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6章656做假,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第656章 656做假,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嘉定四年的最后一天,晴空万里,是这个冬日少有的大晴天。贰.五.八.中.文網

    纪云开出门,抬头看了一眼挂在天空上的太阳,笑了……

    时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不管她能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宫宴都会如期举行。

    “王妃。”亲卫和车夫看到纪云开出来,忙不迭的上前。

    “走吧,去……”纪云开步入台阶,一灰小厮跑了过:“王妃,我们家公子有封信给你。”

    小厮被亲卫挡住了,只能隔着人喊话。

    “你们家公子是谁?”纪云开仍旧站在台阶下,并没有往下走。

    不管任何时候,个人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家公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事里面的东西能帮王妃你。”小厮并不靠近,而是举起手中的书信。

    纪云开看了小厮一眼,对亲卫道:“拿过来。”

    亲卫有片刻的迟疑,在纪云开的坚持下,接过小厮手中的书,转交给纪云开:“王妃。”

    纪云开接过,当场拆开……

    信中只有一个地址,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没有标记,没有落款,甚至连字迹都看不出来。

    这东西……谁也不知是陷阱还是真的能帮忙的。

    纪云开看着手中的信,半天没有反应。

    “王妃?”亲卫担心的唤了一句,纪云开应了一声,抬头,却不见那个送信的小厮:“人呢?”

    “啊?”亲卫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当即脸色一变,单膝跪下:“王妃恕罪,卑职失职。贰.五.八.中.文網”

    “你们确实失职。”燕北王府亲卫的本事,纪云开是清楚的,对方能在亲卫的眼皮底下,悄无声息的溜走,可见对方的本事。

    这地方,不简单……

    亲卫低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纪云开将手中的信折了起来,收入怀中:“走吧,去兰苑。”

    至于这封信?

    如果她昨晚没有想到办法,也许她会冒险一去,现在则没有必要了。

    兰苑的二百二十个姑娘,从昨晚到现在一直没有停歇,一直在做纪云开要的花。

    有单独的花枝,有整盆整盆的花草,看上去栩栩如生,大片大片的摆放在一眼,晃花了人眼。

    “很好。”纪云开满意地点了点头。

    细看,还是能看出是假花,但没有关系,宫宴是在晚上举办,到时候借助灯光,她可以让这些花变得比真花还要真。

    “装箱,带进宫。”眼前的数量还不够,但不妨碍纪云开先送一批进去,好让宫人提前布置宫殿。

    “是,王妃。”为防万一,暖冬亲自带人装箱,很快数十箱绢花就装好了,纪云开带着人亲自送进宫里。

    宫门口,侍卫例行检查,不想还未打开木箱,皇上身边的太监就来了:“皇上有旨,请燕经王妃进宫,王妃带来的东西全部抬进来。”

    侍卫知晓这是不让他们检查意思。虽说,他们心中好奇箱子里装了什么,却也不敢违背圣旨。

    侍卫上前,代替燕北王府的亲卫,抬着箱子跟在纪云开身后。

    皇上十分重视今晚的宫宴,让侍卫将木箱一一抬进殿中,也不怕里面会不会藏个刺客什么的。

    “这里面是什么?”侍卫退了下去,皇上指着殿中数十口木箱,问道。

    “今晚宫宴上用的花。”皇上连箱子里面是什么都不知,就敢让人抬到他面前,这是自信还是愚蠢?

    纪云开相信应该是前者,皇上身边……不缺保护的人,且皇上也不认为她有那个胆子敢刺杀皇上。

    “打开看看。”好在皇上还知道安危第一,并没有上前。

    殿内,除了皇上、纪云开,就只有以保护者之姿站在皇上身边的太监,纪云开认命的上前,将木箱一一打开……

    木箱打开,清雅的花香扑面而来,咤紫千红的鲜花出现在皇上面前,皇上一怔:“这些是……”

    “假花。”纪云开取出一株,递给皇上身边的太监:“用绢布和纱布做的,皇上可以看看。”

    太监拿着花,仔细检查确定无毒无害,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才递给皇上:“皇上,您请过目。”

    “这花做的跟真的一样,居然连水珠都有?”皇上越看越惊奇。

    宫里自然不缺布做的绢花,到了冬季也会用布条扎成花朵的样子缠在树枝上,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枝头开了花,但那些花都经不起近看。

    纪云开带来的这些花却不一样,即使是近看也极为逼真。

    一天的时间,纪云开能做到这一步,不容易。

    “要做假自然要做到最好。”她很期待晚上那些找茬的官员,或者王家的人看到这些花会是什么表情?

    “很好。”皇上难得对纪云开和颜悦色,将手中的花递给一旁的太监。

    皇上也不再忌讳,上前,一一查看箱子里的花,确定每一株都没有问题,皇上满意地点了点头:“花很好,但数量不够。”

    不仅仅是宫宴,新年前五天宫里都要摆放鲜花,太庙也需要,这点……连今晚的宫宴都不够。

    “这是昨天晚上绣娘们扎出来,她们现在还在扎。午时之前会将足够的花朵做出来,到时候还请皇上让人去取一趟 。”只有皇上的人,才能不惊动任何人把东西带进宫。

    “花的事情解决了,瓜果呢?你可有办法?”鲜花与瓜果只是宫宴上的小事,但却足够叫人恶心。

    当然,事关新旧交替的除夕宫宴,那群大臣也不敢在大事上动手脚,以免惹怒了皇上,他们只敢在这种小事上恶心皇上。

    “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还需要御厨们配合。”纪云开也不敢肯定,她昨晚想出来的法子是否能用。

    毕竟,有些工具这里找不到。

    不过,她只求口感与形状,对营养一类并不要求,希望宫里的御厨能做到吧。

    “你去试一试,不管成与不成,朕都恕你无罪。”皇上似心情颇好,难得大方的开口,却把纪云开惊了一跳:“皇上,你没有说错吧?”

    皇上的脑子被花熏傻了吗?居然会放过找她茬的机会?

    皇上哭笑不得:“怎么,朕恕你无罪还不好吗?”他又不是暴君,自然赏罚分明。

    莫不是,对纪云开不好,才叫正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