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1章661不安,什么时候发现的!

    第661章 661不安,什么时候发现的

    天武公主一怔,瞪大眼睛看着纪云开,一时间不知该怎么接这话……

    她没有想到纪云开的脸皮这么厚,这种话她居然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了出来,她还要脸吗?

    周边的夫人听到纪云开的回答,一个个咬唇闷笑,肩膀抖的厉害,可见他们憋笑憋的多痛苦。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就在这时,一向风度翩翩,清贵俊雅的凤祁,突然笑了出来:“哈哈哈……小师妹果然是小师妹,难怪师父回去后每次提起你,都笑的合不拢嘴。”

    凤祁一笑,旁人也顾不得失不失礼,一个个也跟着笑了出声:“我今天才知燕北王妃这么有意思,燕北王妃这话说的再对不过了。”

    “燕北王妃可真正是个妙人,别说在这里,就是这天下也只有一个燕北王妃,燕北王妃便是带面具又如何?”

    ……

    因宫宴的事,纪云开跟宗室的王妃、郡王妃、公主们的关系都不错,见皇上并无针对纪云开的意思,这些人也不介意卖纪云开一个好。

    众人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把天武公主的声音压了下去,天武公主站在纪云开面前,脸色一时红一时白,说不出来的精彩。

    然,就在众人以为她会就此放弃之际,她又开口了:“这么说,燕北王妃是不愿意把面具摘下来了?”

    为了压下众人的话,天武公主这话说的又急又尖锐。纪云开脸上的笑容瞬间收了起来,放下酒杯,眼神冰冷:“我为什么要把面具摘下来?你是什么东西?”

    “你……”天武公主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指着纪云开,眼眶顿时就气红了。二·五·八·中·文·网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当众下过脸。

    在这么多人面前,纪云开说话这么冲,叫她怎么下台?

    纪云开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慢条斯礼的拂了拂衣服上的褶子,看着天武公主,不急不慌的格开她的手:“公主,我不喜欢被人指着,还有……你挡着我的光了。”

    “你,你,你……”天武公主气的话也说不出来,一口气险些没有喘过来。

    “我很好,不劳公主担心,公主你的位置备好了,你该入席了。”天武公主一进来,就有小太监在右首侧为天武公主安置了一个位置。

    “纪云开,你可知……”天武公主正想拿身份压人,殿外就响起了太监的尖锐的喊声:“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

    皇上到了,天武公主和纪云开之间就是有再大的争执,这个时候也要停下来。

    “公主,抱歉了……”纪云开冷淡地抬眸扫了天武公主一眼,便侧身上前一步,站在天武公主面前,随众人一同跪下,迎接皇上和纪贵妃。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随着殿中所有人跪下相迎,皇上携着纪澜走了进来。

    纪云开低着头,耳边尽是万岁、千岁的声音,根本不知皇上走到哪了,直到一片明黄的衣摆出现在眼前,纪云开才知皇上在她面前停下来了。

    当然,与皇上一起站在她面前的还有纪澜。

    “众位都平身吧。”皇上并没有让众人久跪,即使他此刻还未在龙椅上坐下。

    众人起身,皇上才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天武公主怎么还不入座?”

    皇上自然知道天武公主定是找纪云开的茬了,但找茬找到他这个皇上来了都不收手,那就是蠢了。

    天武公主的脸色很难看,努力扯出了一抹僵硬的笑:“我与燕北王妃说话,一时忘情,还请皇上见谅。”

    “原来如此,公主快快入座吧。”皇上知道这不是真话,却不愿意多问。

    这是天启的宫宴,他并不想希望宫宴上出乱子。

    天武公主强撑着笑,转身朝自己的位置走去,走之前狠狠地瞪了纪云开一眼。

    纪云开一眼无辜,只当没有看到。

    “燕北王妃也坐下吧。”皇上摇了摇头,懒得去看纪云开。

    他有时候也很讨厌纪云开那张气不死人不偿命的脸,可是没有办法,在这种场合再气不能表露出来。

    “多谢皇上。”纪云开退回自己的坐位上,优雅入座。

    纪澜站在皇上身旁,高傲的如同孔雀,一直高抬着下巴,挑衅地看纪云开,此刻也不例外。

    纪云开看得好笑,摇了摇头……

    从来,她就无意与纪澜争什么,一直都是纪澜咬着她不放。

    有时候她真想不明白,纪澜这么死盯着她有什么意思?

    她有什么值得纪澜羡慕嫉妒的……

    皇上入座,例行发表了一番讲话,便宣布宫宴开始,君臣同乐,随即歌舞、美食一一端上来了。

    太监、宫女端着精美的食物,在各桌之间来回穿梭,一个个井然有序,忙而不乱。

    经御厨精心烹制的食物,一一摆在众人面前,却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此时正值冬末初春,殿内虽足够暖和,外面却是天寒地冻,御厨精心制作的美食从御膳房端过来早就冷了,谁还乐意动筷子。

    按在惯例,给皇上敬了酒,又喝了皇上敬的酒后,众朝臣就开始看台上的歌舞,一副轻闲惬意样子,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但仔细看会发现,有些道行浅的官员还是着相了……

    当然,这也不怪他们。

    天知道,他们一步入内殿,看到摆在两侧鲜艳夺目的花朵时,心里有多么震惊。

    他们明明让人做了手脚,送进宫的那些鲜花到了晚上就会枯萎,根本没有办法用。

    按说,今年的宫宴上应该不会有鲜花才是,就算有也是蔫巴了的死花,可是……

    谁来告诉他们,殿中这些鲜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皇上一夕之间去哪弄来这么多新鲜的花?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皇上什么时候,知道他们动手脚的事了?

    为何他们事先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

    鲜花动手脚的事被皇上发现了,那么今晚宴席上送来的瓜果呢?

    皇上是不是也知道了?

    是不是已经有了后手?

    他们今天的安排是不是全废了?

    天知道,他们此刻平静的外面下,有多么的忐忑与不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