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0章630血书,可以肯定不是!

    第630章 630血书,可以肯定不是

    周老将军的话一落下,孙老将军和严老将军就立刻跟着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站在萧九安这一边。贰.五.八.中.文網

    有三位得高望重,又与燕北萧家有血亲的老将军作证,谁还敢怀疑萧九安的身份有问题?

    在场的将领连忙附和:“我们自是相信王爷的,王爷这些年为燕北做的,我们都看在眼里。”

    也有人出来主动认错:“是我糊涂,尽是听信了谣言,听信了十庆郡主的话。”

    也有人和稀泥:“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哪次大战前北辰不要弄些手段,咱们燕北上下一心,哪里会因几句流言就动摇了。”

    ……

    周老将军听到众人的话,抬了抬手,示意众人安静:“我知道众位嘴上说信,但心里还是怀疑的。左右我们今天开了祠堂,就把所有的事都说清楚。”

    话落,不等旁人说什么,就叫门外的侍卫把先王妃的奶娘,还有当年小世子的奶娘带来。

    这段时间这两人蹦哒的极欢,也就是因为这两人,才会有越来越多的相信流言是真的,相信萧九安不是燕北王府的血脉。

    老燕北王妃一死,这两人就消失了,当初管着燕北王府后院的是萧十庆。当年,萧九安对萧十庆是绝对信任的,没有干涉更没有防备她,也就让她成功把人藏了起来。

    “这,不用了吧,我们都相信王爷。”听到周老将军的话,有几位接过十庆郡主信的将领,心里开始不安。贰.五.八.中.文網

    他们怕,怕这两个人把他们暴露出来。

    实话,他们这位王爷的手段,真的叫人害怕,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会想要尝试。

    “对对对,有三位老将军的话,我们哪能不信。”附和的人不在少数,可见保持中立,想要见风使舵的人并不少。+

    当然,这也不能怪他。十庆郡主亲自出来力证萧九安不是燕北王府的血脉,再加上当年那么一出事,他们自然是信十庆郡主的,哪里知道十庆郡主早已跟皇上勾结在一起,想要夺燕北的兵权。

    他们要是早知道此事,打死也不会信十庆郡主的话。

    “有些事总要说清楚,含含糊糊没有什么意思。”无视众人的劝说,周老将军执意让人带两位嬷嬷来对质。

    两位嬷嬷年纪都不小了,先王妃的奶娘已步入了花甲之年,一头银发,背弯的厉害,一双眼睛也看不清楚了,被侍卫带上来,颤颤抖抖的跪下,给三位老将军行礼,却不把萧九安看在眼里。

    当然,那小世子的奶妈也是一样,她年轻一些,看着人也爽利,但同样不看萧九安,不给萧九安行礼,明显是不拿萧九安当主子。

    不等三位老将军开口,先王妃的奶娘便哭诉道:“三位老将军,你可要我们王爷还有世子做主呀,这人……占了小世子的身份,窃居燕北王的爵位,陷害我们郡主,真正是罪该万死呀。”

    “不错,这人并不是我们小世子。三位老将军,奴才这里有当年先王妃的亲笔血书。先王妃在信上写得明明白白,这人并不是我们王妃的世子。”小世子的奶娘拿出一封带着历史的气息的书信,递到了三位老将军面前。

    这封信就是萧十庆所说的关键证据。在信中,先王妃把她的怀疑,还有种种疑点一一提了出来,最后更是附上了一幅小世子的画像,以证明萧九安不是她的儿子,不是燕北王府的世子。

    小世子失踪时已有五岁,那时候已初初能看出长大后的样子。对比画像,萧九安与小世子的五观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不要看那封血书,只看那副画像,众人就可以肯定萧九安不是燕北王府的小世子。

    一众将领看到这一幕都傻眼了,刚刚周老将军不是铁口直断,说王爷是燕北萧家的人吗?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画像是真的吗?”从始至终都始终坚信萧九安的人,一个个呆住了。

    他们对萧九安有多大的信心,此刻他们就有多懵,看着奶娘展示出来的小世子的画像,一个个呆若木鸡,不知如何反应。

    “是真的,我见过小世子,小世子确实是丹凤眼,额头并不高,脸形偏圆,皮肤白皙,鼻子不高,便是长开了也与……”坐在左侧的一位将军看了看画像,又看了看萧九安,低声开口,然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不敢往下。

    “看画像确实与十庆郡主有几分相似,隐约也有先王爷和先王妃的影子。”又有一人开口,只是声音苦涩。

    这人说完也不敢看萧九安,只低着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右侧一位上了年纪的将领,犹豫了片刻,开口道:“不知可否将先王妃的血书,给我们看一眼?”

    “可。”从头到尾都保持大气,没有一丝慌张的周老将军,毫不迟疑的开口。

    此时众人才发现,即使两位奶娘拿出这么多证据,三位老将军也没有变脸,甚至看王爷的眼神也依旧如顾。

    他们王爷就更不用说了,从头到尾都像是局外人一样,连个表情都欠奉。

    这么一来,众人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先王妃的血书不长,但一字一句都在泣血。透过文字,众人似乎能感受到先王妃的愤怒与无助,还有一丝惊恐与无奈。

    愤怒萧九安占了她儿子的位置,窃居燕北王的爵位。

    无助,她一个后宅的女人,明明怀疑却苦于没有证据,根本不知要如何做。

    惊恐则是担心她的亲生儿子。

    无奈则是因为燕北王府除了萧九安外,就再也没有继承人。要是她揭露了萧九安的身份,燕北王府怎么办?燕北怎么办?

    先王妃在信上列了许多疑点,并一口咬定萧九安绝非她的儿子,身为母亲的人,她很清楚。

    并且,先王妃在信中表明,她写下这封信,并不是为了对付萧九安,只是为了保护她的女儿,保护燕北王府唯一的血脉。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私心,先王妃在信末给十庆郡主留了一句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