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6章666配一对,王爷来了!

    第666章 666配一对,王爷来了

    台下,不知情的人看到纪云开真容展露的那一刻,一个个瞪大眼睛,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wˇwˇw.②⑤⑧zw.cōm

    许是期待太低了,许是先入为主的认定纪云开面具下的脸丑如鬼魅。是以,当纪云开完好的半张脸露出来,落差太大,以至众人在惊艳过后,惊的合不拢嘴、收不回眼……

    “燕北王妃。”皇上早就知道纪云开的脸好了,但是在面具掉落的那一瞬间,在夜明珠的灯光直射在纪云开脸上的那一瞬间,皇上还是被惊艳住。

    面具掉落,露出倾世真容,那一刻的纪云开真的很美,美到能让帝王不惜用江山去换。

    不仅仅是男人,便是女人在看到纪云开的那一瞬间也惊艳了。纪贵妃坐在皇上身旁,看到纪云开露出的绝世容颜,看到皇上的表现,眼泪突兀的流了出来……

    面对如同明珠一样的耀眼的纪云开,她要拿什么跟纪云开争?

    面对根本就不屑跟她争的纪云开,她要怎么跟纪云开争?

    “你居然长得这么好?”天武公主被凤祁一踹,摔的趴在台上。

    她抬头,看到夜明珠下明亮动人的纪云开,心里懊悔不已。

    早知道纪云开的长相这般出色,她绝对,绝对不会摘下纪云开的面具。

    就算给纪云开冠上一个欺君之罪又如何,这样的长相……有哪个男人舍得对她下手?

    “小师妹,你的面具。”凤祁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他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面具,上前一步,递到纪云开面前。w/w/w.⑵⑸⑻zw.cōm

    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握着金色的面具,面上带着宠溺的笑,眼里只有纪云开……

    “啊,燕北王妃和凤祁公子好配呀。”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众人顿时回过神,看着站在台上的男女。

    男子俊秀挺拔,清逸绝伦,女子美丽出尘,倾国倾尘,两人站在一起真的说不出来的相配。

    但是没有敢说出来口,大殿静的出奇……

    就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安静:“本王的王妃,除了本王外,谁都配不上。”

    随着话音落下,一身黑衣的萧九安大步走进殿下。

    “燕,燕,燕北王……”宫宴上的人,无论是文臣还是武将,又或是皇亲宗室,在看到萧九安走进来的瞬间,一个个眼睛都瞪直了。

    他们没有看错吧?

    燕北王不是在燕北打仗吗?怎么回来了?

    “王爷?”台上,纪云开也惊了一跳,震惊过后,便是狂喜。

    她没有想到萧九安回来了,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个给她撑腰的男人回来了,她再也不用对人妥协,更不用为了保全自己,露面真容。

    “萧九安。”凤祁站在台上,手上还握着纪云开的面具,然而面具的主人却忘了它,只呆呆地看着殿中的那个男人。

    “燕北王,你,你居然来了……”天武公主仍旧趴在地上。凤祁那一脚用了七成的力道,天武公主根本起不来。

    “皇上,臣来迟了,还忘皇上见谅。”萧九安步入殿中,一板一眼的给皇上行了个礼。

    “你,你……回来就好。”皇上受到的惊吓,是所有人当中最大的。

    他根本没有收到萧九安离开燕北的消息,他根本没有收到萧九安进京的消息。

    甚至,在萧九安进殿的那一刻,连个通报的太监都没有。

    人走进宫殿,他才知道萧九安来了。

    换作话说,萧九安完全瞒过了他的耳目,完全没有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视皇宫如同他家的后花园,想进就进,想来就来……

    皇上精彩纷呈的表情萧九安看到了,萧九安眼眸微垂,闪过一抹嘲讽,傲然的转身,对台上的纪云开道:“下来!”

    只两个字,但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燕北王不高兴了。

    一瞬间,大殿又安静异常,落针可闻。

    纪云开缩了缩脖子,后退一步在,好巧不巧,她退的方向正好是凤祁所站的位置。

    一瞬间,两人靠得更近了,从侧面看过来,像是依偎在一起。

    楚少将坐在台下,看到这一幕,顿时心情大好,不由得举杯饮了一杯。

    果然是一物降一物,纪云开在他面前那么傲,到了燕北王面前还不是乖的如同小猫一样。

    “下来,别让本王说第三次。”萧九安的语气不变,表情不变,但周身的冷气却更强了。

    不需要外人说,纪云开就知道萧九安不高兴了。

    反应过来,纪云开也知自己犯了错,当即不敢言语,提起裙摆,乖乖地走了下去。

    凤祁没有说话,他握着纪云开的面具,站在原地没有动,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变。

    从台上走下来,这一段不算长,但这一刻在众人眼中,这一段却很长很长。

    在场所有人,包括皇上都没有言语,大家都齐齐看着纪云开,看着她走到萧九安面前。

    “王爷……”纪云开站在萧九安面前,轻轻地唤着,明亮的眼子亮晶晶的,满眼都是萧九安。

    萧九安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纪云开,看得纪云开头皮发麻,也看得在场众人心生不安。

    “蠢女人!”萧九安低声骂了一句,抬手挥向纪云开的脸……

    “啊……”见萧九安突然抬手,在场众人心中皆是一怔,有几个胆小的甚至闭上眼,不敢去看。

    燕北王当众打女人这种画面,他们还是不看为妙。

    然,就在众人以为萧九安要出手打纪云开之际,萧九安却缓缓地将手放在纪云开的脸上,指腹轻触纪云开的侧脸:“是谁伤了你?”

    纪云开的侧脸有一道血痕,是刚刚天武公主将剑掷划伤的。

    纪云开身子一颤抖,却没有推开萧九安,而是轻轻摇了摇头:“一点小伤,没事。”

    她本以为,萧九安会因她和凤祁站在一起而生气,却不想萧九安最先关心的却是她脸上的伤。

    这个男人,有时候真叫人讨厌,可有时候真叫人……无法不喜欢。

    这一瞬间,纪云开忘了躲避,忘了四周坐着的人,这一瞬间她的眼里只有他,只有这个将她放在心上的男人。

    纪云开面上扬起一抹笑,上前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得更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