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44章644选择,要命的差事!

    第644章 644选择,要命的差事

    这十几位大臣都是朝中栋梁,且皆是由百年世家培养出来的精英,他们此时提起纪云开,自然不是为了夸纪云开,他们是担心纪大人揽下此事,纪云开会帮他。二·五·八·中·文·网

    “实话,我并不担心纪大人。我知道纪大人有本事,他要没有能力也不会被先帝重用,但他的本事我们都看得到,能力再大也在规则内动,但那位王妃却不一样……”最先提起纪云开的户部尚书,忍不住叹了口气。

    其他几位大臣亦是一脸严肃:“那位王妃的手段着实叫人看不懂,不说她先前在大街上对天武公主出手一事,就说前段时间琉璃坊被烧一事,看她的处理手段就知她的手腕之高,常人难及。”

    琉璃坊被烧,她不找幕后黑手,而是直接放话天武,她的琉璃坊要是再出问题,她就把琉璃的配方公诸于众。

    如此一来,天武不仅不敢再对她的琉璃坊下黑手,还得要费尽心力的保护她的琉璃坊,不然出了事,最后吃亏的只有天武。

    这手段你敢说不高吗?

    这气魄你敢说你有吗?

    这样的女人完全不按规则出牌,身后还有一个强大的男人做靠山,说实话他们一点也不想惹。

    为了给自家王妃出气,能不远千里跑到黑石山,把人家老巢给拆了,燕北王萧九安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她要出手帮纪大人,这事指定能办成。你说我们要不要去探探她的口风?她背后可不仅仅只有一个燕北,还有天医谷和凤家。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现在的凤家,也不是当初那个凤家,咱们可不能小觑了那位的手段。”那位自然是指凤祁。

    能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收拢凤家的权利,可想而知凤祁的手段有多高。

    几位大人一商量,重点全然与皇上、纪大人无关,全部都是针对纪云开的,要是皇上和纪大人知晓,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样子。

    而在几位大人商讨,如何应对纪云开这个麻烦时,皇上也在和纪大人谈六部改革一事。

    纪大人这段时间一直闭门不出,再加上纪云开的警告,他也不敢跳出来,是以他并不知宫宴的事,直到皇上跟他说起此事,他才知晓纪云开居然闹了一出这么大的事。

    纪大人很想骂纪云开孽障!

    和整个天启的大臣对上,这是她能做的事吗?

    但是,他现在不能骂,因为皇上看重纪云开这个点子,且还有重用他的意思。

    说实话,纪大人虽然想得到皇上的重用,想要重新得到皇上的信任,但并不希望以这种方式得到皇上的信任。

    沉浮官场数十年,纪大人又不是蠢的,他哪里看不到这里面的危险,但是……

    旁人都可以拒绝,唯有他不可以。

    这个法子是纪云开提出来的,他又要依靠圣宠过日子,他要是拒绝了,未来的惨状可以预见。

    不管心里有多么憋屈,在皇上表达了要重用他的意思,纪大人“一脸激动”的跪下,再三叩谢皇上的重用与信任。

    纪大人上道,皇上也不可能没有表示,当即给了纪大人一个二品的实职,并开口称道:“父皇当初说,纪大人是我天启的宏骨大臣,值得信任与重用,父皇果然没有看错人,朕也没有看错人。”

    如若是平时,被皇上这么一亏纪大人定会激动不知所措,然此刻他却笑不出来。

    这种“重用”他一点也不想要。

    纪家怕是保不住了,两个女儿一个在宫中,一个失踪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唯有唯一儿子他真正是放心不下。

    知道这个时候皇上对他正愧疚,纪大人毫不犹豫的为自己的爱子提了个要求:“皇上,小儿来年准备下场科考,臣想让他去江南考试,不知可否?”

    把人送离京城,才有可能活下来,如果皇上应下,就说明皇上对纪家还有一点情份,要是不肯应下……

    纪大人不敢想像,作为皇上手中一把刀,把整个朝堂的人都得罪了的纪家,会有什么下场?

    “朕没有记错的话,纪大人的儿子今年有十五了吧?”皇上没有应下也没有拒绝,而是出口寻问。

    “回皇上的话,是十五没有错。”纪大人心中忐忑,面上却是不肯显露不分。

    皇上略一思索,说道:“朕记得和郡王家的嫡长女今年十三,配给纪爱卿的儿子正正好,待年后朕问问和郡王的意见,如若没有意外,朕就为他们赐婚。”

    显然,皇上是不打算让纪大人把小儿子送走,但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好歹为纪宁求了一道平安符。

    娶了郡王的嫡长女,最差也是县马,要是皇上加恩,成为郡马也不是问题。

    “臣叩谢皇恩。”有了皇上这句准话,纪大人也就安心了。

    与宗室扯上关系,纪家好歹能保住香火。且如此一来,此事也不算坏事了,至少在推进改革的这几年,他会得到皇上的重用,他会是京中最风光的人,万一改革成功,皇上大权在握,指不定他就不用死了。

    这么一想纪大人顿时乐观了许多,虽不至于春风满面的出宫,但也不会像先前那般,即使是强装也是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纪大人一出宫,那几位大臣就收到了消息,知道纪大人果然如他们所预料的那般,应下这桩差事。

    “秋后的蚂蚱,不知死活。”兵部尚书杀气最重,眼神也最凌厉。

    “阎王要人三更死,绝不留人到五更。纪家嚣张了这么多年,养出了一个贵妃,一个王妃,也足够了。”户部尚书仍旧是一副老好人的样子,留下这话慢悠悠的走了。

    其他几人视线相交,彼此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然后一个接一个离开,哪怕是皇家暗探也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纪云开比这些大人晚了两个时辰,才知道纪大人应下了这桩要命的差事。

    别说纪云开本就没有管纪家,管纪大人的意思,就算有这个心思,此时也来不及了。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纪云开承认,在推动此事时,她想过纪大人会被皇上推出来当替罪羊。但是,她绝对没有在背后使坏,让纪大人不得不应下这桩要命的差事,一切都是纪大人自己的选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