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2章662献艺,冲着纪云开去的!

    第662章 662献艺,冲着纪云开去的

    和殿中官员一样不安的,还有城外庄子上的风宁。贰.五.八.中.文網

    凤宁昨天假借凤祁的名义,故弄玄虚想要引纪云开出城,却不想纪云开完全不为所动。

    凤宁知道这次的计失败了,他白忙了一场。然,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一群黑衣人一涌而出,这些人一句话也不说,只一个“杀”字落下,便动手。

    “你们是什么人?”凤宁身边自然不缺护卫,但这些攻击他的黑衣人进退有度,攻守有序,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看他们的一板一眼的站姿与动作,凤宁怀疑这些是军方的人。

    只是,他什么时候得罪了军方的人?

    回答凤宁的人只有刀挥舞的呼啸声,来人根本不与凤宁废话,只杀人,杀凤宁的护卫,杀凤宁。

    凤宁的护卫挡了一阵,就知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忙道:“公子,这些人太强了,还请公子先离开。”

    “好。”凤宁并不是什么好强、倔强到愚蠢的人,见己方不敌,凤宁二话不说,随护卫离开。

    “拦住他,别让他走了。”黑衣人怎肯轻易让凤宁离去,当即分出一小队人,只为阻挡凤宁的去路。

    凤宁知道来者不善,顾不得世家风度,撩起衣摆就随护卫在寒风中奔跑。

    呼呼的寒风在耳边刮过,刮的脸颊生痛,要是平时凤宁绝不会受这样的罪,但现在……

    身后紧追不舍的黑衣人,让他连喘气都不敢,哪里还有精力去管寒风会不会刮的脸颊生痛,此刻他能做的就是尽力奔跑……

    寒风呼啸,冻的人通体发寒。二·五·八·中·文·网在皇宫参加宫宴的官员们,看到太监宫女端进来的糕点、水果,亦是通体发寒,哪怕再多的火盆也暖不了他们的心。

    果然……

    皇上不仅发现了,还在短短两天的时间寻到了对策。

    可他们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收到?

    皇上居然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寻到新鲜的花果,这份本事着实叫人忌惮。

    先皇到底给皇上留了多少东西?多少人手?

    宫中的官员看着盘中精美、鲜嫩的食物,一个个食不知味,机械的咀嚼,一时间还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皇上高坐在龙椅上,将底下众生的表情尽收于眼底,看到那些大臣极力掩饰的惶恐样,皇上不由得露出一抹笑。

    不枉费他放下面子,抛开过往的芥蒂去找纪云开帮忙,纪云开果然有几分本事。

    而有了这次的事,纪云开与世家朝臣之间的仇算是结下了,纪云开想要袖手旁观,独善其身,那是在做梦。

    皇上端起酒杯,掩去唇边嘲弄的笑……

    殿外寒风肆意,殿内温暖如春,身着薄纱的舞娘在舞台上卖力的扭动腰姿,舞姿美的如梦如幻,然此刻无论是皇上还是那些大臣都无心欣赏。

    此刻,真正在欣赏歌舞的恐怕只有纪云开一人。

    她知道皇上的用意,也明白皇上的心思,左右就是想把她推出去,拿她当刀,指向那些阻碍他改革的世家官员,但是……

    问题来了,皇上想就一定能办成吗?

    皇上想她怎么做,她就得乖乖的怎么做吗?

    她可不是纪大人,除了依靠皇上外,没有别的出路。她纪云开就算是一把刀,也不会乖乖的任由皇上握在手里,让他指哪砍哪,她这把刀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到时候伤人伤己可就有意思了。

    就好比那个想她去庄子上的人,此刻……怕是不好过吧。

    想要算计她,也要看她愿不愿意上当,她纪云开从来都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小可怜。

    纪云开端起酒杯,轻啜一口,将唇边的笑意掩去。发觉有一道不怀好意的目光一直在盯着自己,纪云开眉头微蹙,扭头望去,没有意外,对上天武公主吃人般的眼神。

    纪云开没有说话,举起酒杯朝天武公主晃了晃,然后轻轻抿了一口。

    她今天心情好,不介意陪天武公主玩一玩。

    天武公主不就是想她摘下面具,让露出“丑态”吗?她不介意顺了天武公主的意,顺势展露她的绝色容颜。

    毕竟,这个世界就是看脸的呀,她有一张长得好的脸能占不少优势,尤其是在萧九安不在京城的时候,一张漂亮的脸能为她加分。

    这世间大多数人都坚定地相信,所谓的男欢女爱、轰轰烈烈的爱情都是看脸。有一张绝色的容颜,就能让男人将她捧在手心宠,任她予取予求……

    她有一张绝色的容颜,在很多人眼中就能留在萧九安,能得到萧九安的喜欢,先前萧九安为她一掷千金,千里杀敌肯定也是因为她的脸。

    在大多数人看来,在她未老之前,在她的容颜未改之前,在萧九安没有厌倦她之前,萧九安不会轻易抛弃她,毕竟她是一个大美人呀。

    纪云开不介意旁人这么想,她自己心里多少也是这么想的。

    要不是她有一张绝色的容颜,萧九安又怎么会对她越来越好?

    同理,要不是萧九安有一张让她动心的脸,她也不会轻易的原谅萧九安。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先入为主的就是那一张脸,长的好的人做什么事,都会比旁人更容易一些,这一点纪云开从来不怀疑。

    纪云开挑衅地看了天武公主一眼,便放下酒杯,等着天武公主发难。

    没有让纪云开久等,等到一场歌舞结束,天武公主站了起来:“皇帝陛下,我在天武就听说天启的贵女个个不凡,能文能武,不知能否有幸欣赏到天武贵女的风姿。”

    天武公主还算聪明,没有一开始就找纪云开的茬,而是十分客气地把天启的贵女都捧了一遍。

    宫宴上,本就是贵女为皇上献艺的环节,表现的好还能得到皇上的赏赐,天武公主此时提出来并不突兀,至少在场的人并没有反感。

    “当然可以。”皇上满口应下,意味深长地看了纪云开一眼。

    稍微有点脑子的都明白,天武公主此时开口,十有八九是冲着纪云开去的,不过……

    现在天武公主还没有出招,纪云开也不可能贸然的跳出来,他们只能静观其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