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9封地!

    萧长泽满怀喜悦的去上早朝,小狼崽子看着他欢喜的背影,不由得失笑。

    好半晌,小狼崽子才止住笑。

    一抬头,就对上萧九安的冷眸,小狼崽子吓了一跳,连忙收起笑容,站好,“王爷。”

    “你什么时候回封地?”萧九安不带感情的道。

    小狼崽子愣了一下,道:“我听王妃的。”

    萧九安点了点头,转身道:“走吧。”

    什么意思?

    小狼崽子一脸不解地站在原地,不知要不要走,也不知往哪里走。

    这是要他现在就去封地?

    “还不快跟上?”萧九安走了两步,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不客气的催了一句。

    “哦。”小狼崽子应了一声,快步跟了过去。

    两人来到怡安宫,纪云开已经起来了,怡安宫灯火通明,宫人早已摆好早膳,纪云开见二人走进来,朝小狼崽子招了招手,“墨墨来,陪我用早膳。”

    “王妃。”小狼崽子十分自觉地,在纪云开身旁坐下。

    萧九安比他晚了一步,瞪了一眼小狼崽子,在纪云开另一侧坐下。

    小狼崽子只当没有看见,他靠在纪云开身侧,小声地道:“王妃,王爷刚刚赶我走,还欺负长泽。”

    “小兔崽子!”萧九安刚拿起筷子,正要给纪云开夹菜,听到小狼崽子的话,顿时停在半空,斜了小狼崽子一眼。

    这一个个的,胆儿肥了。

    “王妃你看,王爷又欺负我。”有纪云开在,小狼崽子半点不怕,他往纪云开怀里缩了缩,还挑衅地看了萧九安一眼。

    清官难断家务事。

    纪云开看着两人,摇了摇头,拿起筷子,给小狼崽子夹了一筷子菜,“好,回头我帮你骂他。”

    “王妃最好了。”小狼崽子笑了一下,松开了纪云开,又恢复了一本正经的严肃样,好像刚刚撒娇的人不是他,可是……

    他耳尖的红晕,却出卖了他。

    告黑状,撒娇,是他跟长泽学的,他看着长泽经常抱着王妃撒娇,心里说不出来的羡慕,便忍不住也想要试一试。

    他开始还以为自己是会尴尬,没想到一点也不会。

    因为不管他做什么,王妃都会纵着他。

    萧九安没有说话,他只是把自己的碗递到纪云开面前。

    纪云开斜了他一眼,“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争,也不害臊。”

    萧九安没有说话,只举着碗看着纪云开……

    纪云开是他夫人,是他的王妃,是他的太后,他争怎么了?

    纪云开说是如此说,但还是给萧九安夹了一个小包子,萧九安也礼尚往来,给纪云开夹了一个她家吃的春卷。

    小狼崽子见状,也不敢示弱的给纪云开夹了一块酸萝卜,萧九安瞥了一眼,没有动作,但纪云开还是防备异常,她暗暗瞪了萧九安一眼,而后对小狼崽子,“别给我夹了,你自己先吃。”

    这两人可千万别,不停地给她夹菜,她不想再吃撑。

    萧九安正想偷偷给纪云开夹一块菜,听到纪云开的话,手中的筷子转了一个方向,落到了自己的碗里。

    他没有忘记,上一次他们与长泽四人一起吃饭,他们三人都拼着给纪云开夹菜,最后纪云开的碗都堆不下来了。

    那一次,他吃撑了。

    他不想再来一次。

    有了纪云开的警告,这一顿早膳三人吃得十分安生。

    早膳吃完,天才灰灰亮,萧九安又忙着处理政事去了,纪云开则与小狼崽子在园子里散步。

    “墨墨,太上皇的意思,你该明白。他希望你回封地,不是赶你走,是希望你坐镇北辰,免得北辰天阙毁约,而且南疆那些投靠过来的士兵,也需要找地方安置。把他们安置在大燕是不行的,先前战乱,南疆那些投靠过来的人,能派上用场,哪怕底下的士兵不满,大将军也能压下来。”

    “可现在南疆已灭,天下已定,短时间内不会再有战乱,就是再起战争,南疆那些人也派不上什么用场。南疆那些在军中就没有什么大用处,大燕的百姓对他们排挤的严重,军中的将士也无法接受他们,我们不能让那些南疆人留在大燕,得另外安排他们,至少不能让他们留在大燕。”

    纪云开也听说过,南疆那群人投靠他们的人,在燕北军与南疆的对战中立了大功,按功劳当大赏。

    领军的将领们,倒是没有隐瞒他们的功劳,全都如实报了上来,兵部的人也公平,该给的奖励全都发了下去,该升的职务都升了上去,完全做到了一视同仁,对南疆那些投靠者没有任何歧视,但是……

    纪云开知道,所谓的公平不过是表面上的公平,大燕的人,尤其是燕北那一批跟随王爷的老人们,他们始终没有办法接受南疆的人,也不会接受。

    他们给南疆那些人封赏,不过是为了维护军中的公平,让世人看到他们大燕的公正,但实际上他们已在给皇上施压,要把这些人调出军中,尤其是武一那批立了大功劳的,更是不能留在燕北军中。

    他们此举倒不是打压异己,而是无法与南疆人同处,无法不仇视南疆人。

    他们燕北与南疆仇深似海,燕北数十万百姓全部死在南疆人手里,要他们与南疆人和平共处,哪怕这些南疆人已投靠了他们大燕,燕北那些老兵、老臣也无法接受。

    正好,萧九安也不喜欢南疆人,虽然武一等人立下了大功,但萧九安对他们仍旧是不喜的,只是……

    大燕初立,不能朝令夕改,而且他们才摆出,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的态度,一转身就把武一等人处理了,让天下人怎么看?

    还有那些观望的人,敢投靠他们大燕吗?

    这天下,终是要靠人才来治理,他们为了吸纳更多有才之识,都不能对武一等人下手。

    于是,对武一等人的处理,便让人两头为难。

    让他们留在军中,继续嘉赏他们,燕北的老将、老兵,甚至大燕的百姓都无法接受。

    不仅仅是燕北,就是现在的大燕,之前的天启,也有无数人死在南疆人手里。是以,大燕的百姓无法接受武一等人,哪怕武一等人为大燕立了大功劳,大燕的百姓、官兵也无法接受他们。

    没有将武一等人生吃了,就已经是大燕百姓的厚道了。

    可是,他们又不能动武一。

    千金买骨马,他们要动了武一,必会引起民心大乱,引起北辰,甚至大燕本王的百姓惶恐,会让他们觉得,在大燕没有公平,所谓的天下大同,所有人都是大燕的子民只是骗他的。

    杀不得,又没有办法留下来,萧九安便想到一法……

    让墨墨去北辰的封地,把武一等人带走。

    他们依旧是大燕认可的武将,依旧拿大燕的俸禄,但人却远离大燕,远离政治中心,不会引起大燕百姓与将士们的厌恶,同样……

    日后也无晋升的机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