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1章631族谱,心大了!

    第631章 631族谱,心大了

    “如果他担起了燕北王的责任,守住了燕北,没有伤你之心,这封信就永不见天日。二·五·八·中·文·网但他要是有祸害燕北之心,有伤你之意,你便把信拿出来,请孙老将军、严老将军和周老将军为你做主。燕北王府容不得野心勃勃之辈,更容不得伤害燕北王府血脉的人。”

    先王妃这一句话深明大义,且再次表明她为燕北做的牺牲,她或者十庆郡主揭露萧九安的身分实属不得已。

    这封血书乃是第一次露面,先前两位奶娘拿出来的证据,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小东西,或者是伺候小世子侍女的供词。

    那些所谓的证据加起来,也比不上这一份血书有影响力,萧九安看了一眼血书的内容,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先王妃的手段果然了得,先是一个十庆郡主,现在又是一封血,果然燕北王府的女主子,都不是什么简单良善的角色。

    血书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三位老将军手里。然三位老将军仍旧面不改色,周老将军甚至将血书递给萧九安:“王爷,你看看这书是真是假?”

    众人听到这话,心里顿时明白了,三位老将军还是站在王爷那边的,甚至不惜颠倒黑白。

    想来也能理解,现在的燕北前有北辰虎视眈眈,后有皇室落井下石,一旁还有南疆等着咬一口。

    现在的燕北经不起一点动荡,也经不起一点变动,现在的燕北表面看似风光,实则岌岌可危,要是没有一个手段了得的人,根本守不住这块祖宗基业。二·五·八·中·文·网

    而在三位老将军眼中,王爷无疑是最合适的人。当然,他们这些人也是这么想的。

    一瞬间,不管有什么心思,众位将军都闭口不言,只当自己什么都听不到,看不到,先前极力主张要维护正统血脉的将领,也一个个乖乖闭嘴。

    不管如何,等先过了眼前的危机再说。

    然,众位将领有大局观能想清楚,两位奶娘却是不能理解,两人听到周老将军的话,瘫坐在地上:“周老将军,您不可以这样,燕北王府的血脉不能……”

    两位奶娘又哭又叫,声音悲愤,好似在泣血。但是,她们还没有说完,就听到萧九安开口中道:“是先王妃的亲笔信。”

    什么?

    不仅仅是两位奶娘,就是在场的将领也吓了一跳,一个个不敢置信地看着萧九安。

    周老将军把信给王爷,不就是让王爷否认这封信的真实性吗?王爷却是肯定了,这到底要做什么?

    萧九安的话落下,孙老将军也出声附和:“确实,是先王妃的笔迹,没有做假。”

    两位奶娘从大悲到大喜,猛地抬头看向孙老将军,嘭嘭嘭的直磕头:“孙老将军,你可要为我们郡主做主呀,我们郡主乃是王府唯一的血脉,冰清玉洁似的人儿,岂容得一个野种污蔑,这野种……”

    “闭嘴!”自双腿残缺后,一直和气的孙老将军,突然大呵了一声。

    “孙,孙老……”两个奶娘吓了一跳,在场的众将领也吓了一跳,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孙老将军,吓得大气也不敢喘。

    孙老将军气的一脸通红,双眼瞪得如同牛眼,吃人似地瞪向两位奶娘:“没规矩的贱奴,我燕北王府的继承人,也容得你们污蔑。”

    “孙老将军,他,他不是……”两个奶娘再怎么强势,也只是内宅妇人,面对孙老将军的杀气,两人立刻就孬了。

    “不是什么?不是你们王妃的儿子?不是你当年照顾的小世子?”孙老将军讽刺的看向两个老妇人,冷笑:“你们还真是好大的脸,谁给你们自信,让你们以为只有你们王妃的儿子才能继承王府,只有你们那个小世子能继承燕北王府?”

    在场的众位将领一听,顿时如同醍醐灌顶……

    他们先前是魔障了,只当王爷不是当年的小世子,就认为王爷没有资格继承王位,却忘了王爷能让先王爷承认,能让先王爷为其背书,可见他的血脉是不容怀疑的。

    孙老将军一通嘲讽说完,不给众人多想的时间,又劈头盖脸的骂道:“是不是燕北王府只娶一人的规矩,养大了你们王妃的心了?我告诉你们,燕北王府的规矩虽然是只许娶一人,不许王爷纳妾,但并不是燕北王府的继承人,只能由你们王妃生下来。你们王妃当年生下双胎就不能再生了,小世子死了,然不成还不许先王爷另找继承人?你们是要让燕北王府断嗣吗?”

    孙老将军骂的又快又急,一副气狠了的样子,说完脸涨得更红了,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不停地在颤抖,可见他气得有多狠。

    而他这一番话,不仅把两位奶娘骂得抬不起头来,也把在场的其他将领给骂醒了。

    诚如孙老将军所言,不管王爷是不是先王爷的血脉,他都是先王爷选定的继承人,这就够了。

    真要说血脉,到现在唯一能断定是王爷的血脉的人,只有十庆郡主一人,难不成他们要奉十庆郡主为王?

    就算他们愿意,天家也不会同意一个女人为王。

    且,凭十庆郡主先前和现在的所作所为,十庆郡主真能担起燕北王的重任?

    “不是,不是这样的……孙老将军,不是这样的。”两位奶娘被孙老将军骂懵了,满脸惊恐,根本不知该怎么辩解,只能指着萧九安道:“他是冒充我们小世子,他是冒充王府血脉,他是骗子,是骗子……”

    “是不是骗子,是不是冒充你们小世子,拿族谱一看便。”孙老将军说完,抬头看向萧九安:“王爷,可否劳驾您请出萧家的族谱。”

    现在整个萧氏一族,就只有萧九安一个男丁,族谱自然也由他管着。

    “可。”萧九安一脸从容,转身就去内室请来萧家的族谱,递到孙老将军的面前。

    孙老将军拿着族谱,并没有急着打开,而是冷着脸对两位奶娘道:“不到黄河心不死,我今天就让你们死心,也让你们死的明明白白。”

    显然,孙老将军这是不会放过这两个奶娘了,两人吓得瑟瑟发抖,却不敢反驳,只眼巴巴地看着孙老将军手中的族谱,希望奇迹的诞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