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5章655暗中,不想让她知道!

    第655章 655暗中,不想让她知道

    纪云开不想怀疑萧九安的用心,毕竟那样骄傲的一个男人,怎么会愿意用虚情假意来迷惑人?

    然,现实赤裸裸的摆在面前,容不得她不多想。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因为他霸道的深情,强势的深情,狂妄的深情,她甘愿留在京城做人质。

    因为他昭告天下的喜欢,肆意不羁的宠爱,皇上把她当成牵制他的棋子。

    到现在,她自己也分不清萧九安对她的喜欢,到底是因为她的价值观还是因为她这个人?

    她可以肯定萧九安是有几分喜欢她的,但这份喜欢绝对没有燕北重要。

    为了燕北,萧九安可以毫不犹豫的丢下她一个,让她独自回京。

    为了燕北,萧九安连再给她写一封信的时间都没有。

    泪珠从眼角溢出,甚至脸上的面具往下滴落,啪的一声落在地板上。

    声音很轻很小,很快就淹没在马车的“轱辘”声中,但纪云开还是听到了。

    “我真是可笑。”纪云开睁开眼,眼中一片苦涩,抬手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指腹轻扫,将泪珠擦拭:“不管萧九安有何用意,不管萧九安所做的一切为了什么,我做好我自己,我守好我的心就行了。”

    纪云开吸了口气,又狠狠地吐了出来:“果然,人在遇到麻烦后,就爱胡思乱想。这天下没有过去的坎,也没有解决不了的事,大不了我把宫宴上的菜式全换了,不要瓜果鲜蔬总行了!”

    纪云开看着手上的面具,轻轻一笑,没有一丝阴霾……

    车夫驾着马车极速前行,亲卫护在四周,神情戒备,一直处在紧绷中,然他们都没有发现,马车后方有一个人隐在暗处,不紧不慢地跟着疾速而行的马车,直到马车安全抵达纪云开的住处,那人才悄悄地离去,消失在黑暗中……

    天启,凤府

    费小柴站在凤祁的院子外,看着凤祁一身黑衣走过来,顿时就拉长了脸:“老大,你又去看小师妹了?”

    “嗯。贰.五.八.中.文網”凤祁穿过费小柴步入室内,神情大方,坦然无伪。

    费小柴眼前一亮,跟了进来:“小师妹说了什么?”

    “我没有见她。”凤祁将身上的黑衣脱下,背对着费小柴,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你天天不见小师妹,却天天跑出去看小师妹。老大,你到底想做什么?”费小柴不解地瞪着凤祁,大眼满是迷惑与茫然。

    “我是保护她。”纪云开独自在京城,又闹出那么多事,随时都会有人想要取她性命。

    这段日子,他一共帮纪云开解决了三拨刺杀她的人,其中一拨可以肯定是天武公主的人,其他两拨他还在查。

    原来,这段时间纪云开在京城之所以风平浪静,不是没有人对她动手,而是凤祁先一步帮她解决了。

    “可你又不让她知道。老大,你为小师妹做了那么多,你为什么就不让她知道呢?”这是费小柴不解地方。

    不说暗中保护云开小师妹的事,就是宫宴出问题的事,也是凤祁老大让人露给萧少戎的。

    要不是有他老大在暗中帮忙,就凭皇上对萧家人的防备,萧家人怎么可能知道,已经进宫的瓜果鲜花出了问题?

    “为什么要让她知道?”凤祁随手拿了一件玄色外袍穿上,在圆桌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费小柴倒了一杯。

    和费小柴的气急败坏不同,凤祁仍旧是从容的、优雅的,脸上的笑容温柔如同春风,没有一丝苦涩与落寞。

    显然,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没有一丝伤怀与不甘。

    “你不让小师妹知道,小师妹怎么知道你的好?不知道你的好,小师妹就永远不会感动,永远不会喜欢你了。”费小柴接过凤祁递来的茶,在凤祁对面坐下。

    “我不需要她知道,也不需要她感动,更不需要她喜欢。我为她做这些是我心甘情愿,就算我被逐出了师门,她仍旧是我的小师妹,我保护自己的小师妹,还需要索求回报吗?”凤祁语气温柔,语速从容,眼神真挚,要不是费小柴太了解他了,真的会被他给骗过去。

    “老大,你真的这么想吗?”明明老大那么那么喜欢小师妹,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当然,不仅仅是云开,就是你也一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师弟,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护你们一世周全。”凤祁笑的平和,神情举止无一处不放松,没有一丝不自然。

    要骗人,首先要骗过自己。此刻,别说是费小柴这个废柴,就是萧九安和纪云开在凤祁面前,也看不出凤祁的异常。

    凤祁他没有一丝的异常,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真的把纪云开当成小师妹,保护她只是尽大师兄的责任。

    费小柴盯着凤祁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不对劲的地方,最后只能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我说不过你,反正你怎么说都是对的。”

    虽然,他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他说不出来。

    呜呜呜……嘴笨果然很悲剧。

    “时间不早了,你该去睡了。”凤祁喝完手中的茶,就开始赶人了。

    “我睡不着……我有点担心黎大叔,他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也不知是死是活。”费小柴趴在凤祁的桌上,赖着不肯走。

    “江湖第一高手,他不会有事。”凤祁看着费小柴的无赖样,不由得摇头。

    他真不知道费小柴这样的性格像谁,明明师父和师娘都是孤傲冷漠,不理世事的性子,为何教出来的儿子却天生一副热心肠,特别爱管闲事。

    “黎大叔年纪不小了,而且……他算什么江湖第一高手,他都不是萧九安的对手。”别以为他年纪小不懂事,他可是见过萧九安出手的。

    “萧九安并不想取他的性命。”萧九安那样的人,真要杀黎远绝不会偷偷摸摸。

    饶是他讨厌萧九安,也不得不承认,萧九安是一个可敬的对手,云开会选择萧九安,他能理解并且能接受。

    而正因为此,他才不想让云开知道他私下做的这一切。他只是单纯的想要保护云开。他,不希望云开有负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