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8三日一朝会!

    萧长泽顺利登基,但萧九安与纪云开,也没法就这么撒手不管。

    天下初定,大燕内里虽稳定了,各官员在萧九安与纪云开的强势震压下,无人敢有二心,一个个各司其责,尽忠尽职,不敢起妖蛾子。

    百姓也安居乐业,南疆被灭后,外部短时间内也不会再有战乱,可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萧九安在!

    有萧九安这个杀神镇着,便是有二心的人也得按捺下来,有再多的不满也得憋着,可一旦萧九安不在了,萧长泽这个小皇帝,能做到什么时候还不好。

    大燕开国的功臣,都是陪着萧九安南征北战的,一个个彪悍不说,还要功绩有功绩,要资历有资历,尤其是燕北军那一批将领,可以说个个对长泽有恩。

    长泽年少登基,如无萧九安在一旁帮忙镇着,必会陷入主弱臣强的地步,届时是萧长泽便是还能坐在皇位上,那也只是一个傀儡皇帝。

    是以,即便长泽登基了,萧九安与纪云开仍旧住在宫里,甚至萧九安这个太上皇,还得替皇上处理政务。

    唯一的好处,大概是作为太上皇,萧九安不用上早朝,他不想处理的事,也可以全部丢给长泽,而长泽他丢不开……

    开国初,大燕按前朝旧历,遵守每日一小朝,三日一大朝。

    初时,萧长泽还兴致勃勃,可仅仅半个月,萧长泽就受不了。

    “墨墨哥哥,为什么我每天都要上早朝?我还是一个孩子,我还在长身体,我天天睡不饱,我会长不高,变成小矮子的。”萧长泽抱着小狼崽子,死活不肯撒手。

    他觉得他要被折磨疯了。

    每天天还未亮,就被宫人从床上挖下来,每天萧长泽都是迷迷糊糊的,在完全不清醒的状态下,由宫人服侍他穿衣,直到一切收拾好,宫人才会拿块冰块子,给他醒醒神。

    而这时,他才彻底的清醒,可是这份清醒只能维持一刻钟,等到他在龙椅上坐下,他又开始犯迷糊,想睡觉。

    他也不想如此,他也想要精精神神的上朝,认真的听朝臣的禀报,可朝臣说的话太无聊了,他太困了。

    “好啦,醒醒神,该上朝了。”小狼崽子并没有宠着长泽,他接过宫女递来的冰帕子,一巴掌拍到萧长泽的脸上。

    此时,正值初春,早晨还有几分凉意,冰帕子一甩到脸上,长泽就哆嗦了,瞬间清醒了过来,“冷冷冷。”

    “现在醒了,可以上早朝了。”小狼崽子强忍着笑意道。

    长泽虽年幼,可在朝臣面前却是一个合格的帝王。喜怒不形于色,威严自成,小小年纪却已有帝王威严之气,但是……

    在他们面前,长泽还是那个长泽,并没有变。

    一听到要上朝,刚精神的长泽,立刻就蔫巴了下来,“好不想去,那些大臣,每天竟是废话,一点小事翻来覆去的,一群人只顾着争夺利益,明明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他们是你的长辈,你只是他们的少主,还不能当家作主,自然要在你面前维护好自己的形象,可现在他们是你的臣子,你是他们主子,你能当家作主了,他们要从你手中要好处,自然要拼命争取。”小狼崽子低声劝说了一句,上前替长泽将蹭乱的衣服拂平,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快去上早朝,我和王妃会等你一起用午膳。”

    小狼崽子依旧习惯叫萧九安与纪云开为王爷和王妃,众人听习惯,也就没让小狼崽子改开。

    反正他们又不是皇帝,叫什么有什么关系呢?

    萧长泽含泪点心,还不忘提要求,“我要吃娘做的荷花酥。”

    小狼崽子含笑地道:“荷花酥很难做,你点一道菜,王妃得忙活一上午,王爷要知道,会生气的。”

    萧长泽一脸傲娇,“谁叫他把皇位丢给我,自己天天陪母后弹琴种花,也不想想他自己那花见花死,草见草枯的本事。他这段时间祸害了母后多少花草,也就是母后能忍他,要换作是我,我肯定……”

    “你肯定要怎么样?我的皇儿!”

    一身黑衣的萧九安,突然出现在宫门口,冷冷地看着萧长泽,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我不高兴的气息。

    “父,父,父皇……”萧长泽吓了一跳,瞌睡瞬间没了,他瞪大眼睛看着萧九安,又不肯相信的揉了揉眼睛,发现……

    不管他怎么揉,他父皇都在。

    “父,父皇你怎么来了?”萧长泽丧着一张脸,可怜兮兮地道。

    萧九安冷哼一声,步入宫殿,“本王不来,还不知皇儿你这么怨念本王。”

    “父皇,我没有!”求生欲极强的萧长泽,立刻扑上前求饶,同时还不忘暗中瞪小狼崽子一眼。

    墨墨哥哥已经变坏了,知道他父皇来了,居然不提醒他,害他说父皇坏话,被父皇抓了个正着。

    小狼崽子摊了摊手,一脸无辜……

    他倒是发现了王爷的气息,可是长泽说话那么快,他就是想要提醒来不及。

    好吧,他是不会承认,他想看长泽被王爷教训的画面。

    自打长泽回来了,长泽就变得娇气了许多,他觉得长泽需要被王爷紧紧皮。

    “对我不满?”萧九安看着挂在自己胳膊上的长泽,没有推开他,只冷冷地问道。

    哪怕萧长泽一直都知道,他父皇很爱他,不可能会动手打他,可被萧九安瞪上一眼,萧长泽也不由得哆嗦了。

    他父皇的气场太强大了,他害怕。

    萧长泽弱弱地摇头,“父皇,我刚刚没有睡醒呢,瞎说的呢。”

    “是吗?既然你没有睡醒,我也就没有必要告诉你,从今天起,以后小朝会改为三天一次。你明天也乖乖地去上朝吧。”萧九安摸了摸萧长泽的头,然后把人推开了。

    “啊?父皇,你说什么?我以后不用天天上早朝了?”萧长泽瞬间精神了,高兴地一蹦三尺高。

    “不,你没有睡醒,这个决定又改了,以后还是每日一朝会。”萧九安冷冷地给萧长泽泼了一瓢冷水。

    “父皇,父皇……”萧长泽连忙上前,抱着萧九安的胳膊撒娇,“你疼儿子一回,儿子真的起不来。父皇,父皇……”

    萧九安垂眸,掩去眼中的笑意,可面上却是冷冷地道:“荷花酥?”

    “不吃!不吃!”萧长泽连连摇头,不带一丝犹豫。

    “奏折?”萧九安又问。

    萧长泽这次反应更快,“我批,我批。有事儿子服其劳,这等小事都交给儿子来办。”

    “好了,去上朝吧!”萧九安满意地点点头,拍了拍长泽的脑袋。

    萧长泽一脸欢喜地应道,“谢谢父皇,父皇我这就去走了。还有,父皇,我知道你最疼我了,我也最喜欢你。”

    萧长泽带着满心的欢喜,大步朝大殿走去。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期待上早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