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6章626憋屈,王爷的信!

    第626章 626憋屈,王爷的信

    在很多人眼中,第一个总是特别的,尤其是第一个女人,对男人来说总是有几分特殊。贰.五.八.中.文網

    纪澜作为皇上第一个纳进后宫的女人,皇上名义上的第一个女人,早就成了想送女进宫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不知多少盯着她,就是想要把她拉下来。

    御史弹劾不需要证据,只需要闻风便可动。纪澜在人前的形象极好,御史确实挑不到她的错,但她有一个生性残暴的姐姐,难保他日不会成为第二个纪云开。

    皇上心里很明白,纪澜和纪云开不一样,也不会成为了第二个纪云开,但架不住说的人多。

    且那些御史也没有说错,就算纪澜现在没有什么,可谁能保证她以后不会跟纪云开一样呢?

    毕竟是同一个父亲的姐妹,毕竟是同一个母亲教出来的,心性能相差很大吗?

    纪云开看着那么多人死在她面前都能不眨眼,这人的心肠得有多硬?又有多可怕?

    像纪云开这样的女人,要是看燕北王不顺眼了,指不定会趁燕北王熟睡,半夜杀夫。

    御史将个中厉害一一分析,最后又把矛头指向纪澜。纪澜纪贵妃有一个可能半夜杀夫的姐姐,纪贵妃是不是也做的出这样的事?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纪贵妃是皇上的枕边人,放这么一个危险的人在身边,皇上能安心,他们这些朝臣也不能安心呀。

    众臣纷纷请皇上废了纪澜,将纪澜打入皇宫。

    皇上被他们的说法惊了一跳,心底隐隐觉得,也许真有这个可能。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这就是文人,一张嘴能说死也能说活,纪云开也就是看着二十几俱尸体,挂在门口而面不改色罢了,到了这些人的嘴里,就成了她生性凶残,一言不合就杀人,指不定与燕北王拌个嘴,就能做的出半夜趁燕北王熟睡,杀死燕北王的事。

    刚开始还是推测,到后面就直接给纪云开冠了一个“半夜杀夫”的名号。

    朝堂上的争论很快就传到纪云开的耳朵里,纪云开听得直想发笑,忍不住动手给萧九安写了一封半是威胁半是自嘲的笑。

    “萧九安,你以后可得乖乖地听本王妃的话,本王妃可是会半夜杀夫的女人。你要是惹的本王妃不高兴,小心本王妃半夜趁你熟睡,直接掐死你。”

    除了这句话外,纪云开还写了最近发生的事。信写完,纪云开正犹豫要不要送出去,亲卫就来报燕北有信来了。

    这个时候从燕北寄来的信,必是萧九安的,纪云开挥退亲卫,拆开信,这一看脸就黑了。

    偌大的纸,暗卫跑断腿送来的信,就只有五个字“已至,勿念。安!”

    “就五个字?还这么小?”纪云开将信翻来复去看了数遍,也没有找出第六个字来,甚到连多一点的墨迹也没有。

    “王爷,你赢了。”纪云开发誓,这是她收到过的最短的信,哪怕是明信片也没有这么少的字。

    这又不是打电报,按字收钱,萧九安就不能多写两个字吗?

    这么一封信,明显就是敷衍,纪云开当即就不痛快了,心里说不出来的憋闷。

    看到桌上自己写了满满两页的信,纪云开磨了磨牙,毫不犹豫的将信撕了,杀气腾腾地写道:“传言,本王妃残暴噬杀,一言不合,半夜杀夫!”

    纪云开承认她的段数没有萧九安高,无法用五个字表达自己的情绪,只能写一句话了。

    写好,落封,纪云开将信交给亲卫,让他们把信送去燕北。

    亲卫收到信,立刻就交给暗卫把信送了出去。

    因不是什么机密的信件,暗卫为了让王爷尽快收到信件,并没有选择亲自送信,而是用墨七惜的渠道将信送了出去。

    墨七惜是做情报生意的,干这行的人一向没什么节操,好奇心也重,得知纪云开给萧九安寄了一封信,墨七惜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利用特殊手段将信取了出来。

    本以为会看到什么“缠绵悱恻”的情话,还想着日后笑话萧九安,却不想一展开信,就看到一句杀气腾腾的话。

    他知道京中的传闻,但却把那话当成笑话。然,看到纪云开写的这封信,却深深感觉那不是笑话,指不定纪云开真的做的出杀夫的事。

    打开信的那一刹那,他甚至能感受到信纸上扑面而来的杀气。

    显然,纪云开写这封信时,气势很强……

    “九安这是娶了一个什么女人?这么可怕?”墨七惜吓了一跳,差点把信丢了出去,幸亏他反应快,知道这不是给他的信,才堪堪保住了手中了信。

    墨七惜连忙将信封了起来,假装自己什么也没有看到,并让手下的人第一时间把信送给萧九安。

    他才不会说,他很期待萧九安看到这封信的表现。

    萧九安抵达燕北的第三天,就收到了纪云开的来信。和墨七惜饱受惊吓不一样,萧九安看到纪云开的信,却是勾唇一笑,这一笑可把暗卫给吓坏了。

    燕北的情况极糟糕,外有北辰虎视眈眈,内有自己人内斗,一旁还有南疆人等着捡便宜。

    王爷从踏入燕北的领土,就黑沉着一张脸,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处理事情也是雷厉风行,手段凌厉、狠辣。

    半个时辰前,还亲手斩杀了三名副将,身上的煞气还没有消。

    他们还以为接下来,要一直面对王爷的冷气,没想到王爷居然在这个时候笑了,这简直太可怕了。

    王妃果然威武霸气,也不知王妃给王爷写了什么,居然能瞬间化解身上的煞气?

    而让暗卫更惊悚的事情又发生了,萧九安将信收了起来,语气平静地道:“能知凌将军他们,半个时辰后去萧家祠堂。”

    “去祠堂?”暗卫第一次失神,幸亏他反应快,连忙补救:“是。”

    去祠堂就是为了证明身份,萧九安一到燕北,燕北的老将就希望萧九安证明身份,平息流言。

    按他们的想法,只要萧九安能澄清身份,燕北军自会无条件支持他,军中那些不利他的流言也会消失,那些立场不坚定和中立的将领,也会坚定的追随萧九安,燕北军还是那个上下一心,铁桶一块的燕北军,但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