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5章435心机,不能降了格调!

    第435章 435心机,不能降了格调

    无数的飞鸟涌向纪府,无数的人涌向纪府,继萧九安与南瑾昭后,凤祁与费柴也发现了天空的异像,两人片刻也不敢等,转身就朝府外走,可是……

    在他们出府时,被凤家主堵住了去路。贰伍捌中文 www.⒉58zw.cōm最快更新

    “你要去哪?”明显,凤家主是明知故问,他不仅知道凤祁要去哪,还故意堵在这里,不让凤祁去。

    凤祁也不跟他多话,只冷冷地开口:“父亲,请让一让!”

    “你不能去。”凤家主也不装傻了,直接开口:“我不允许你出去。”

    “不允许?父亲,你以什么身份命令我?凤家主吗?”凤祁看着凤家主,如同陌生人。

    先前,他以为他们父子之间还是有感情的,在得知这个男人重病,他不惜违背师父的命令,进京来为他医治。

    他以为他们父子之间没有恶劣到,终生不能见面的地步,这个男人至少还是把他当儿子看待的,可是……

    当这个男人站在凤宁一旁,阻挡他进凤府,把他当成外来入侵者一样防备,生怕他抢了他儿子的东西时,凤祁就知道,这个男人对他没有一丝父子之情,这个男人从来没有把他当儿子看待,这个男人只把他当成抢他儿子东西的小人。www.258zw.com

    这个男人似乎忘了,他才是凤家嫡长子,他才是凤家的继承人,从来都不是他抢凤宁的东西,而是凤宁占据了他的东西。

    先前,他不吭声,不回凤家,并不表示这一切就成了凤宁的,凤宁可以理所当然的以凤家继承人自居。

    凤家嫡长子从来都只有他,凤家的首位继承人,也一直都是他,他回来不是抢夺凤宁的东西,而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我是凤家主,我是你的父亲。怎么?我说的话你不也不听吗?”凤家主面色一沉,隐有几分恼怒,看凤祁的眼神也透着不善。

    他先前一直觉得愧对凤祁,是以明知他违背祖训,跑去跟一个江湖人学医,他也不曾干涉,他想他给不了这个孩子凤家嫡子应有的一切,至少可以给他自由,可这个孩子却让他失望了。

    这个孩子在他不需要他回来的时候,以强势的姿态跑回来,甚至无视他这个父亲的尊严与面子,宁可找外人撑腰,也不找他,把他的面子踩在脚底。

    这个孩子,果然不该出生……

    凤家主恼怒而又失望地看着凤祁,真恨不得这个孩子不曾出生过。

    又是这样的眼神!

    恨不得他从不曾出生过的眼神。258中文阅读网www.2 5 8zw.com

    凤祁一怔,后退一步……

    他生而知事,虽然周围的人不会告诉他什么重要的事,可他却记得每一个看他的人的眼神。

    他的父亲,从他一出生就用“你不该出生”的眼神看他,到现在仍旧是如此。

    “你不该出生,你不该活着,你该早早地去死,你不该活着害死别人。”这话是他被送到江南的那一天,他父亲在他耳边说的。

    他父亲以为他只是一个婴孩,什么也不知道,可实际上他什么都知道,知道的比所有人都多。

    正因为知道,知道凤家人容不下他,知道凤家没有他的地方,所以他从不曾回来,哪怕成年后,有足够的能力在凤家站稳脚步,他仍旧选择不回来。

    凤家于他而言,不是家。

    再次面对生父,“你不该出生”的眼神,凤祁承认他的心仍旧会痛,可却不像当年那般无助。

    他平静地直视凤家主的眼神,用自己也不曾想到过的平静口吻道:“父亲,我是凤祁,是凤家嫡长子,我有行动自由的权利,哪怕是你也左右不了我的行动。”

    凤家家主权利很大,而一出生,就注定是凤家继承人的嫡长子权利也不会小,想拿家主的权威压他,这个男人天真了。

    “我是你父亲。”凤家主知道,光靠家主的权威他压不下凤祁,他能压制凤祁的只有孝道。

    “从出生的那天起,我吃穿用行全是我母亲的嫁妆,您……我的父亲,不曾供养我半分。”不曾养不曾教,这个男人凭什么要他孝顺?

    凤祁不想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但他不得不说。

    他居住的江南小苑,是他母亲的嫁妆,这些年他精致奢华的生活,也是由他母亲的嫁妆供给的,凤家根本没有在他身上花一个铜板,甚至还占了不少好处。

    这也是他对祁家还存着一丝感情的原因,祁家待他虽冷漠,可有凤家做对比,祁家的冷漠也在可以原谅的范围内。

    “不可能!我凤家的嫡子,怎么可能花祁家的银子,凤祁,你休得胡言乱语。”凤家主想也不想就反驳,而且理直气壮。

    凤祁虽被放养在江南,可凤家从来没有断他的供给,吃穿用度一应俱全,而且全是上好的,请来教导他的夫子先生也个个都是名家大儒。

    只是,凤家主从来没有想过,给一个三岁的孩子启蒙,真得需要名家大儒吗?

    要不是凤祁生而知事,比一般的孩子早慧,恐怕他早就成了名家大儒口中的蠢材、不可教的愚徒了。

    当然,凤祁很清楚,这些他的父亲不知,而他也不打算说。

    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过去的都过去了,纠结过去已经发生的事,只会显得他心胸狭窄,而与一个后宅妇人计较也实在有失格调,凤祁自认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要不是为了逼退他的父亲,他也不会拿母亲的嫁妆说事。

    “父亲不信大可一查,我没有必要撒这种谎。”凤祁淡淡说道,不等凤家主回神,便绕过他直接往外走。

    今日纪府大宴,云开必会去纪府,纪家遇到这么诡异的事,也不知云开有没有出事?

    现在,他一刻也不能等。

    凤祁与费柴如同一阵风,“嗖”的一下就消失在凤府,等到凤家主回过神,两人早已不见踪影,凤家主气得直咬牙,可偏偏又奈何不了凤祁。

    “去,让人盯紧纪家,一有异常立刻带大公子回来。”凤家主无法,只得派侍卫前往,以免凤祁在纪家出事。

    他不让凤祁去纪家,真得是为凤祁好。纪家的事他也知道了,百鸟复仇,这事不管什么人沾上都会落得一身骂名。

    收到消息时,宁儿还特意提醒了他,千万不能让凤祁在这个时候去纪家,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个中利害,怕下人拦不住凤祁,亲自来了一趟,可不想他亲自跑来了,还是没有把人拦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