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8章628萧九安,人人向往的存在!

    第628章 628萧九安,人人向往的存在

    萧九安用雷霆手段,让燕北的将领明白,他仍旧是当年的那个他,并没有因为这几年安稳的生活而改变。贰.五.八.中.文網

    他先前不曾下狠手,只是这些人没有犯到他的忌讳,他压根不放在眼里,不屑出手罢了,现在……

    这些人真正惹怒他了!

    冷冷地放下一句似威胁又似陈述的话语,萧九安便让亲兵按名单拿来。主犯杀之,从犯流放,家人受诛。

    不是没有人出来求情,但王爷下的决定,是他们求两句情就能改变的吗?

    他们家王爷,在某些时候就是一个暴君,而身为暴君他的命令,不容任何人置疑。

    当然,萧九安也不会变态到,因为旁人越求情处罚越重,他压根本就没有把求情的当回事。

    雷厉风行的处理完燕北军中的祸乱,处理了一批将领,又安排一批新人接手后,萧九安就不在理会燕北的风雨,而是开始集结兵力,对战北辰。

    风言风雨根本影响不到萧九安,唯能影响到萧九安的,只有眼前的大战……

    消息传到皇城,不仅仅是皇上就是十庆郡主也气得吐血。

    他们花费数个月,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才勉强渗入燕北,在燕北散播对萧九安不利的消息,离间、收买燕北的士兵。结果萧九安到了燕北,不过三天的时间,就把他们数月,甚至数年的心血毁于一旦。

    “萧九安,他怎么敢,怎么敢!”皇上气得吐血。

    萧九安秘密前往燕北,他是知道的。一路上安排了那么多杀手,居然也没能要萧九安的命,简直是可恶。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皇上气怒,招来皇家暗探:“收集萧九安秘密前往燕北……”

    然,话说到一半他就停了下来。

    他收集到了萧九安违抗圣旨,秘密前往燕北的消息又如何?

    北辰对燕北兵发,燕北早就上报了军情,朝廷却一直压着不报,这事真要暴出来,那是朝廷有问题,是他这个皇帝有问题。

    且,战时属于特殊情况,萧九安此刻的选择,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朝廷官员都能接受,也能理解,甚至他要治萧九安的罪,还会落得一个昏君的名声。

    毕竟,家国高于一切,萧九安为天启挡住了北辰的兵马,便是大功劳,就算不赏也不该降罪。

    “朕真的不甘心!”心里明白,可皇上仍旧不能接受。

    他付了那么利益,才换来南疆、北辰的相助,想要借此一举拿下燕北,结果却变成这个样子。

    就在皇上满腔怒火无法暴发之际,萧九安的折子送来了。

    萧九安上折子是来请罪的,他在去玉峰山给王妃取水的路上,得知北辰出兵攻打燕北,心中大惊,怕燕北出事,便先斩后揍先一步回燕北。

    随同萧九安请罪折子一同送到的,还有燕北的战报。

    北辰大皇子带着数十万的兵马,突然袭击燕北。燕北虽有防备,但架不住北辰人多,还有南疆在一旁虎视眈眈,以至燕北大军步步败退,岌岌可危,请求皇上增援……

    燕北的战报,是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送到京城的。皇上不知萧九安的传信兵,是如何避开皇家暗探,把消息传到皇城的,皇上收到消息时,北辰出兵攻打天启的消息,已是满城皆知,瞒也瞒不住。

    “真正是好算计。”皇上差点没有气得吐血。

    萧九安把一切过了名路,他就是想要治萧九安的罪,也找不到理由了。

    北辰兵临城下,燕北大危,萧九安急着回去稳定大局,带兵抵抗北辰的兵马,他能说萧九安有错吗?

    不能!

    不仅不能,他还得下旨褒奖萧九安,说他一心为国。

    一番算计到头来不仅成空,反倒为萧九安做了嫁衣,让萧九安有理由回燕北,收笼燕北的权利,皇上心里憋屈的不行。

    可就是这么憋屈,他还要在朝堂上赞萧九安忠君爱国,为他这个圣上分忧了。

    一番虚伪的话说完,皇上回到御书房,就把书房里的摆设全砸,发泄一通后,便叫暗探把十庆郡主招来。

    萧九安无视流言,收笼了兵权,现在能打击萧九安的只有他的身世。他需要再次像十庆郡主确定,萧九安的身份是不是真有问题?十庆郡主安排的人是不是真的有用?

    萧十庆虽与皇上合作,但却没有自主权,几乎是等于被皇上半软禁,她能得到的消息都是皇上想让她知道的。

    先前她收到的消息,一直都是计划很顺利,一切按预计的发展,他们趁机收服了不少中层将领。

    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每天都有好消息传来,但萧十庆心里就是不安,总觉得会出什么事……

    现在,从皇上口中得知萧九安已回到燕北,并以血腥的手段将燕北的内乱镇压下来了,萧十庆高悬的心突然就踏实了:“这才是萧九安。”

    她就说在燕北放流言的计划,怎么会这么顺利,原来萧九安从来到尾都没有放在眼里。

    萧九安一向如此,信奉强权决定一切。面对流言蜚语,面对燕北上下的不信任,萧九安连解释都懒得,直接砸出重拳,把所有不服的人都宰个干净。

    这么做在很多人看是没有脑子,手段简单粗暴,但是……

    对上位者来说,这才是他们一生的追求。

    身为上位者,我拥有绝对的权利,我为什么要向你们妥协?考虑你们的心情?

    为人属下,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听从命令,服从命令。不听话?心存二心?弃子不用,杀了便是。

    只是,这话说起来容易的,做起来难。

    人生在世不可能世世都如意,就是皇上也不可能这么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但是萧九安做到了!

    他在燕北就是这么做的。

    怀疑?不信?挑衅?消极?

    通通杀了就是,他不担心无人可能,也不缺可用之人。

    萧十庆是佩服萧九安的,萧九安真要是她的哥哥,她肯定会是这世间最幸福的妹妹,有这么一个强势的哥哥保护,她这一生还有什么愁的?

    可偏偏萧九安不是!

    面对皇上的再三确定,萧十庆强压下心中的酸涩,坚定地点头:“萧九安不是燕北萧家的血脉,这一点毋庸置疑。燕北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就算他不在乎流言,无视流言带来的影响,我的人也会逼他出来面对,他避的了一时避不了一世。”

    燕北是萧家的,这一战她只能赢不能输……

    九爷说:脑子有点晕,午睡。先更一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