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0章660发难,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第660章 660发难,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凤祁萧王四大世家同时进来,年轻的凤祁走在前方,三位家主走在他身侧,面上一团和气,隐隐以凤家为尊,颇有几分同气连枝的意思,但是……

    在场的人都明白,随着萧家倒向燕北王,凤、祁二家因结亲结成了仇,四大世家早不复先前的团结,现今的一团和气不过是表象。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凤祁年轻有为,风姿过人,丰神隽秀,在祁、萧、王三位家主的衬托下,更显不凡,一进来便夺走所有人的注意力,就是纪云开也不例外。

    没办法,和三个老头走在一起的凤祁,就像是黑暗中的明星,想要不注意他都难。

    “凤祁公子长得真好看。”

    “不愧为是百年世家教养出来的继承人,这风姿,这气度无人能及。”

    ……

    今日参加宫宴的也有年轻的小姑娘,凤祁一进来,这些小姑娘就坐不住了,一个个含羞带怯的偷偷打量,悄悄讨论。

    纪云开听了一耳朵,不由得笑了出来,年轻真好。

    “凤祁公子。”

    “凤祁公子来了……”

    ……

    凤祁一路走来,引得两旁人不由自主的惊叹,跟他打招呼的人明显比跟其他三位家主多,而且热情了许多。

    显然,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

    凤祁极有风度,脸上挂着温文尔雅的笑,清润的眸子满是暖意,当他的视线扫过,你会不由自主地认为他是在看你,且只看你一人。二·五·八·中·文·网

    这样的一个男人,真正叫人讨厌不起来,哪怕是他的对手。

    凤祁受到了众人的热情欢迎,和他一起走进来的三位家主几乎被人遗忘了。

    祁家主和萧家主还好,两人浑不在意,脸上的笑容不变,祁家主甚至一脸欣慰地看着凤祁,显然是为凤祁高兴。

    王家主的定力就差了一点,作为四大世家最末的那一个,王家本就容易被人忽视,这会凤祁独占鳌头,王家主心里更憋屈,然这种事只能放在心里憋屈,不能说出来。

    纪云开扫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凤祁一路走来不曾停留,直至走到纪云开的位置,才稍稍顿了一步。不明显,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至少在场的人除了凤祁与纪云开外,旁人都没有发现。

    四目相对,纪云开朝凤祁点了点头,凤祁眼中的笑容真挚了几分,亦是轻轻点了点头,随即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上。

    不知是意外还是巧合,凤祁就坐在纪云开正对面,两人一抬头就能看到对方。不过,两人都没有看向对方,凤祁坐下后便与身旁的人寒暄,一举一动尽显风华。

    凤祁四人的到来,给宫宴带来了一个小小的高潮,也昭示着宴会即将开始了。众人有一句没有一句的闲聊着,等着皇上带纪贵妃进来,却不想听到太监高唱:“天武公主到。”

    “天武公主?她怎么来了?”在场的人,无论男女听到天武公主都不由自主地皱起眉头。

    这是他们天启的宫宴,天武这位公主这个时候出现,不觉得突兀吗?

    纪云开亦是眉毛一挑,看向上首的一位王妃,这位王妃负责拟定来人名单,她记得她看到的名单上,并没有天武公主的名字。

    那位王妃收到纪云开的视线,摇了摇头表示不知,至少她并不知天武公主会来。

    纪云开点了点头,扫了一眼右侧夫人小姐们坐的位置,发现靠御前的位置都满了,可见事先并没有安排天武公主的坐席。

    不知是巧和还是意外,天武公主今天同样穿了一身绛红的裙子,甚至连样式都与纪云开有三分相似。

    不过,纪云开衣服上绣的是芙蓉花,天武公主身上的衣服绣的是莲花暗纹,随着天武公主走动,裙摆上的花纹若隐若现,好不美丽。

    作为天武唯一的公主,天武公主打小金尊玉贵长大的,一举一动尽显皇室风范,随着天武公主步入殿内,众人似乎感受到了一股威压。

    天武公主的长相亦是不差,说句艳若桃李也不过,一双明媚的大眼不是温柔似水,而是强势坚定,配上红裙更加夺目。

    和凤祁一样,天武公主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有不少未婚的少年都大着胆子偷看她。

    天武公主目不斜视,一路前行,直到走到纪云开身边才停下来:“燕北王妃,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公主殿下。”纪云开没有起身,而是举起酒杯,朝天武公主淡淡一笑,敷衍至极。

    “燕北王妃这身裙子真不错,不知哪位绣娘做的?”天武公主明显是来找茬的,站在纪云开面前就不走了。

    两人都是红妆,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艳丽夺目,一个神秘高贵,说不上谁更出色一点,也说不出谁的气势弱一点,两人身上各有各的美。

    “比不上天武公主的绣娘,连天启的服饰都做的这么好。”每个国家都有属于自己国家的特色,纪云开和天武公主身上的衣服,明显就是天启的款式。

    纪云开在正式场合这么穿很正常,反倒是天武公主在正式的场合,穿天启的服饰,有那么一点……意味深长。

    “入乡随俗。皇上担心本公主一个人过除夕过于冷情,邀请本公主来参加天启的宫宴,本公主自然要随天启的风俗,燕北王妃你说是不是?”天武公主没有半点不自在,满脸笑容,隐隐有几分咄咄逼人的气势。

    纪云开举了举手中的杯子,笑道:“公主学的很好。”

    这话明显是嘲讽,但天武公主却是不明白一样,指着纪云开脸上的面具道:“燕北王妃,我记得天启并没有带面具参加宫宴的习俗,是吗?”

    “公主知道的真多。”纪云开又是一笑,并没有正面回答。

    天武公主并不气馁,继续道:“全场就一个人带着面具,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天武公主的声音不小,至少周边,甚至对面的凤祁都听到了。

    “为什么要不好意思?全场就我一个燕北王妃呀。”纪云开理直气壮的回答,那眼神那语气充满震惊产,就好像天武公主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