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7章667恶霸,低到尘埃里!

    第667章 667恶霸,低到尘埃里

    纪云开的主动靠近,瞬间安抚了萧九安的情绪,感触最深的就是他身边的人。在纪云开靠近的那一刹那,他们明显感觉周遭的温度上深了。

    然,这并不能阻止萧九安追问伤纪云开的人是谁?

    “天武公主?或者凤祁?”萧九安右手抚着纪云开的脸,上半身微倾,凑到纪云开的脸上,借着殿中夜明珠光芒,细细地查看她脸上那道不甚明显的伤。

    远远看去,两人像是颈首相交,中间一点缝隙也没有……

    一红一黑,一冷傲一倾城,一霸道一婉约,两人旁若无人的站在殿中,旁若无人的交谈,那份傲气,那份从容,让人无法不钦佩,让人无法不向往。

    “王爷和王妃好配。”不知哪个花痴的女子,突兀的开口。

    不过,这一次没有人感到尴尬,甚至有大家争相附和:“确实,王爷和王妃站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相配。”

    “王爷说的没有错,燕北王妃只有王爷配得上。”

    “凭王妃的长相,这世间能配得上她的男人不多,王爷当属第一。”凤祁公子也很配,但是……

    这话,没有人敢说出来,至少没有人敢当着萧九安的面说。

    皇上坐在龙椅上,看着萧九安与纪云开,双眼似要冒火,双手死死地按在扶手上,青筋都凸了起来。

    然,萧九安与纪云开却全然不在意,萧九安保持原定的姿势不变,定定地看着纪云开,执着的要一个答案。

    纪云开无奈,摇了摇头:“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你说什么?”萧九安的脸顿时黑了。

    这话没有错,但从纪云开嘴里说出来,怎么那么怪异?

    他有一种,纪云开抢了他该说的话的错觉。

    “你呀……来得这么急,大冷的天都出汗了。”站得近了,纪云开才看到萧九安额头上的汗珠,不顾有多双眼睛看着,纪云开抽出手帕,抬手,轻轻地为萧九安擦拭。

    不就是秀恩爱吗?

    她会的,只是不愿意罢了。

    右手轻抬,露出白皙的皓腕,在绛红的衣袖衬托下,显得晶莹剔透,如同上好的白瓷器,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摸上一摸。

    然,只有一眼……

    只一眼,小心眼的燕北王就握住了纪云开的手,接过她手上的帕子,不让她再“操劳”。

    “本王自己来。”接过纪云开手中的帕子,萧九安没有急着给自己拭汗,而是轻轻的,一点点将纪云开脸上的血迹擦掉,并且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天武公主?”

    “只是献艺切磋罢了,我技不如人,不必放在心上。”更何况,真正吃亏的又不是她。

    比起被凤祁踹的趴在地上,到现在还爬不起来的天武公主,她这点伤实在算不得什么。

    “什么献艺切磋,我萧九安的王妃需要献艺吗?”萧九安说这话时声音不小,语气更是如同寒风中的刀子,冷冽锋芒,一瞬间窃窃私语的众人,吓了一跳,大家都呆呆地看着萧九安,不明白这位王爷怎么又不高兴了。

    被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盯上,纪云开没有一丝尴尬,但确实不愿意再做人群中的焦点。

    高调这种事,差不多就行了。

    纪云开轻扯萧九安的衣服,无奈的道:“好了,事情都过去了,左右不是什么大事。”

    这个时候再找天武公主的麻烦也没有意思,她脸上的面具都摘下了。

    要是萧九安早一点出现,她绝不会让天武公主,将她脸上的面具打下来。

    对已为人妇的她来说,倾世容颜能带来便利,也能带来麻烦。没人给她撑腰的时候,她不介意靠脸在京城混一混,但是……

    撑腰的男人回来了,她有男人可以靠,真的不需要靠脸了。

    “把你的面具打下,这还不是大事!”说来说去,王爷最不高兴的,还是纪云开的面具被摘了下来,露出了真容。

    一瞬间,王爷周身的寒气再次飙升,同样感触最深的还是他周边的人。

    坐在萧九安身旁的人都快被折腾疯了,几个胆小的甚至悄悄的拉紧衣服往角落里缩,以免被萧王爷的怒火殃及池鱼。

    “天武公主一时失手罢了,想来……再有一次机会,天武公主一定不会如此做。天武公主,你说是不是?”纪云开转身,看着台上的天武公主,微扬的唇角恬到好处,即不会让人觉得她得寸进尺,又不会让人认为她软善好欺。

    适时的退让是气度与风度的表现,但对天武公主这种人,纪云开不认为她需要什么气度、风度。

    对天武公主来说,她的好风度与气度代表的是好欺负。

    天武公主趴在台下,双眼死死看着萧九安,眼中满是受伤与不可置信,根本忘了站起来的事。

    直到纪云开看向她,直到萧九安看向她,天武公主才猛的记起她还趴在台上。

    这一刻,难堪,愤恨,各种阴暗的词汇涌入天武公主的脑海里。

    她不想,不想让萧九安看到她狼狈不堪的一面,她希望在萧九安眼中,她永远都是高傲、耀眼的天武公主,可是……

    纪云开却逼的她,将她最难堪的一面,展露在萧九安面前。

    鼻头瞬间泛起酸意,泪花在天武公主眼中闪现,天武公主倔强的咬着唇,没有让眼泪落下。

    不顾腹中疼痛,在众人的注视下,在萧九安的注视下,天武公主狼狈却不失坚毅地站了起来。

    天武公主努力将眼中的泪意眨了回去,以一国公主的气度站在台上,以一国公主的风范,有礼却又不失气度道:“燕北王,此次是我的失手了,改日定上门给燕北王妃道歉。”

    输人不输阵,她是天武的公主,哪怕是输了也不能丢了天武的脸,失了皇家公主的气度。

    一般人听到天武公主这话,哪怕心里再怎么不乐意,为了面子也不会再计较,可是萧九安不是一般人。

    “本王捅你一刀,再去天武给天武皇后道歉,你认为可行吗?”萧九安冷冷地看着天武公主,明明天武公主站得更高,可在萧九安的注视下,天武公主却觉得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萧九安看她的眼神,就如同看一只惹人厌恶的臭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