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3章633煞神,守着一个人过!

    第633章 633煞神,守着一个人过

    萧家的祠堂不是普通人能进的,萧家的族谱也不是普通人能看的,但是萧家祠堂里发生的事,却是普通人可以知晓的。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萧九安并没有封锁消息,当一干将领从萧家祠堂出去,祠堂里的消息就传了出去。

    原本就一直支持萧九安的人,先前碍于流言一直不敢放狠话,这会却是底气十足,只要有人寻问,便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来上一句:“谁规定只有先王妃的儿子才能是燕北的王?谁规矩只有当年的小世子,才能继任燕北王位?我们家王爷就是萧家的继承人,就是燕北的王,正正经经的王。”

    而原先那些怀疑萧九安的人,为了弥补自己当初犯的错,也一个个积极的平息流言,不需要人问,便主动把祠堂里发生的事宣扬了出去。

    当然,他们还算有理智,没有蠢的把萧家未来五十代家主的名字放出去。

    这种东西都是家族的机密,要不是亲信是不会给看的,看了也必须立刻忘记。

    不过两天的时间,萧九安不是燕北萧家血脉的流言就平息了,原先怪异的气氛也消失了,燕北的危机也解除了,此刻燕北上下前所未来的团结。

    最先收到消息的,是一直关注燕北进展的南瑾昭:“我就知道萧九安那人必有后招,天启的皇上和十庆郡主想凭这么简单的招对付萧九安,实在是愚不可及。”

    当然,也不是不可能成功,只要萧九安无法回燕北主持大局,在北辰、南疆和天启三方的通力合作下,任凭燕北人再团结也能瓦解。贰.五.八.中.文網只可惜天启的皇帝没有那个本事,没能把萧九安困在天启。

    比南瑾昭晚一步收到消息的是北辰天阙。

    之前萧九安不在,北辰的兵马一向是赢多输少,大赢小输,眼见就要攻破燕北的防守,可以收回当年的失地,然……

    就在这个时候,萧九安来了。

    萧九安一来什么话也不说,直接带兵突袭,不仅给北辰造成的大量的损失,还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自萧九安继任燕北王位以为,北辰在燕北军手中就没有讨到过好处。萧九安这三个字,早已成了北辰将士的心魔,别说萧九安亲自带兵突袭,就是只听到萧九安的名字,北辰的兵马都会忍不住打抖。

    萧九安一出现,且一来就打了个大胜仗,狠狠地打击了北辰将士的士气。北辰的将士越发的坚信,只要有萧九安在,他们就没有胜算。

    现在,全军上下都把希望寄托在天启内部,希望天启内部能尽早证实萧九安的身份,将他身上的王位给掳了,然……

    他们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好消息,反倒等了大噩耗。

    “大皇子,我们现在怎么办?”北辰的将领慌了。

    他们之所以会随大皇子一同出征,是得到确切的消息,知道萧九安不是燕北萧家的人,他没有资格统领燕北军才会出兵的,要早知道情况会是这样,他们绝对不会出兵。

    他们事先一点准备也没有,草草出兵对上燕北的强兵,对上萧九安这个煞神,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不急,看天启的局势。萧九安是秘密前往燕北,天启皇帝不会放任不管。”北辰天阙动了动缺了手指的左手,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天启皇帝要是无用,他不介意自己亲自动手。

    萧九安的身世可不仅仅只有一个问题,假如萧九安的真正身世暴露,燕北那些人还会坚定的认为,萧九安是燕北的王吗?

    燕北的兵马,还会乖乖地听萧九安的命令吗?

    他很怀疑……

    心中有底牌,北辰天阙信心十足,连带的北辰的将领也冷静下来了。

    天启皇帝离燕北最远,是三人当中最后一个收到消息的。

    消息一传回京城,天启皇帝就气炸了,不顾暴露十庆郡主所在,直接出宫杀到十庆郡主的住处,对着十庆郡主就是一通骂。

    “蠢妇,你所谓的能证明萧九安的身世有问题,就是只能证明他不是你母亲的儿子?你不能证明他不是你父亲的儿子,你折腾什么?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愚蠢的举动,朕不仅打草惊蛇了,还一无所获,颜面尽失。”

    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燕北的事情必有他的手笔,他堂堂皇帝对一个异姓王使出阴招就算了,最后还输了,简直是丢人。

    “皇上,他不是我母亲的孩子,并非我的兄长,这还不够吗?难道燕北的人不信?不可能,我母亲有留下血书,还有我亲哥哥的画像,萧九安根本就不是我哥。”十庆郡主被皇上骂的一脸懵逼,幸亏一旁的太监机灵,将燕北发生的事细细地告诉了十庆郡主,可是……

    十庆郡主比先前更懵了。

    皇上见状,更气了:“果然女人就是不可信,萧九安不是你母亲的儿子怎么了?谁规定只有你母亲的儿子,才能继承燕北王位?你们的脑子是被猪吃了吗?能继承王位的从来都是燕北王的儿子,而不是哪个女人的儿子。”

    皇上越想越生气,先前他也是脑子被猪吃的一员,认为萧九安不是当年的小世子,就没有资格继承王位。

    然,萧家祠堂发生的事,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也让他清醒了过来。

    “这,这,这不可能……他不是我娘的儿子,他不是萧家的血脉,他怎么能继承王位?这不可能。”十庆郡主不能接受,跌坐在地上。

    皇上见状,冷笑:“燕北王府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规矩,养大了你们的心了吧?你娘不会真的以为,只有她的儿子或者女儿才能继承王位吧?开什么玩笑,她的儿子和女儿首先得是燕北王府的血脉,你以为你娘随便跟人生个儿子,就能继承燕北王府?你以为你随便跟人生个儿子,就是燕北王府萧家的血脉?朕告诉你,不是!只有燕北王的血脉,才是燕北萧家的继承人,至于他的生母是谁,一点也不重要。”

    燕北萧家历代只有嫡长继承,只有王妃的儿子才是继承人,且燕北王一直只娶一个妻子。以至于,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忘了,燕北王就算只能娶一人,并不表示他这一生都只能守着一个女人过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