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章144信任,凤佩的下落!

    第144章 144信任,凤佩的下落

    十庆郡主是被侍卫押回来,且没有避讳王府的任何人,全府上下知道了,可见萧九安对十庆郡主有多不满。

    “王爷,南泽宇跑了。”萧九安一进书房,暗卫就上前来报。

    “跑了?十庆没有杀他?”这不符合十庆个性。

    “没有,是郡主掩护他跑的。”暗卫如实答道。

    “本王倒是小瞧他了,派人去找,无论如何都要把人找出来。另外,盯紧燕北王军,本王不希望再出事。”南疆的最擅用毒,连他都差点栽在南疆人手里,他不得不仔细。

    “属下明白。”暗卫知道事情的重要性,一脸严肃的应下,见萧九安坐下,这才道:“王爷,郡主说想见你一面。”

    “解释吗?”萧九安嘲讽的开口,就在暗卫以为他不会见时,萧九安又道:“带过来。”

    “是。”暗卫领命出去,片刻后,萧十庆独自进来了。

    “大哥。”萧十庆站在书房正中央,语气平稳。

    “不再装了吗?”萧九安嘲讽的看着十庆郡主。

    “大哥,我是不得已的。”萧十庆一怔,随即低下头。

    “不得已?被南疆三皇子逼的吗?”萧九安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十庆还不如纪云开,至少纪云开敢做敢当,十庆连担当的勇气都没有。

    “大哥……”十庆郡主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萧九安把她的话抢了,她要怎么说?

    “除此之外,你还想要说什么?”萧九安这人一向极端,他信任一个人便会完全的信任他,反之他厌恶一个人就会彻底的厌恶,不会给对方一丝机会。

    很不巧,他现在厌恶了十庆郡主。

    “大哥,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十庆郡主一脸坦荡,直视萧九安的打量,可是……

    萧九安的眼神平静,根本不曾花心思打量他。

    “你是说教唆广平侯收买将领,给本王下毒,设局杀本王的人不是你?”做了这么多,还叫没有对不起他,十庆的脸皮果然厚。

    “大哥,舅舅的事我并不知道,我也是受害者;至于下毒的事,那是南泽宇做的,与我无关;静茗茶园的事,我也也是事后才知晓的。知道此事后,我一直很害怕,我怕大哥厌弃我,讨厌我,才装傻的。要是可以的话,我宁可傻傻的过一辈子,永不清醒,这样我就不会知道,大哥因为我受了多少苦。”萧十庆一身正气,言辞掷地有声,只要内心稍稍有动摇的人,都有可能会被她说动,可是……

    她面前的人是萧九安,是铁石心肠的萧九安,是厌恶一个人,就会彻底厌恶的萧九安。

    萧九安随意的摩挲着手中的扳指,问道:“这些,本王信了你又如何?”

    事已至此,十庆说再多也无用。

    十庆郡主眼尖,一眼就看到萧九安手中的扳指,不再是她送的那个,整个人瞬间萎靡下来,再不复之前的强硬:“大哥,我是你的亲妹妹,你对我就不能有一点信任吗?”

    “我答应过父亲会好好照顾你。”萧九安答非所问,但却也告诉了萧九安,他不会要她的命。

    “大哥,萧家就只剩下我们兄妹二人,你就不能试着信任我吗?”萧十庆却不甘心,她要的不仅仅是不丢命。

    她当然知道萧九安不会要她的命,她是萧家唯一的血脉,萧九安怎么也会留她一命,要不是知晓这一点,她也不敢这么大胆。

    “本王给过你信任,可惜,你让本王失望了。”他曾经给过十庆信任,要不是他信任十庆,十庆在军中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

    而现在,他要收回这份信任。

    “大哥,你对我的信任还比不上萧少戎,一有你就把事情算在我头上,你这真的是信任我吗?”这是萧十庆最憋屈的事,她才是燕北王府的郡主,可偏偏她还不如萧少戎的权利大。

    一些隐秘的事和隐秘的力量,萧九安宁愿交给萧少戎,也不肯让她碰一下。

    “所以,你在责怪本王?”萧九安蓦地想笑。

    他对十庆虽然不够亲近,可却尽到一个哥哥该尽的责任,甚至做得比这还多,十庆居然还怪他给的不够多?

    十庆都要抱怨,纪云开是不是更要抱怨?

    作为丈夫,他对纪云开可称不上好。

    “不,我不敢怪你,我只怪我自己不好,达不到大哥的期望。”萧十庆知道萧九安不喜欢哭哭啼啼的女人,所以她不哭,她像个男人一样面对他。

    “不敢怪?”白天他才对纪云开说“难不成你敢怪本王”,晚上十庆就告诉他,她不是不怪,而是不敢。

    瞬间,萧九安失去了继续与萧十庆攀谈的欲望:“没别的事,你可以回去了,你年纪不小了,本王再给你一个机会,今年内你把自己嫁出去,嫁不出去就由本王安排。”

    萧十庆已经二十一了,就算她身份不低,可这个年纪却真的不好找,但这些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五年前就提过,当时是她自己不肯嫁,是她执意要进军营,他成全了她,给了她机会,她没有抓住,能怪得了谁?

    “大哥,你要把我嫁出去?”萧十庆死死握紧手,才克制中心中的怒火。

    萧九安算什么东西,一个野种罢了,居然要把她嫁出去!

    把她嫁了,燕北王府的一切不就全是他了?

    她绝不同意。

    “大哥,我不嫁。”萧十庆将唇咬出血,才叫出“大哥”二字。

    现在,还不跟萧九安翻脸的时候,她还需要兄妹的关系逼萧九安退让。

    “不嫁你想干什么?十庆,你已经二十一了,再不嫁便嫁不出去了。”萧九安这次是铁了心,要把这个麻烦扫出去。

    “我非嫁不可是吗?”萧十庆没有再叫大哥,她叫不出来。

    “非嫁不可。”萧十庆该庆幸她是燕北王府唯一血脉,不然她连嫁人的机会都没有。

    知道自己无力改变,萧十庆干脆的道:“好,那我嫁给皇上。”

    “皇上?你想当皇后?”萧九安玩味的看着萧十庆。

    他不认为后位对十庆有吸引力,但要是后位加上凤佩呢?

    纪云开的凤佩掉了,下落不明,萧十庆张口就要嫁给皇上?

    他个妹妹还是有脑子的,他还真是小瞧她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