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8章658失算,并没有上当!

    第658章 658失算,并没有上当

    在众人的注视下,老太监轻轻咬了一口,顿时眼睛都直了:“爽脆,汁多,甜香,是雪梨的味道,但又比雪梨的味道更好。贰.五.八.中.文網”

    如果御厨能“做”出这样的水果,今晚的宫宴就不用担心了,哪怕有人存心找茬,也挑不出刺来。

    “是水果就好。”纪云开意味深长地看了大太监一脸,大太监听罢,连连点头:“是,是水果。你们重新做一份,我送去给皇上尝一尝。”

    为了宫宴的事,皇上昨晚一晚上没有睡着,此刻吃到御厨“做”出来的水果,想必能安心休息片刻。

    做出“萝卜梨”的御厨,听到大太监的话立刻来了精神,回了一句是,便立刻动手,在大太监的眼皮底下,做出了一份“梨”。

    当然,是已经切成片了的,御厨虽然能做出和雪梨外表一模一样的梨,但实在没有必要浪费这个时间。

    大太监端着“梨”走后不久,就有两个小太监端了一个托盘过来,说是皇上的赏赐。

    得了赏赐的大厨顿时欢喜的不知所已。皇上不爱吃糕点,他登基至今,后宫就那么一个女人,平时也极少用糕点,御膳房做点心的御厨已经好几年没有拿过贵人的赏赐,这次能得到赏赐,御厨真心高兴。

    有了赏赐的刺激,另外两个御厨更认真了,也不藏着掖着,祖传的手法全部用上了,很快又有一个御厨,做出了类似李子的水果。

    纪云开仔细尝了尝,确定味道很是不错,虽说吃一口不能确定是李子,但还是能吃出这是水果。二·五·八·中·文·网

    她并不在乎宫宴桌上摆放什么水果,左右只要有就成了:“很好,赏!”

    “谢王妃。”得到了纪云开的肯定,御厨一脸欢喜,眼睛笑出了一条缝。

    不仅仅三个御厨,很快那十几个小太监中,也有三个人做出了三种“水果”,吃着口感都不错,纪云开让三个御厨帮着微调了食材的比例后,无论是口感与外观都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如此一来,就等于有六样水果了,摆在宫宴上足够了。

    研制出“水果”后,后面的事纪云开就不管了,把事情全部交给皇上身边的大太监,纪云开就出宫了。

    作为燕北王妃,她今晚也是要参加宫宴的。

    一出宫门,又遇到一个小厮拦住了她的去路,小厮奉上一封,信上仍旧只有一个地址,和先前那个地址一样,字迹也一样。

    不过,这一次小厮没有走,纪云开扬了扬手中的信,问道:“你们家公子是谁?”

    “我们家公子不想给王妃添负担,无意暴露身份,庄子上有王妃需要的东西,王妃要是不放心,多带些人去取就好了。”小厮一脸诚恳,低垂着头,一副恭敬的模样。

    “不想给本王妃添负担?”纪云开听到这话笑了。

    这话,暗示意味十足,真的很容易让人想歪。

    “是的,我们家公子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帮王妃而已。”小厮代垂着头,没有看到纪云开眼中的嘲讽。

    “没有别的意思?本王妃需要他帮吗?”这般暗示意味十足的话,还当着萧九安的亲卫面前说,对方是什么意思?

    真的是为了帮她吗?

    “小人只是带话,去与不去决定权在王妃。”小厮一副磊落的样子,好像这事就真的是为纪云开好。

    纪云开却没有任何表情,她收起手上的信,神色严峻的道:“告诉你们家公子,本王妃知道了。”

    小厮一怔,显然没有想到纪云开会是这样的反应,但他也没有再多言,双手作揖,给纪云开行了个礼便离开了。

    “盯着他。”纪云开轻声对身旁的亲卫下令,亲卫点了点头,便跟了过去。

    纪云开出宫后,直接回到现在的住处,准备沐浴更衣去宫宴。

    此时,暖冬和侍书四人已经回来了,见到纪云开回来,四个姑娘立刻涌了上去:“王妃,事情都办好了。”那些以假乱真的鲜花,已经被皇上的人带进宫了。

    “嗯。”纪云开应了一下,继续往前走,暖冬跟在她身后:“王妃,你出宫没有多久,王家的人就进宫了,给皇上献了一盆牡丹花,还有一篓南方的水果,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听说皇上很高兴,重赏了王家。”

    纪云开脚步顿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往前:“让人盯着王家,看看六部尚书他们是什么反应。”

    果然,王家如他们所预料的那般跳了出来,且手段还不怎么高明。

    当然,手段不在高明而在有用就好。

    要是皇上因王家的提醒,这时才发现今晚宫宴上用的瓜果鲜花有问题,王家就立了大功。

    可惜,王家失算了。

    “是,王妃。”暖冬轻声应是,小步跟在纪云开身后,轻声提醒道:“王妃,水和衣服已经准备好了,要现在沐浴吗?”

    “好。”纪云开脚步一转,直接去了浴室。

    暖冬服侍纪云开宽衣,看到夹在衣服里的信,暖冬愣了一下,将信奉到纪云开面前:“王妃,这封信?”

    纪云开扫了一眼:“丢了吧。”

    她可以肯定这是一个陷阱。送信的小厮不断暗示她,帮助她的人是是凤祁,让她放心,但是……

    纪云开知道凤祁不会做这样的事,更不会在她说了,需要帮忙会上门后,还做这种故弄玄虚引人误会的事。

    且,凤祁知道她有催生花草的本事,任何人都会为她担心,为有凤祁不会。

    暗中算计她的人不知此事,以为借此事、借凤祁的名头就会引她上勾,简直是笑话。

    暖冬不敢多话,当即就将信处理了,随即服侍纪云沐浴……

    此刻,城外一小庄子上,凤家二公子凤宁悠闲的躺在藤椅上,身体随着躺椅而摇晃,惬意的像是在度假。

    他身后的护卫,尽职的以保护者之姿站在他身后,右手放在刀柄上,眼前凶狠的看着前方,身体一动不动。

    然,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管是躺着凤宁,还是站着的护卫,身体都不自觉的僵硬。

    当太阳落下,夜幕降临,他们知道,他们的计划失败了,纪云开并没有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