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9章639后悔,最后都会喜欢纪云开!

    第639章 639后悔,最后都会喜欢纪云开

    对上纪云开这个不讲理的,宗室的王妃、郡王妃奈何不了她,但对上皇上,宗室这些妇人的战斗力却不可小觑。贰.五.八.中.文網

    没有如纪云开所愿,宗室的王妃、郡王妃们并没有一天去两个,而是私下一联系,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杀到皇宫。

    当然,她们没有失去理智的跑去找皇上哭诉,而是去找纪澜纪贵妃。

    女人的事只能找女人自己解决,一群妇人去求见皇上也不合理,她们要哭诉自然只能去找皇上的女人。

    然,纪澜自己都委屈,听到这些王妃、郡王妃们的哭诉,心里更委屈了。

    合着人人都能参与操办宫宴,就她这个贵妃娘娘没有资格?

    但是,眼前的妇人们不是宗室的亲王妃、郡王妃,就是年长的公主,纪澜这个贵妃在她们面前还真不够看。

    这次要不是这些王妃、公主们,需要纪澜去找皇上为她们要说法,这些人指不定都不会来见纪澜。

    在后宫,能让她们求见的只有皇后娘娘,贵妃说的再好听,那也不过是一个妾。

    王妃、公主们好一通哭诉,半是强迫半是利诱,直到纪澜不得不应下为她们去跟皇上说,这些王妃们才满意离去。

    看着一个个行礼都透着敷衍,只会要她办事的宗室王妃、公主们,纪澜气得直咬牙,要不是宫里的东西被她摔的差不多,还来不及补,指不定又要再摔一遍。

    然,就是气成这样,纪澜也得帮她们把事办了,不然这些人回头吹一吹枕边风,她就惨了。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去看看,皇上现在有空吗?”纪澜吸了几口气,才压下心中的狂躁,勉强扯出一抹恬淡的笑。

    “是,娘娘。”小太监亲眼看到纪澜变脸,吓得小脸铁青,踉跄的退出宫殿,一出去就转身往前跑,就好像身后有一张大嘴要吃他一样。

    那些个宗室王妃们是算好了时间来的,知道皇上这个时候有空,这才齐齐进宫。

    纪澜宫里的小太监一去问,皇上就来了。

    当然,要换作平时,皇上肯定会敷衍一句,这不是知道宗室的王妃们来找纪澜了,皇不可能不来。

    皇上猜到宗室的王妃们,肯定是因宫宴的事来的。他把操办宫宴的事交给纪云开,本就是于礼不合,这些宗室的王妃们铁定会来问一句,他甚至都想好了说词,然……

    从纪澜口中得知前因后果,皇上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把宫宴交给纪云开操办,本就是得罪人的事,纪云开更好了,又给他得罪了一遍。

    “还真是不省心。”皇上摇了摇头,带着一点无奈,一点好笑。

    虽说他不喜欢纪云开,甚至讨厌纪云开,但不得不说纪云开还是有点小聪明的,居然知道拖这么多人下水,还给自己找了一个极好的理由。

    “把纪云开列的分工表给朕看看。”得知纪云开给众位王妃弄了一个分工表,皇上也感兴趣了,让人呈了一份上来。

    看到纪云开将宫宴的流程一一分解开,将每件事情的标准定好,并且责任到人,分工到人,皇上顿时惊住了……

    这简真是比六部的分工还要明确,还要有条理,这是一个女人做出来的?

    “只有这一份吗?还有呢?全部给朕找出来。”皇上强压下心中的狂喜,朝纪澜大吼。

    纪澜吓了一大跳,不明所以的她,连忙让人将众位王妃、公主们拿来的“责任书”递给皇上:“皇上,就,就这些了。”

    皇上一一看完,发现纪云开将每一件事都分解的清楚、详细,让人一眼就能看明白。

    本来操办宫宴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但纪云开这么一分解,每个人要做的事情就不多了,甚至时间上绰绰有余。

    “可惜是个女人,可惜你是纪云开……”将一件大事拆分成无数个细项,明确每个人该做的事,每个人该负的责任,确定每件事完成的标准,每个人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合起来……大事也就办完了。

    朝廷有许多事情,都是需要各部通力合作,但以往各部总是互相推诿,一件不大的事也能拖上十天半个月,甚至出了问题,他想找人问责都找不到人。

    但如果按纪云开这个流程图、这个责任书,将所有的事一一分解到各部,各人手中,并且定好标准与期限,各部的人还能推诿吗?出了事,他还能找不到人问责吗?

    皇上越看越惊喜,一页页翻下去,待到全部看完,皇上忍不住感叹了一句:“果然,是朕小瞧你了。”

    此刻,皇上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失落。无关爱情,只是……想到自己将这么一个女人,推给自己的对手,他心里就恨得咬牙,悔得肠子都痛。

    也许他早就后悔了,在纪云开解了萧九安的毒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他曾无数次问自己,如果他当时没有为纪云开和萧九安赐婚,而是给纪云开一个公主的虚号,事情会变成什么样?

    萧九安不一定会死,但绝对好不了,纪云开虽然会伤心但却不会恨她,她会尊享一世荣华,寂寞的过完一生。

    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在纪大人不断的进言,以及纪澜的劝说下,他把纪云开赐给了萧九安,救了他的敌人,给自己带来了一个极大的麻烦。

    每每想起这事,他就恨不得宰了纪大人。要不是纪大人的谏言,他根本不会把纪云开赐给萧九安,也不会有现在的事。

    是以,他后面寻到了机会,就把纪大人帝师的名号给撸了,对纪家也不像先前那般信任。

    他不怀疑纪大人的忠心,但是纪大人没有识人的本事,且没有大局观,心中的小盘算太多,这样的人他用着不放心。

    纪澜站在一旁,看到皇上一时兴奋,一时惋惜,时不时就念出纪云开的名字,心里顿时凉了一截,呆呆地站在,眼泪一颗一颗落下……

    她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吗?

    皇上他终于也更喜欢纪云开了,就像她父亲一样,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却更看重纪云开。

    她就不明白了,纪云开到底哪里好了?

    为什么她身边的人,她在乎的人,先喜欢她的人,最后一个个都更喜欢纪云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