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24章624躺枪,恨不起来!

    第624章 624躺枪,恨不起来

    纪云开一开口,平郡王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不对,应该是事儿没有做漂亮,栽赃纪云开不成,反倒让纪云开找到了漏洞。

    不过是几个下人,别说是自杀死的,就算真的是纪云开打死的,官府也不敢要纪云开赔命,顶多斥责二句,随后罚笔银子了事,根本伤不了纪云开的根基。

    看着一脸平静,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纪云开,平郡王只觉得有一团火憋在心里,却又不能吐出来。

    平郡王暗暗吸了数口气,咬牙切齿地道:“本郡王确实没有办法让你赔命,但你不觉得愧疚吗?”

    “真要是被我逼的自杀,我肯定会愧疚,但……”纪云开略一顿,嘲讽地看着平郡王,见平郡王一脸不自在,才缓缓开口:“他们是被人杀死的,我为什么要替杀人凶手愧疚?”

    “你胡说什么?他们明明是自杀死的。”对上纪云开黑沉的眸子,平郡王莫名的心虚了,总感觉纪云开知道了什么。

    “是不是胡说郡王心里明白。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也没空跟郡王你罗嗦,你只管告诉我,有没有新的住处安排给我?没有我就出城了。”纪云开起身,不容拒绝地说道。

    平郡王的脸色忽青忽白,愤愤地道:“此事还要等皇上定夺,我做不了主。”

    “那就去请示皇上,左右南苑我是不住了,死那么多人,晦气。”纪云开又坐了回去,摆明了是要平郡王现在就给她答复。

    平郡王心里憋屈的不行,然这事是他自己做的不够漂亮,栽赃不成,反被人拿捏,就是再不爽也得认了。贰伍捌中文www.258zw.com

    平郡王立刻进宫,求见皇上,汇报了此事。

    这事平郡王做的并不干净,只要一查就能知道原委。是以,平郡王也不敢撒谎,把事情的经过老老实实的都说了。包括他让人弄死了南苑那几个下人,然后制造假上吊陷害纪云开。

    “蠢货!”皇上还未听完,就气得大骂,“弄死几个下人,顶多只能坏纪云开的名声。纪云开那个女人,是在乎名声的吗?那女人根本不把名声当回事,你今天才知道吗?”

    “皇上,臣只是想,只是想……”想了半天,平郡王也没有说不出所以然来。

    他也没有想过要纪云开负责任或者赔命,他就是想用这事给纪云开压力,让纪云开安分点,知道他的厉害。

    他哪里知道,最后会弄巧成拙,让纪云开有理由离开南苑。

    “你想什么都没有用,立刻给她安排过一个住处。”就算不能安排人就近监视,也不能让她回燕北军的大营。

    “是,皇上。”平郡王像是霜打的笳子,老老实实的退了出去,给纪云开安排新的住处。

    新住处没有南苑奢华,但还算精致,而且假山园林少,基本上没有办法藏人,纪云开十分满意。

    在纪云开手上吃了一个大亏,平郡王不敢再挑衅她,纪云开说用不惯内务府的下人,平郡王也就不再给她安排了,免得又出南苑的事。

    纪云开与内务府之间的较量,或者说她与皇上之间的较量,最终以纪云开胜利而告终,然她虽然得偿所愿,换了住处,踢掉了监视的人,名声也确实更坏了。

    二十多俱尸体悬挂在南苑外,这种事根本隐瞒不了,不需要皇上和平郡王推波助澜,纪云开刻薄嚣张,逼死下人的消息就在第一时间传了出去。

    普通百姓或许不知,但京中上流圈几乎人人都知晓了此事,在说纪云开不好的同时,也不忘讨论一下纪家的家教。

    能教出纪云开这么一个目中无人,嚣张跋扈的女儿,纪家的家教能好到哪里去?

    听说纪家还有一个女儿在宫里,还是贵妃,凭纪家养出来的女儿,有资格成为贵妃吗?

    皇上年后就要选妃,这时盯着后妃位置的人家不知道多少,纪澜现在是后宫唯一的妃子,要说不碍人眼那是不可能的……

    不知道京中有多少人家,想要把纪澜这个唯一的妃子拉下来,想要把纪家踩下去。要不是前段时间纪家三小姐失踪,皇上明显很重视,这些人早就出手了。

    不过,现在也不晚,且机会刚刚好。

    在有心的推波助澜下,不过三天的时间,满京城就传开了纪家家教不好,养出来的女儿刁蛮无知,任性骄狂,杀人不眨眼……

    到后面传言越来越夸张,什么无媒苟合、重欲、喜好男色都来了。不过,这些脏水都不是往纪云开身上泼的,而是往纪澜这个纪贵妃身上泼的。

    事实上,这两天流言的中心就是纪家和纪澜了,与纪云开一点关系也没有。

    消息越传越大,很快纪家就坐不住了。然流言这种东西不是你弹压能压下去的,哪怕是有皇上相助,纪家也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把流言压下去。

    “孽障,真正是孽障。”被流言缠身的纪大人,几乎不敢出门,只能在家中大骂纪云开这个罪魁祸首。

    可这个时候骂人有什么用?

    “老爷,我们还是去找云开,让云开出面解决这事吧。”纪夫人这段时间,像是老了数十岁一般,原本保养得宜的脸,此刻尽显老态。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先是百鸟在纪家杀人,接着又是纪馨失踪,至今还没有消息,也不知人是死是活,现在又是纪澜被流言缠身,贵妃位岌岌可危。这一件件一桩桩,真正是要把纪夫人给打垮。

    “她?她要肯出面,早就出面,还会等到现在?那个孽障一天不惹事就不安分。”纪大人初听到流言,就想过让纪云开出面把流言解释清楚,或者出来面对流言,把错揽到自己身上。

    可他知道,这种事他只能想想,纪云开绝不会同意的。

    他这个女儿翅膀早就硬了,根本不会把他这个父亲当回事。

    “老爷……她终归是我们的女儿。实在不行,我去求她行不行?馨儿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我们现在就只剩澜儿这个女儿了,为了我的澜儿,哪怕跪下来救她,我也甘愿。”纪夫人一脸泪水,柔弱的身子好似随时要倒下一样,可却故作坚强地将背挺地笔直。

    看到纪夫人故作坚强的样子,纪大人仿佛看到了……

    那个欺骗了他,却让他恨不起来的女人。

    “别去。”纪大人闭上眼,将脑中的画像清除,重重地道:“我去,我去求她,我是她的亲生父亲。”

    他就不信,纪云开能无视他这个亲生父亲的请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