,魔教教主根本不敢暴露自己活着的消息。wˇwˇw.㈡㈤㈧zw.cōm”萧九安的声音也压得很低。

    毕竟,这话不是什么人都能听的。

    好在,这个时候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刺客身上,在座的文武大臣早早就站了起来,躲在角落,像萧九安和纪云开这样明晃晃的站在大殿的人,真的没有……

    “刺杀皇上是下下之策,他一个人根本不可能突破重重包围,杀了皇帝。”魔教教主的武功高强,但双拳难敌四手,面对杀不尽的侍卫,魔教教主再厉害也会累。

    “他有帮手。”萧九安抬头看向屋顶,笃定的说道。

    像是为了应证萧九安的话一般,他的话则说完,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宫殿上方飞身而下,双手握剑,跃过重重侍卫,直击皇上……

    “皇上,小心!”皇上身边的太监,最先发现异动,猛地扑上前,挡在皇上面前。

    “噗”的一声,黑衣人手中的剑刺穿了太监的腹部,然对方并没有收手,而是狠狠用力,将剑刺的更深了。

    “唔……”被太监挡在身后的皇上痛闷一声,身子微微弯曲了,可见是受了伤。

    黑衣人见状,抽出长剑再次刺向皇上,可就在此时皇家暗探出现了。

    如同幽灵一般的皇家暗探,忽地出现,挡住了黑衣人攻击。

    “不错,实力很强,连老夫都不知道,皇上身边还有这么一个人。”黑衣人与皇家暗探一交手,便毫无顾忌的扯下脸上的黑布,露出了真容。

    “黎远!”皇上捂着腹部的伤,看着灯光下陌生又熟悉的黎远,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黎远还是那个黎远,但他脸上有一道极深的伤口,生生将他原本还算温和面容变得狰狞可怖。

    原先的他,是一个严肃沉默的老头,现在却像厉鬼,尤其是那双眼睛,二十多年来都不曾被仇恨毁去冷静的双眼,短短一个月就完全变了样。

    此刻的黎远,眼中再无以前的平静,此刻的黎远,眼中只有仇恨与怒火。

    这样的黎远无疑是可怕的,尤其是对他的敌人来说。

    “皇上,我们又见面了。”黎远冷冷地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嘲讽。

    “你居然……”皇上咬牙切齿的开口,不等皇上说完,黎远就打断了他的话:“我居然没死,皇上是不是很失望?”

    “你背叛朕!”皇上不知道黎远知道了多少,但不管黎远知道多少,这个时候都不能承认。

    “背叛?二十年的忠诚,换来的就是皇上这句话?皇上……到底是我背叛你,还是你们赵家人对不起我?”二十年的忠诚,二十年的愚弄,结果却换来一句“背叛”。

    黎远想笑,笑自己的蠢,笑自己的傻。

    他居然天真的还想要从皇上口中要一个答案。

    “你在说什么,朕听不明白。”皇上知道黎远知道了一些,但是……

    当年的事早已没有证据,只要他不承认,黎远肯定会动摇。

    “我为皇室卖了二十年的命,我只想问皇上你一句,当年的事,皇室有没有插手?”当年的事人证、物证俱已消失。虽有魔教教主那张脸为证,但黎远也不敢保证魔教教主有没有骗他。

    “没有。”皇上毫不犹豫的开口,斩钉截铁。

    黎远却没有相信他,而是再一次逼问:“皇上,你敢发誓吗?以赵家江山发誓。”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他现在真的是怕了,也无法相信任何人。

    然,黎远终归是要失望的,皇上不可能给他答案。

    “放肆,江山社稷之事,怎可轻易发誓。朕是皇帝,朕说没有就是没有。”皇上心里明白,誓言这种东西并不能当真,但是他不敢冒险。

    如若黎远要他用性命发誓,他可以毫不犹豫的开口,唯独赵家的江山不行。

    他不敢拿赵家的江山冒险,哪怕一丝可能也不行。

    “我也算看着皇上你长大的,皇上你在乎什么,我比你还要清楚。不敢拿赵家的江山发誓,皇上你这是心虚了吧。”终于肯定了,黎远却没有想象中的震惊与失望。

    他心里早就明白了,只是不肯死心,才非要走这么一趟,非要问这么一句。

    “大胆,朕有什么好心虚的,你不过是一个江湖人,朝廷怎么会插手江湖事。黎远,你别被那群江湖人给骗了,你忘了当年那些江湖人是怎么对你的吗?”

    皇上知道黎远的软肋,然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黎远已经认定了天启皇室是他的敌人,而对待敌人,黎远从来不会手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