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8章638应对,分工明确责任到人!

    第638章 638应对,分工明确责任到人

    收到圣旨的刹那,纪云开是懵的。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她原本以为,皇上让她操办宫宴,只是嘴上说一说,然后再制造一两起误会,让人误以为她嫁了人,仍旧忘不掉皇上,“主动”帮皇上操办宫宴。

    她甚至都想好了,要把纪澜推出来,就说她这个做姐姐的心疼妹妹,协助妹妹操办宫宴,结果……

    皇上完全不按理出牌,居然直接发明旨,这叫人怎么玩?

    “王妃,你还好吧?”亲卫站在一旁,见纪云开捧着圣旨发呆,不由得提醒了一句。

    “很不好,我总觉得皇上有阴谋。”纪云开看着手中的圣旨,长长地叹了口气。

    “王妃,王爷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皇上有再多算计也不怕。”亲卫对萧九安有绝对的自信,然纪云开却做不到。

    哪怕是现在,她仍旧习惯靠自己。

    “我怕我等不到王爷回来,就落入了皇上的算计。”纪云开苦笑了一声,随手将圣旨递给一旁的侍卫:“收着吧。”

    圣旨已下,根本容不得纪云开说不。

    当天下午,平郡王就带着人过来了,一副大爷似地道:“皇上让我协助你操办今年的宫宴,有什么需要我们内务府做的,你且吩咐这奴才就行了。”

    平郡王指了指他身旁的太监:“这奴才是内务府的总管太监郑牧,你叫他郑公公就行了。”

    纪云开点了点头,没不说话,倒是郑公公客套的上前,与纪云开寒暄了几句。

    郑公公本欲与纪云开多说几句,好套套交情,然纪云开这人不配合,寒暄过后便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细细将往年的规矩问了一遍。贰.五.八.中.文網

    平郡王见状,冷笑:“本事不大,架子到挺大的,本郡王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把宫宴办成什么样。”

    “郡王放心,我一定能办的和往年一样。”先前皇上说了这差事,纪云开就努力搜索原主的记忆。然,原主虽然经常协助操办年底的宫宴,但都是与宫主的嬷嬷一起,负责宫里里的部分,其他的事原主并不会参与,能派上用处的经验不多。

    “本郡王等着。”平郡王丢下这话,就带着郑公公走了。

    郑公公离去前似笑非笑地看了纪云开一眼,那阴恻恻的样子叫人发毛。

    燕北王府的亲卫站在一旁,急得要死,有外人在他们又不敢开口,直到平郡王带着郑公公离开了,才担心地道:“王妃,这宫宴要内务府的协助,咱们前不久才把内务府的人得罪了,这……事情还能成吗?”

    平郡王带这个太监过来,嘴上说是来协助纪云开,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对方是来给下马威的。

    “没人敢在宫宴上动手脚,不要担心。”相比内务府的挑衅,纪云开更头痛宫里的事。

    宫里的阴私多着呢,谁知道皇上会不会动手脚坑她,到时候她就是有嘴也说不清楚。

    她得想个办法,把自己摘干净才行。

    “王妃,有什么我们能帮忙的吗?”亲卫见纪云开眉头紧锁,便知这事定然不好办,也不敢给纪云开添乱,只得主动讨差事。

    “有……帮我去找往年宫宴的流程,最近十年的我都要。另外,帮我给宗室的王妃、郡王妃一一送个帖子,我要一一上门拜访。”皇上不是说,今年的宫宴由她全权负责吗?

    那么,她有权调动任何人吧?

    亲卫的效率极高,当天晚上就将近十年宫宴的流程寻来了。纪云开挑灯夜读,花了一晚上的时间,将近十年的宫宴流程全部看完,然后根据往年的流程,制作了一分详细的流程分工图,将所有的事务一一分解,分派到个人头上,并且明确了责任人,完成时间。

    做好这一切,纪云开就给宗室的王妃,郡王妃,年老的公主写帖子,一一确定时间,然后一家家上门拜访。

    宗室的人在皇上和萧九安之间,自然是向着皇上的,然就算他们心里不喜纪云开,面上也不会给纪云开难堪,至少不会做出接了帖子,却避门不见的事。

    纪云开上门后,也不与人废话,本着公事公办的原则,直接告诉对方,她奉皇上旨意操办宫宴,今天登门是来与对方商讨宫宴一事。

    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纪云开就拿出她事先做好的分工图,将对方需要做的事一一勾出来,并明确的标上最后完成期限。

    “灵王妃,具体的事务和日期我都标明了,请灵王妃提前做准备,有什么不懂的,灵王妃可以派人来寻问我。”纪云开客客气气的把责任书呈上。

    当然,这些宗室的妇人并不好算计,纪云开一提出来便拒绝了,但是……

    纪云开直接拿圣旨说事,说她是奉命办事,宗室妇人要还不信,或者直接不听,纪云开就把责任收留下,并道:“王妃,我在上面标明了期限,每隔三天我会与王妃核对一次,并且会将结果公示出来,如果到最后期限还未完成,我会将事情的进展张贴在城门,让京城的百姓都知道。”

    “简直放肆,纪云开,你把我们当什么了!”听到纪云开的话,几个王妃、郡王妃险些气得吐血,有不少人直接拍桌子,说纪云开完全是乱来,她们是不会配合的,她们要进宫找皇上。

    “这就是皇上交待下来的事,几位王妃身为宗室媳妇,却不思为君分忧,难怪皇上不得把此事交给我这个异姓王妃。”纪云开笑眯眯的给了扣了一顶帽子,同时也把旁人的猜忌,以及可能出现的不好的流言给堵住了。

    皇上为什么下旨要纪云开主持宫宴?

    自然不是对纪云开旧情不忘,也不是纪云开与皇上还有情,而是宗室的王妃公主们不为君分忧,一个个推脱,皇上没有办法,只能把此事交给有经验的燕北王妃了。

    不管如何,过往是抹杀不了的,纪云开也无法抹杀原主的过往。不管原主以前做的那些事是对是错,现在都算是她的事,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她只能选择面对。

    听到纪云开的话,宗室的亲王妃、郡王妃,甚至几位年长的公主都气得全身发颤,一个个放狠话要进宫找皇上讲清楚,她们怎么不肯为皇上分忧了?

    面对众位王妃的威胁,纪云开连脸色都没有变了一下,甚至心里还暗暗想着:去吧,去吧,最好一天去两个,把皇上烦死最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