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4章634进宫,能不能消停一些!

    第634章 634进宫,能不能消停一些

    燕北已经完全落入萧九安的掌控中,皇上的手就是再长,现在也管不到燕北的一亩三分地,奈何不了萧九安。二·五·八·中·文·网

    然,在萧九安手上吃了一个大亏的皇上,怎么肯甘心就此罢手。

    萧九安不在京城,他折腾不了萧九安,还不能折腾纪云开吗?

    这段时间,京中对纪家不利的流言一拨接一拨,纪府的下人每天都在琉璃坊外面等纪云开,只要纪云开一出来,纪家一定不会放过她。

    先前,皇上懒得管纪云开,更懒得管没有利用价值的纪家,纪云开能躲过纪家也是她的本事,但现在不一样了。

    萧九安在燕北给了他那么大的一个难堪,现在该轮到他给萧九安难堪了。

    朝十庆郡主发泄一通后,皇上便下旨召纪云开进宫。

    圣上召见,纪云开就是不想出门也必须出,而她一出琉璃坊,纪家的下人就缠了上去:“大小姐,大小姐,老爷有请。”

    “你是……”纪云开知道纪家的人在外面等她,但真不认识纪家的下人。

    不过多少也能猜到了。外面对纪家的流言就没有停过,纪家绝不会放过她。

    “小的是纪冬,纪家的管家。老爷等了小姐五六天了,还请小姐回家一趟,老爷有要事与小姐商量。”先前纪大人在琉璃坊外找了纪云开几次,没有找到了。

    纪大人丢不起那个人,便派了管家过来,只等纪云开一出路,就堵住她。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哦……”纪云开应了一声,“我现在要进宫,待我见过圣上后再说。”

    说完,便示意亲兵上前,将纪家的管家架开,登上马车,前往皇宫……

    “大小姐,大小姐……”纪冬追着纪云开,想要纪云开给个准话。

    这“再说”是回还不是不回呀?他要怎么跟老爷回话?

    可惜纪冬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跑了半条街,累的气喘吁吁,最终还是没有追上。

    纪冬无法,只得回家禀报给纪大人知晓。

    纪大人最近快被京城的流言给憋疯了,连朝都不上,直接请假。

    现在听到纪云开出门进宫了,纪大人顾不得自己前两天请了病假,当即让人套了马车,去宫门口堵人。

    然,纪大人七赶八赶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纪云开走进皇宫。

    “在门口等。”纪大人铁了心,今天必须堵到纪云开。

    受流言的影响,不说宫里的贵妃的娘娘,纪家族中姑娘的婚事都受了极大的影响。有几户原本相看好了,只等下聘的人家,却流言而与纪家取消了婚事。

    纪家族人知晓前原后果,气得打上了纪大人府上,要纪大人给他们一个说法,不然他们不排除把纪大人这一支逐出纪家的可能。

    当初,整个纪家靠着纪大人这一支发家,成了京中有名的大家族,纪家族人自然是捧着纪大人。

    然,自从纪云开出嫁后,纪家族人明显能感觉到,皇上对纪大人的不满,尤其是在云家小姐要上京参选后,纪家族人更是不满了。

    说句不好听的话,纪家这个偌大的家族,最近这几年完全是靠云家养着,要是没有云家每年往纪家送来的银钱,纪家族人哪有今天的体面?

    现在纪大人不仅失了帝心,还与云家的关系越来越远,纪家族人威胁要将纪大人除族,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纪家就是一个诗书传家的大家族,族中子弟皆是科举出仕,就算没有本事考上进士,最差也是秀才。

    这样的家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族中的资源有限,给了旁人自己就少了。这时候,挤掉一个便能多占一份资源。

    当然,从大局上讲,也可以说纪家这种行为,是为了家族更好的发展。

    把无用的剔除,把没有价值的踢开,只留下有用的,有价值的,家族何愁不兴旺?

    当然,作为出嫁女,纪家的事与纪云开无关,纪云开不会管,也管不了。

    匆匆进宫,纪云开在殿下足足等了一个时辰,才见到皇上。

    虽说这一次皇上没让她跪着等,但在外面吹一个时辰的寒风,也冷的她够呛。

    可对方是皇上,她能有什么办法?

    在手僵都快冻僵之际,纪云开终于被皇上宣诏进宫。和之前一样,纪云开并没有跪下行礼,只是福了福身。

    “燕北王妃免礼。”和上次不一样,皇上和颜悦色的说道。

    然,纪云开却被吓了一跳。皇上待她一向刻薄,从来没有一个好脸色,此刻……非奸即盗。

    “来人,赐座。”皇上不仅笑的和气,且第一次给了纪云开坐位。

    纪云开面无表情的坐下,心里却是在打鼓。

    她还是喜欢皇上直来直去,直接对她的厌恶,也不想陪皇上玩这些虚的。

    纪云开怕皇上出什么妖蛾子,先一步开口道:“不知皇上召臣妇进宫,有何要事?”

    “没什么大事。”皇上云淡风轻地道:“这不是马上就要到新年了吗?宫中也没有一个能主持大局的人。往年,你也有进宫帮忙,今年也一样,你就和内务府的一起,把宫宴操办起来了,如何?”

    皇上这话看似寻问,实则并没有给纪云开说不的机会。他不等纪云开回答,又道:“今天时辰也不早了,你就直接在宫中住下,与内务所一起操办宫宴。”

    “皇上,不可……”纪云开猛地站起来,出声拒绝。

    皇上真的是越来越阴险了,简直是不要脸了。

    原主往前与内务府的一起操办宫宴,那是因为皇上不仅没有立后,后宫连个妃子都没有,根本没有主事者,原主那个挂着皇上未婚妻名义的女人,自然要出来主持大局。

    但现在是什么情况?

    后宫有一个纪贵妃在,她也嫁给萧九安为妻了。皇上还要她出来操办宫宴,这是像世人暗示,皇上对她有旧情呢,还是她对皇上有旧情?

    这事真要成了,萧九安不得顶一大片绿草?

    她和萧九安还能过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