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章139变态,我喜欢你眼中只有我!

    第139章 139变态,我喜欢你眼中只有我

    庄严慈悲的佛像矗立在殿中,袅袅白烟在佛像前萦绕,站在大殿内,纪云开整个人都静了下来,不是身形不动的平静,而是来自心灵上的平静。

    缓缓一笑,纪云开跪在佛像前,以最虔诚的姿态祈祷,祈祷死去的纪云开能重回轮回,投胎到好人家,平安幸福过一生。

    三跪九拜后,纪云开起身,找到寺庙的大师,请他们帮忙点两盏长明灯,一盏是纪云开的母亲云境的,一盏没有写名字。

    没有名字的这盏灯,是她为死去的纪云开点的。

    “多谢师父。”给了足够的香油钱,纪云开转身走出了大殿,见此时人不多,纪云开犹豫片刻,决定在寺庙里到处走走。

    难得出来一次,总要看看外面的风景才好。

    广安寺很小,风景也称不上好,但却处处干净整洁,透着佛家的庄重与淳朴,别有一番滋味。

    转了两圈,眼见就要到午时,纪云开这才回房,可刚一踏入院子,照顾十庆郡主的侍女就哭着跑了出来:“王妃,王妃,不好了,郡主不见了。”

    “什么?”纪云开面上惊讶,心里却是无奈。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十庆郡主要是不闹出点什么,她都要怀疑了。

    侍女不知纪云开心中所想,哽咽道:“王妃你出去后,郡主也不肯休息,说要出去玩,奴婢劝不住,便和抱琴姐姐陪着郡主一同出去了,郡主在后山玩着玩着,不知怎么就不见了,抱琴姐姐正在后山找人,让奴婢回来告知王妃你一声。”

    “郡主在后山失踪了?”和侍女的急切不同,纪云开很冷静,冷静到像是不关心十庆郡主安危。

    纪云开确实不关心十庆郡主的安危,她不认为有人能伤得十庆郡主,十庆郡主可不是什么娇弱小白花。

    “是,是的……郡主的帽子掉在地上,到处都没有脚印,抱琴姐姐说郡主可能被人绑了。”对上纪云开平静的眸子,侍女莫名的心虚,她总觉得纪云开知道了什么。

    “派人回城告诉王爷,让王爷派人来找。”纪云开说完,就往屋内走。

    侍女呆住了,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道:“王,王妃,你不去找吗?”

    “你不是说郡主被人掳走了吗?我一个不能打,又跑不动的人怎么找?”谁规定十庆郡主失踪了,她就要去找了?

    当初十庆郡主被绑,萧九安拿她去交换,那是因为她没得选择,现在她有选择权,她为什么要为十庆郡主去冒险?

    天知道十庆郡主这次被绑,是不是为了引她上勾的,她蠢得没边了,才会送上门。

    “可是,可是郡主是跟着王妃你来庙里,才会出事的,王妃你怎么能不管郡主的生死?” 这个时候,王妃不该急着去找人吗?

    为什么和预先设定的不一样?

    “是我邀请郡主来的吗?”今天这一出戏,不是萧九安安排的,就是萧十庆安排的,而不管是谁安排的,她都不想掺和。

    见侍女呆在原地不动,纪云开好心的提醒道:“你有功夫在这里跟我废话,不如快些回京城搬救兵。”

    “王妃,你……你太冷血了,王爷要是知道郡主因你出事,定不会原谅你。”侍女眼睛都红了,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

    “无所谓。”纪云开满不在乎的说道。

    “王妃,你,你……”侍女挡住纪云开的路,却不知该怎么说。

    纪云开没有理会她,只是包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绕过她,直接回房了。

    “该死!”侍女气得跺了跺脚,快步往外跑。

    她得想办法告诉郡主,纪云开没有上当,他们得重新安排才行。

    侍女把消息传给十庆郡主后,不敢停留,坐着马车回京城。

    做戏做全套,纪云开都说了要回去搬救兵,她只能回去了。

    广安寺后山,十庆郡主躲在一个山洞里,听到手下的汇报,脸立刻脸了:“纪云开不肯来?”纪云开窝在庙里不出来,她怎么算计纪云开杀人?

    “是的,王妃说她不会打,也跑不动,没法帮忙找人。”来人复述纪云开的话。

    十庆郡主气得差点吐血:“萧九安到底娶了个什么女人?”

    她失踪,不正是纪云开表现自己美好、善良的时候吗?纪云开到底在想什么?

    “郡主,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来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十庆郡主没有立刻回答,沉默片刻道:“让三皇子来这里见我。”

    “外面的人呢?”来人又问了一句。

    纪云开带来的侍女都会武功,十庆郡主也带了女兵来,这些人此刻正在满山的寻找十庆郡主。

    “不必管他们,让三皇子尽快过来。”她必须赶在萧九安带兵赶到前,让三皇子死在纪云开的手里,实在不行让三皇子杀了纪云开也行。

    总之,她一定要让萧九安相信,三皇子的目标是纪云开,与她无关。

    她不知道萧九安查到了多少,可她必须要洗清自己的嫌疑。

    不管她承不承认,她现在都需要萧九安的信任与支持,没有萧九安的首肯,她什么也做不了。

    来人匆匆离去,一刻钟后一全身被黑衣包裹的男人,出现在萧十庆面前。

    “十庆,你终于肯见我了。”黑衣人取出帽子,露出一张惨白阴冷的脸和泛着血光的眸子。

    “我也想早点来见你,可我出不了城,你知道的。”十庆郡主强压下心中的厌恶,露出一抹虚伪的笑。

    “是出不了城,还是没心?”黑衣人一双血眸,死死地盯着萧十庆,那眼神就像是毒蛇在看猎物。

    萧十庆却毫不在意,直视黑衣人的血眸,说道:“南宇泽,萧九安已经发现了你,你最好快点离开,不然出了事,我不敢保证能救的了你。”

    “萧九安?他奈何不了我。”黑衣人也就是南疆三皇子南宇泽,并不将萧九安放在眼里。

    南疆与燕北军打了多年,一向是胜多输少,虽说萧九安执掌燕北军后,这一局势有了改变,可南疆人仍旧没有把萧九安放在眼里。

    他们南疆人得天独厚,有老天的厚爱,根本不惧天启的兵马。

    “我知道你的本事,但这是天启,保险起见,你最好尽早离开。”萧十庆强压下心中的厌恶,说道。

    “你在关心我?”南泽宇突然上前,一把掐住萧十庆的脖子,将萧十庆拉到怀里。

    萧十庆身子微僵,却没有动,而直视着她,明媚的大眼只有南泽宇,她知道,南泽宇喜欢她看着他。

    南泽宇血色的眸子闪过一抹狂喜,吻住萧十庆的唇:“十庆,我喜欢你眼中只有我。”

    为了得到这样的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