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5章635膈应,没那么容易死!

    第635章 635膈应,没那么容易死

    皇上这招可谓极毒,说是杀人不见血也不为过。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纪云开虽然第一时间拒绝了,然皇上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自顾自的道:“也对,你现在身份不同,住在宫中多有不便。你住在宫外也是一样的,朕相信你能办好。”

    “皇上,宫里今年有贵妃娘娘在,怎么也轮不到我来主持宫宴。”实在不行,还有宗室的老王妃们,怎么也轮不到她这个异姓王妃。

    她可不是原主那个傻姑娘,上赶子给人帮忙还被人嫌弃。

    “贵妃娘娘她……”皇上并没有因纪云开的拒绝而生气,而是一脸为难道:“外面的流言你也听到了,朕实在不放心她。”

    “都是流言罢了,当不得真。皇上正好借此机会,给贵妃娘娘证名。”纪云开发誓,她绝不是为了帮纪家,只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罢了。

    “是不是流言,你心里不明白吗?”皇上似笑非笑地看着纪云开,眼中透着让人恼怒的算计。

    然纪云开仍旧不慌不忙的反击:“贵妃娘娘是什么人,皇上还不清楚吗?我与贵妃娘娘并非同母所出,我身上的坏习惯,贵妃娘娘可没有。”

    纪云开严重怀疑,皇上十有八九被那群文官的话吓住,真怕纪澜会半夜杀夫。

    如果真是这样,纪云开只想说,她太同情纪澜了,简直是大写的悲剧。

    “这次正是一个好机会,有皇上为娘娘证名,流言便会不攻而破。二·五·八·中·文·网”纪云开知道皇上并不在乎纪家,不然也不会任由流言肆起。

    论起玩弄舆论,可没有几个人能赢得过这位皇帝。

    皇上高深莫测的笑了一声,没有回答纪云开的话,而是突然提道:“燕北王去玉峰山为你取水,却突然去了燕北。燕北与京城相隔甚远,还有半个月就是新年了,他能赶在新年前回来吗?”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只在四天前收到了萧九安报平安的信,之后再也没有收到了。

    “如果赶不回来那就可惜了,天武公主为了能与燕北王一起过新年,特意留在天启过年,燕北王回不来,岂不是要辜负了天武公主的一片深情。”皇上笑眯眯的说道。

    纪云开呵呵笑了一声,没有搭理皇上。

    皇上这是膈应不死她就不甘心吗?

    要留在天启与萧九安一起过新年,天武公主这是想做什么?嫁给萧九安做小吗?

    “怎么?不高兴了吗?”皇上靠在龙椅上,带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邪气。

    纪云开知道了,皇上今天就是来膈应她的,她猜测皇上十有八九在燕北,在萧九安手上吃了亏,奈何不了萧九安,只能折腾她。

    看在萧九安虐了皇上一回的份上,纪云开决定大人有大量,不跟皇帝一般见识。

    “皇上说笑了,我有什么不高兴的。我只是在想,天武会不会让他们唯一的公主给人做小。”没办法,正妻的位置她占了,除非她死……

    “毕竟,我也不是那么容易死的。”想要她死的人不知多少,然而真正能取她性命的,至今还没有出生。

    皇上听罢,不以为然:“纪云开,你太看得起自己了,要让一个人死,远比要让一个人活容易。”

    比如魔教教主,比如黎远。便是武功天下第一又如何?

    还不是一样死了。

    “皇上别吓我,我胆子小。”臭不要脸的皇帝,居然威胁她,简直比当初的萧九安还要讨人厌。

    “既然胆子小就乖乖听话,别挑衅朕的忍耐极限。”丢下这么一句威胁意味十足的话,皇上抬了抬手,像是赶苍蝇的道:“去吧,好好准备,别让朕失望。”

    “皇上……”纪云开起身,然不等她说话,皇上就走了……

    这是强买强卖!

    纪云开大怒,要不是还有理智,她肯定把身旁的椅子踢翻了。

    皇上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而当一个皇帝不要脸后,就真的有点可怕了。

    吃了个闷亏,憋屈至极的纪云开愤愤地离开皇宫,一出宫门就被纪大人拦住了:“你……跟我回家一趟,我有话要跟你说。”

    纪大人火气不小,但他还知道这是宫门口,不是他能撒野的地方。

    然,他今天踢到铁板了。

    刚在宫里吃了一个闷亏的纪云开,心里正不爽,纪大人这个时候撞上来,简直是找虐。

    “父亲有什么话还是直接说吧,皇上交了一个差事给我,我这会实在忙,抽不出时间回家。等到王爷回来了,我定与王爷一道上门去看父亲。”纪云开客客气气的开口,却与纪大人拉开了足够的距离。

    纪大人的坏脾气他是领教过的,虽说在人前纪大人一向注重形象,可难保纪大人不会气晕头,不顾场合就对她出手。

    “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时间,最多半个时辰。”纪云开憋屈,纪大人更憋屈。

    这天下,有哪个做父亲的要见女儿,要跟女儿说话,还要在女儿家门外等?到处去堵的吗?

    放眼天启,恐怕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憋屈的父亲了。

    “半个时辰我倒是耽误的起,但是……”纪云开上前一步,面上笑语盈盈,嘴里却吐着威胁的话:“我要去纪家一趟,出门就重伤不能出门,没法给皇上办事,你说旁人会怎么说纪家,说父亲您?”

    虽然她也想过用这个办法,逃掉操办宫宴的差事,可只是一想她就放弃了。

    皇上又不是真需要她来操办宫宴,皇上要的就是这么一个说法,她办不办结果都一样,皇上不会放过她。

    与其把自己折腾的受伤、身残,还要憋屈的忍受皇上的荼毒,不如直接面对,指不定柳暗花明又一村了。

    “你,你……你威胁我!”纪大人气得脸色大变,连连后退。纪云开反应极快的拉住他:“父亲,注意你的表情,你的表情太狰狞,可不像名满天下的纪帝师。”

    “你,你……”纪大人一口气没有缓过来,一张脸憋的通红。

    他现在已经不是帝师了,纪云开这话简直是扎他的心,而他还不能说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