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7称帝!

    打仗容易,但要打下一片天下,做开国的皇帝,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萧九安有名声,有威望,有实力,这天下是他自己一拳一脚打下来的,要不是有他出手,天启还不知会乱成什么样。

    民不聊生都是轻的,重则……天启所有的百姓,都会死!

    死在南疆的刀下,死在南瑾昭的暴虐统治下。

    与其说萧九安是打天下,不如说,他带着他的兵马,平定了天启的混乱,还了天启百姓一个安稳的现世。

    天启能有现在的安稳,可以说是萧九安一手打下来的;天启能在这么快恢复生机,也是萧九安顶住各方压力,不再对外征战,让天启的百姓休身养息换来的。

    在天启百姓的心中,萧九安是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中的神,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唯一的神。

    如果若这个时候,萧九安说他要登基,不会有人阻止,甚至天启上下都会支持,但是……

    萧九安不愿做开国的皇帝,他选择扶他的儿子长泽上位。

    长泽虽天资聪颖,可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没有半业功业,甚至连名声都不响的少年。

    要让朝野上下,认可并且接受长泽这个少年皇帝,并不是容易的事。

    要知道,萧九安扶长泽上位,不是为了扶一个傀儡,也不是为了扶一个颗棋子,他是要让长泽亲政,要让野臣服于长泽。

    为了给长泽铺路,萧九安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来布局,终于……

    局势稳了,长泽称帝的时机到了。

    长泽现在称帝,不会再有反对声,而是同样的众望所归。

    长泽现在称帝,朝中虽仍旧不忿他的朝臣,但却不会再有野心勃勃之辈。

    萧九安已经替长泽清理了一遍……

    长泽听到纪云开的话,好半晌都没有开口,许久过后,才轻轻地抱了抱纪云开,“母妃,对不起。”

    “傻孩子。”纪云开拍了拍长泽的头,“跟母妃说什么对不起。真要对不起,那也是母妃对不起你,没能陪着你,现在又要把天下的重担,交到你身上,让你小小年纪,就要背负这些。”

    “这知道,这天下早晚都要交到我手上,我早点接手,父王和母妃还能多教教我,有父王和母妃陪着我,我不怕的。”长泽并不抗拒登基称帝。

    在很久很久以前,久到他的母妃和父王没有回来,他就知道他这天下是他的,皇位是他的,等到他长大,他就要坐上那个位置,肩负守护江山,守护百姓的重任。

    虽然,现在的结果和他预想的有些差别,可开国的帝王也是帝王,有他父王和母妃,他不觉得有什么难的。

    大不了,有事就找他父王嘛。

    他父王虽然与他不甚亲近,但从母妃的口中,他也知道他的父王就是外面冷淡,实则可关心他了。

    被纪云开安慰到了长泽,瞬间就恢复了活力,不再计较萧九安对他的冷淡,每天精力旺盛的配合萧九安接见大臣,与朝中大臣磨合,跟礼部的人商谈登基大典仪式。

    忙起来,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了长泽的登基大典举办的日子,同时也是凤祁的忌日。

    长泽一起来,由宫人服侍换上了一件正装,而后由宫人簇拥去大殿。

    大殿上,萧九安与纪云开坐在上首,先为长泽加冠。长泽到了大冠,也换上冠服,而后由萧九安与纪云开为长泽加冠。

    加冠礼结束后,一行人再前往太庙。

    太庙里,只供奉了一块排位,那是凤祁的牌位,是长泽以义子的身份供奉的牌位。

    从今天起,凤祁的牌位,将永远供奉于太庙,享萧家子孙世世代代的供奉。

    长泽一脸严肃的,给凤祁敬了香后,又亲自念完祭文,将祭文在凤祁的牌位前焚烧,而后又庄重了行了三跪九叩之礼,这才从太庙出去。

    告太庙后,就是最后的仪式,也就是最重要的仪式——登基。

    从太庙回到皇宫,长泽就在宫人的服侍下,换上了黑色绣金龙的龙袍。

    黑色的龙袍,衬得长泽成熟了不少,而衣服上金色的巨龙威风凛凛,似要飞出来,衬得长泽气势不凡,让人不敢逼视。

    “小长泽,长大了。”墨墨换着换上龙袍的长泽,露出一抹欣慰的笑。

    说句老成持重的话,长泽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尤其是后面两年,他一直护在长泽左右,他与长泽呆在一起的时间,比长泽跟王妃担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

    “墨墨哥哥,你又笑话我,我早就长大了。”长泽的脸上,透着一丝疲惫,但他的眼神很有神,目光坚定没有一丝迟疑。

    墨墨看着长泽,眼中有一丝羡慕。

    知道自己要什么,能为之努力,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而比他年纪小的长泽,都自己要什么,未来的路在哪里,可他呢?

    墨墨想到自己的未来,一片茫然。

    他不知道,除了陪着长泽,保护长泽,他还能做什么?

    “墨墨哥哥,你怎么了?”长泽察觉到墨墨的失落,担心地问了一句。

    墨墨强打起精神,大声道:“我在为你高兴。”

    今天是长泽的好日子,他不能让长泽分神,更不能让长泽为他担心。

    “墨墨哥哥,你是不知道,我现在有多累。我从子时起来到现在,就不曾停一下。”长泽知道墨墨没有跟他说实话,他也没有再追问。

    文武大臣都在大殿上等他出现,吉时快到了,他得赶去大殿,没有时间与墨墨哥哥多说。

    不过没有关系,等他登基后,他有的是时间跟墨墨哥哥聊天。

    此时的长泽还不知道,他此刻的想法,有多么的单纯。

    墨墨笑了一声,看到有宫人进来催长泽,退了下,道:“吉时快到了,快出去。”

    今天是长泽的大日子,再多的惆怅与茫然都要收起来。

    他今天,只要为长泽高兴就好。

    长泽没有再多说,应了一声,就在宫人的簇拥下,步履稳重,神情威严走到大殿,步上台阶,跪在萧九安面前,从萧九安手中接过玉玺,而后……

    登上皇位,接受朝臣的跪拜。

    从此刻起,他就是大燕的开国皇帝,萧长泽!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